工党就业事务发言人奥康纳(Brendan O’Connor)驳回了政府把移民赶到较小的州和乡镇地区的计划,认为这是一个不切实际的“思想泡沫”,未能考虑当前移民率对澳洲工人的影响。

城市、城市基础设施和人口部长杜吉(Alan Tudge)周二透露了政府即将公布的人口政策的关键内容,包括联邦和州政府对人口分布和基础设施规划管理的基本结构变化。 

新移民将被迫前往悉尼、墨尔本和昆州东南部以外的地区居住长达5年之久。政府将考虑资助快速铁路项目,以解决人口增长带来的城市拥堵问题。

但奥康纳呼吁政府考虑澳洲目前有160万临时工作签证持有人。“与此同时,我们有超过70万失业的澳大利亚人,我们有110万澳人渴望延长工作时间。”他说,“但我们看到政府继续允许临时签证持有人爆炸到160万。

“首先,在我们观察研究莫里森最新的‘思想泡沫’——也就是这个计划之前,我们应该考虑我们对解决临时签证水平过高的问题做了什么。显然,当你查看这个国家的青年失业率,会发现它已经超过13%。

“我们的年轻工作者难以进入劳动力市场。其中一个原因是他们失去了工作岗位,或者被一些临时临时签证持有人取代。”

奥康纳表示,如果当选,工党将引入适当的劳动力市场测试,以控制享有工作权利的临时移民。

鼓励移民下乡的奖励

杜吉表示,政府正在努力解决澳洲人口问题,四分之三的新移民定居在墨尔本、悉尼和昆州兰东南部。

“我们正在努力更好地分配这种增长,以便帮助一些较小的州和一些乡镇地区,这些地区正在哭着喊着想要更多人口,这样做也可以减轻一些拥堵压力。”杜吉告诉澳广(ABC)电台。

“现在其中一个工具就是迁移,因为几乎所有的增长都是由于迁移造成的,所以如果我们能够鼓励更多的移民进入某些州或地区而不是去墨尔本或悉尼,那显然就达到目的了。”

“我们可以通过奖励和一些条件的组合来做到这一点。”

杜吉说,目前的打分系统已经有了一些激励措施,这为移民前往较小的州或地区定居提供了额外的积分。

“所以我们会看到类似的东西,”他说,“你也可以在人们的签证上加上条件,要求他们在特定地区停留至少几年,你希望他们能在这段时间里把它当做家乡,就此安定下来。”

当被问及如果人们离开这些地区,政府是否会撤销签证,杜吉表示政府还没有公布政策的具体细节。

目前,25%的移民是雇主担保,而30%是家庭团聚类别的。

当被问及地理限制是否适用于这些类别的人时,杜吉表示,去年墨尔本65%的增长是由于移民造成的。

“因此,您只需要将相对较小比例的增长放入一个较小的中心或一个较小的州,您就可以对墨尔本产生真正的影响,这就是我们所关注的。”他说,“你非常正确地指出我们不想干涉雇主担保的移民,因为当一个企业找不到澳人来做这项工作时,我们希望让他们能够担保一名移民进入这个国家。”

“我们大约45%的签证并没有与地理位置挂钩,因此我们有机会提供这些奖励并鼓励他们居住在其他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