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项调查听闻,悉尼市长 Clover Moore 要求 Berejiklian 政府放弃 WestConnex 工程的最后阶段,因为这个阶段将耗资数十亿元。

在 Haberfield 和 St Peters 之间建设的两个 7.5 公里长的隧道将 M4 和 M5 高速公路连接起来,这个工程将作为 WestConnex 最后阶段的一部分,耗资 72 亿元,随后将在 Rozelle 建设地下交流道。

在接任 WestConnex 工程的首席执行官的两周后, Andrew Head 表示,他相信在几个月前授予 M4 和 M5 高速公路隧道施工合同后,该项目已经超过了“没有回报”的临界点。

Head 警告说,解除合同并赔偿包括承包商和新业主在内的多方当事人将花费数十亿元。

“取消第三阶段肯定会损失几十亿元的资金。除了金融方面,取消第三阶段的工程还会有很多其他的影响。”他在州议会调查 1680 亿元的 WestConnex 项目的最后一次听证会上说道。

Head 领导 Transurban 公司成功地用 92 亿元收购了 33 公里收费公路的多数控股权,他说取消最后阶段也会导致悉尼西部地区的道路拥堵情况进一步恶化。

“两个大隧道已经建成,而第三个隧道没有完工,这对悉尼西部的社区将是非常不利的。”

他说,放弃最后阶段对新南威尔士来说是“非常不利的”,因为新州已经为了建设一个“非常好的州”的声誉进行了大量的投资。

但 SGS 经济合作伙伴 Terry Rawnsley 表示,在 Andrews 政府取消了位于墨尔本的东西部线路后,对维州的投资仍在稳步增加。据估计,当时取消那个项目让维州损失了 13 亿元。

他说:“没有确凿的证据表明,取消一个项目会给新南威尔士州带来政治风险。”

SGS 受到了悉尼市府的委托,目的是分析 WestConnex 的战略商业案例,该组织发现这个项目带来的好处都是微乎其微的。

在周一的调查中, Moore 市长表示, WestConnex 已经从一个旨在将西悉尼与悉尼机场和Port Botany 以及 Parramatta Road 支路连接起来的项目,变成了“向私营部门出售的收费驱动的赚钱项目”。

“我们的理解是,为了使 WestConnex 在未来可行,他们必须不断增加新的部分,” Moore 市长说道,同时引用了拟议中的Western Harbour Tunnel 和 Beaches Link 。“这只是为了给这个项目增加数十亿元。”

Moore 市长表示想要叫停 WestConnex 时说道,如果把花在收费公路上的钱用于公共交通项目,情况会好得多。

她还说,Alexandria 郊区的居民对每天会有 12 万辆汽车从 St Peters的立交桥到当地公路上的前景深感震惊。

“这对纳税人来说是一个昂贵的项目。在很多方面对社区都是如此。现在应该停止这个工程,因为我们想要尽量减少伤害,”她说。

如果这个项目像预期的那样,没有被废弃,市府提议大幅缩小 St Peters 的交流道大小,并在悉尼机场和 Port Botany 之间建立一个直接的连接线路,以及新的 M5 隧道,这些隧道是 WestConnex 第二阶段的一部分。

该调查已经听取了居民的意见,他们担心来自 WestConnex 的车辆排放气体会导致隧道通风系统的恶劣空气质量。

但在被任命为 WestConnex 的首席执行官之前, Head 曾是 Transurban 的新南威尔士州业务主管。他提到了在悉尼北部建造的价值 30 亿元的 NorthConnex 收费公路,作为一个道路项目将改善空气质量。

他说:“我可以证明 NorthConnex 的空气质量实际上会变得更好。”

WestConnex 的第一个地下隧道将于明年开放,随后是在 2020 年初开放第二阶段。

政府坚称,第三阶段的最后一部分,也就是 Rozelle 的地下交流道,将在 2023 年晚些时候开放,尽管 Transurban 最近通报了投资者,这个交流道预计将在 2024 年中期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