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日,福建省泉州市泉港區因船舶與碼頭連接軟管處發生泄漏,共造成6.97噸碳九泄漏。儘管,事後多部門通報稱碳九泄漏海域清理工作已基本完成,但許多人仍對此事保持着高度關注。

碳九是什麼?有沒有毒?毒性又有多大?

 

昔日熱鬧的肖厝碼頭,如今人煙稀少,空氣中仍能聞到刺鼻的異味,漁民們忙於加固漁排。陳龍山攝

 6.97噸碳九泄漏:泉港區出現異味

11月4日凌晨1時14分,福建東港石油化工實業有限公司執行碳九(石油煉製副產品中含有九個碳原子芳烴的聚合物)裝船的寧波一一天桐1#船舶與碼頭連接軟管處發生泄漏,共造成6.97噸碳九泄漏。

事發後,泉港區後龍鎮上西村及峰前村、峰尾鎮區域空氣出現異味,並隨着風向及風速飄移在主城區一帶擴散,引起群眾投訴反映。接報後,泉港區立即啟動突發環境事件應急預案成立現場處置、群眾工作、海洋影響、事件調查等工作小組,迅速開展應急處置工作。

截止到4日下午18時,泉港區已出動船舶100多艘次、人員600多人次,調集近600袋油氈進行吸附回收,碳九泄漏海域清理工作已基本完成。大氣VOCs(揮發性有機物)至4日下午18時為0.429mg/m(4.0mg/m以下為安全值)。

事發當日,泉港區農林水局下發緊急通知,要求暫緩起捕、銷售和食用轄區肖厝村海域水產品。據泉港區農林水局一名黃姓負責人表示,該通知是為保障廣大人民群眾食用水產品安全,目前是提醒廣大市民群眾暫緩起捕、銷售和食用該區域的海產品,是否能夠食用將由權威機構進行檢測。

據泉港區環保局通報,事件調查已全面展開,委託專業機構對水質、海產品進行取樣檢測。據悉,碳九泄漏海域清理工作已經基本完成,相關賠償事宜也將在調查及評估後有序開展。

 

肖宇金正忙碌着往漁排上運載泡沫浮球,在他和工人的努力下,漁排終於浮出水面。陳龍山攝

污染擴散:周邊有漁民損失數百萬

由於油污隨潮水漂到附近漁排,對魚排泡沫材料造成腐蝕導致漁排沉陷,造成不少漁民損失嚴重。

在肖厝碼頭附近的一家民宅院子里,肖女士一邊編織漁網,一邊介紹說,她家漁排並不多,只是養了一些經濟魚,但依然受損不小。不過她們家以出海捕魚為主,事故發生後,捕捉回來的魚也沒有人敢吃,這對家庭打擊很大。肖女士的大哥肖先生則連聲嘆息,“我有上百格子漁排,損失好幾百萬元。”

在碼頭邊上,肖宇金正忙碌着往小漁船上裝載泡沫浮球,裝滿一船後便出發前往漁排,如此往往返返,他的漁排多達200多格,在這次事故中損失300多萬元。“從昨天到現在,我已經採購、運輸140多塊泡沫浮球進行加固漁排,現在漁排大部分都已經能夠浮在水面了。”肖宇金說,眼下賠償和事故處理尚無結果,他也只好一起跟工人做苦力,“能補救多少算多少”。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58歲的肖車明站在碼頭上,手指向不遠處的自家漁排,表情十分凝重。對於大多數肖厝漁民而言,眼下開漁沒多久,大家都盼着能夠有個大豐收,來應對日常的開支和捕魚、養魚的費用。

“今早大家還到湄洲海域捕魚回來,結果顧客不敢吃,買回去的也拿回來退了,相關部門也下文要求暫緩銷售和食用,現在大家乾脆都不出海捕魚了。”肖車明介紹說,他從13歲就跟隨父輩出海捕魚,從未遇見過這麼嚴重的事故。

 

58歲的肖車明站在碼頭上,手指向不遠處的自家漁排,對今後的日子充滿無奈。 陳龍山攝

71歲的肖如春和67歲的肖珠英夫婦面對這次事故也連聲叫苦,當天他們一家四口一起上漁排進行加固。肖珠英介紹說,“味道還十分大,吸久了就會頭痛和喉嚨痛。”

據肖珠英介紹,他們從事漁排養殖已經有26年,從最初的18個格子一直擴大到138個,每年有一點創收就投入到漁排中。“在這次事故中,漁排沉沒了,魚也跑了,就算剩下來的魚也沒有人敢買、敢吃,原本還盼着這些收入拿去翻修房子,現在落得血本無歸。”

“碳九”泄漏:毒性究竟幾何?

“有一定毒性,但也不是劇毒。”中科院福建物構所研究員吳立新在描述“碳九”時這樣表示,因其主要成分不是易揮發性的物質,因此不太會吸入中毒,主要還是通過污染食物中毒。

吳立新研究員說,碳九是一種聚合混合物,是石油經過催化重整以及裂解後副產品中含有九個碳原子芳烴的餾分在酸性催化劑存在下縮合而得,主要包含三甲苯、異丙苯、正丙苯、乙基甲苯等。

由於聞到空氣中的異味,當地村民擔心吸入瀰漫在空氣中的揮發性有機物會影響身體健康。對於這個問題,吳立新稱,碳九屬於易燃危險品,對水體、土壤和大氣可造成污染;具有麻醉和刺激作用,吸入、接觸高濃度本品蒸汽有麻醉和刺激作用,會引起眼鼻喉和肺刺激,頭痛、頭暈等中樞神經和上呼吸道刺激癥狀,長期反覆接觸可致皮膚脫脂;同時食用被碳九污染過的動植物海產品,還有中毒、致癌等風險。

 

受事故影響,不少漁排上的泡沫浮材被腐蝕,造成漁排下沉,當地漁民損失嚴重。 陳龍山攝

那麼,對於居住在臨近碳九泄漏區的村民來說,有何防護措施?

福州大學石油化工學院副院長鄭輝東提醒,

如果居住地離泄漏位置很近,需要佩戴含活性炭過濾的口罩,避免吸入風險; 避免食用被污染的動植物海產品,一旦誤食,立即漱口,發現唇、口、舌感覺異常或麻木,並伴有頭痛和頭暈癥狀時,應及時就醫; 如果是皮膚,衣服接觸到,先用水清洗,再用洗滌液、肥皂徹底清洗並就醫。

泉州師院高級實驗師陳楷翰表示,目前水質雖已經合格,但是泄漏部分的富集問題也不容小覷。首先,泄漏的碳九可能流向海岸、礁石、養殖區等滯水區;其次,可能附着在海草、魚類、泥土、海鳥上;最後,也可能累積到動物油脂和肝臟中去。因此,涉事海域治理是長期系統的工作。

 

漁民掉水中後疑似感染進ICU

據新京報我們視頻11月6日報道,4日福建泉港區福建東港石油化工公司6.97噸碳九泄漏後,部分漁民搶救漁排後身體不適住院,一漁民暈倒落水後送進重症監護室,CT報告顯示“考慮患有雙肺炎症”。泉港應急辦回應稱目前未確定感染肺炎是否與污染水域有關。

肖某輝無防護接觸泄漏物身體不適入院治療

肖某輝的妻子告訴記者,4日凌晨,他們被一股氣味熏醒,聽說有石化公司發生泄露,趕緊跑到漁排去查看情況,用棍子撈類似油污的泄漏物,一直到晚飯時間。

“我們家養殖鮑魚的,投了一百多萬,漁排上味道太臭了,我老公在撈泄漏物的時候突然一口氣憋住不小心掉進了漁排。”

肖某輝的家屬說,家裡4人把人拉起來後,肖某輝出現了頭暈嘔吐的癥狀,後送醫到泉港區醫院重症監護室。

當時也在場的肖某輝的鄰居也向記者表示,“晚飯後天有點黑,漁排上味道也很大,肖某輝正在用棍子打撈的時候,掉入海里,喝了好幾口白色的那種泄漏物,我們趕緊把他撈起來送醫院了。”

家屬提供的CT報告顯示,肖某輝的臨床診斷為呼吸困難,考慮雙肺炎症。

下午15時許,泉港區政府應急辦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已致電肖某輝所在醫院了解情況,目前肖某輝病症有所好轉,但未確定感染肺炎是否與污染水域有關。

“現在暫無法判斷他是否因掉入有泄漏物的海中造成昏迷而住進重症監護室,會不會自己本來身體不好。”

在現場,可以看到幾乎所有養殖戶的魚排、泡沫球都被碳九腐蝕分離,漁排下沉,海面上有棉絮狀漂浮物。

肖某輝的兒子告訴記者,除了他父親,肖厝村老一輩人在4日那天幾乎全都撲在漁排上想拯救漁排,沒有做任何防護措施,與碳九直接接觸。

“一到醫院說明是和泄漏物接觸過,醫生安排輸液。”肖先生說,這幾日父親一直在醫院輸液,嘔吐癥狀有所緩解,不時還會抽搐。

在醫院4樓,他遇到了七八個同村人,都是出現了類似情況前來就醫的。

“呼吸道感染的人比較多。”在同一個醫院住院的肖厝村村民劉玉一家有3人入院治療。

她說,她和姑姑都去漁排上撈泄漏物了,隨後出現乾嘔、胸悶等癥狀,“我婆婆沒去魚排,就是半夜睡覺沒關窗子,第二天也嗓子痛,頭暈,堅持到昨晚忍不住了,才來醫院。”

 

 

延伸閱讀

據中新網此前報道,4日凌晨,福建泉州泉港區出現嗆鼻氣味,海面飄來黃褐色油污狀泄漏物,漁民受損。

泉港區環保局通報稱,當日凌晨1時許,福建泉港區,福建東港石油化工公司在裝卸作業時,因軟管墊片老化、破損,導致6.97噸碳九泄漏,已出動工作人員進行清理工作。

涉事企業福建東港石油化工實業有限公司給當地受影響的村民發出承諾書,對於此次泄漏事件表示歉意,並承諾將配合有關部門調查,並按調查結果要求採取所有整改及處置措施,嚴格按照最終的事故調查報告及事故損失評估報告承擔公司責任範圍內的所有損失賠償義務。

中科院福建物構所研究員吳立新介紹稱,碳九屬於易燃危險品,對水體、土壤和大氣可造成污染,具有麻醉和刺激作用。

吸入、接觸高濃度本品蒸汽有麻醉和刺激作用,會引起眼鼻喉和肺刺激,頭痛、頭暈等中樞神經和上呼吸道刺激癥狀,長期反覆接觸可致皮膚脫脂。

同時食用被碳九污染過的動植物海產品,還有中毒、致癌等風險。

受此影響,5日,福建省鹽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也對泉港區的山腰鹽場、潘南鹽場印發關於暫停納潮生產的函。

該文件稱,要求即日起停止納潮生產,並加強鹽田生產周邊海城海水的檢測,同時密切跟蹤該事態發展,待泉港區環保局確認對該區域海洋環境污染結束後再進行納潮生產。

同一天,泉港區農林水局發布《關於暫緩起捕、銷售、使用轄區肖厝村海域水產品的緊急通知》,通知中稱,為保障廣大人民群眾使用水產品安全,即時起暫緩起捕、銷售和食用肖厝村海域水產品。

據北京青年報6日的報道,泉港區環保局通報稱,泄漏海域基本完成清理,泉港區空氣自動監測子站各項空氣指標持續正常,受影響海域大氣V0Cs(揮發性有機物)為0.0574 mg/m3 (4.0 mg/m3以下為安全值)。

海水水質監測點石油類含量均符合第一(二)類海水水質標準,化學需氧量均符合第一類海水水質標準(符合養殖水質要求)。

福建省海洋與漁業廳應急救援指揮中心王主任告訴記者:“最少要連續兩周檢測沒有問題了,我們才能發布這批水產品的安全,現在還不知道到底有沒有影響。”

但有村民向記者表示,漁排附近還是有很強的刺激性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