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作为一项耗资5亿澳元的广告宣传活动的一部分,澳洲各个州府城市都出现了印有袋鼠和熊猫的广告牌。这些广告是为了吸引观众在全新改版的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中“看到不同”——该电视网在Foxtel和Fetch TV上播出。

但“看见不同”附带着一个重要的前提。

专家警告说,中国的媒体被用作塑造舆论以及在全球为中国共产党意识形态目标服务的工具。

而且,作为其努力的一部分,北京正在培训外国记者,在海外媒体上购买空间,并以前所未有的规模扩大其国有网络。

中国中央电视台(CCTV)的国际版块于2016年被重新包装称CGTN,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贺信中敦促CGTN“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

这一信息被认为展现了北京的野心,即建立一个新的、以中国为核心的全球叙事,同时挑战自由民主作为理想的发展和政治制度的地位。

但随着中国继续扩大其在全球的影响力,一些西方国家正在进行抵制。

就在CGTN的广告牌在澳洲露面的同一个月,美国下令该电视网和中国国营媒体机构新华社注册为外国代理商,担心它们可能成为政治干预的工具。

观察人士表示,中国正在迅速意识到信息战的重要性,以及媒体不仅在国内,而且在全世界塑造公众舆论的力量。

中国狂砸数十亿澳元

澳洲国立大学(ANU)亚太学院的研究员史密斯(Graeme Smith)告诉澳广(ABC),虽然中国在过去“很乐意退让”,但现在正积极寻求发挥其影响力。

“[前中国最高领导人]邓小平的表述是‘韬光养晦’——但现在这句格言已经被淘汰了。”史密斯博士主持着一个以中国为主题的播客Little Red。

中国共产党不仅想是控制国内新闻,现在还希望创造一个超越其国界的新的世界媒体秩序。

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RMIT)媒体与传播学院副教授余海清表示,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广泛的媒体网络”,并聘请了数千名以主要以英语为母语的外国记者、编辑、经理和公关人员。

余博士说,这些人被成为“五毛”,也就是这是中国当局雇来操纵公众舆论的互联网评论员。

“虽然他们不会同意这种叫法,但我会说他们中有很多人都乐意与当局合作,或者[出于务实原因工作],因为酬劳真的很高。”她解释道。

「借船出海」

新华社和CGTN正在扩张,这是一场在外国电视台和报纸上购买广播空间的不透明运动。

中国人用“借船出海”来描述北京通过海外电视广播传播其信息,渗透世界各地媒体的隐蔽方式。

2017年,当ABC推出太平洋地区的短波广播时,中国国际广播电台(cRI)几乎立刻接管了这些频率来播送自己的新闻。

根据史密斯博士的说法,澳洲大多数主要城市的中文广播已经被CRI或CRI的附属公司收购。

“他们实际上垄断了中文广播,”他说,“如果你想听到不一样的声音,要么就得上网……如果你只是打开收音机,那就没有多少选择。”

《悉尼晨锋报》2016年的一篇报导援引澳洲华人媒体的消息称,澳洲大部分华文媒体都是中国政府或其附属机构拥有或控制的。

中国还与一些澳大利亚主流媒体达成了“内容共享协议”的商业安排,允许中国以副刊或插页的形式,在各地报纸上发布自己的报导。

中国「软实力可以推动友谊之轮」

费尔法克斯媒体(Fairfax Media)——现在被第九台(Nine News)收购,就与中国国营的《中国日报》达成了一项有偿交易,每月发行一期《中国观察》副刊。但是该副刊已经在2018年11月和其他被停刊的副刊一起取消。

《中国日报》副主编康兵当时表示,中国的“软实力可以推动其与澳洲和新西兰的友谊”。

但是这些插页的隐蔽性意味着许多读者可能不会意识到自己正在阅读中国政府赞助的内容。

关于《澳洲金融评论报》去年11月与北京财新环球签署内容共享协议的决定也引发了一些质疑。

谁赢得了信息战?

一些专家指出,中国媒体在海外扩张的规模虽然惊人,但更像无法取得成功的跛脚鸭。

“它夹在两个目标之间,既想成为BBC,同时又想取悦其共产党老板——但能让共产党老板满意的内容,不是那种能吸引你换台的娱乐内容。”史密斯博士说。

余博士引用加拿大西蒙弗雷泽大学的赵月枝(音译,Yuezhi Zhao)的话说,中国试图用软实力来推动国家品牌建设或重塑其国家形象,是“不可能的任务”。“这是在浪费钱,这违背了大多数人的共同利益,而且不可持续。”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