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谛冈日前向外界证实,天主教会内部存在已久但不能说的秘密:必须禁欲独身的神职人员在外有私生子,而且教廷还备有一份「指南书」,教导铸下大错的圣职者如何应对这种棘手难题。

神父的私生子:性丑闻危机,天主教会的「破戒指南」

「我是可耻的、我是有罪的……我是神父的私生子。」梵谛冈日前向外界证实,天主教会内部存在已久但不能说的秘密:必须禁欲独身的神职人员在外有私生子,而且教廷还备有一份「指南书」,教导铸下大错的圣职者如何应对这种棘手难题。这些被称为「圣职之子」的子嗣,长年被教会刻意隐瞒,在身心煎熬与罪恶耻感的困扰下,其中仍有人勇于现身、组织互助会,要向教庭讨回公道。天主教会近年性侵丑闻不断、招致形象腐败,在现任教宗方济各的推动下正启动一连串的改革检讨,但是否真能平息梵蒂冈的风暴?

必须严守独身清规的神父修女有私生子,在天主教会当中始终是难以启齿的秘密。罗马梵谛冈的发言人吉索蒂(Alessandro Gisotti)在今年2月向《纽约时报》证实,教会内部确实有一份「指南」,让「闹出人命」的神职人员应对这类案件。

这些神职人员的后代在教廷内部被称作「圣职之子」(children of the ordained,「ordained」又译作「按立」,在基督宗教的专用语中表示神职人员的晋职,例如:按立神父、按立礼)。他们的身世多半是由于神父修女的破戒,甚至是性侵强暴所诞生的悲剧;因为教区分布的缘故,圣职之子几乎在世界各地都有,但人数确切有多少?追溯的年代多久?目前都没有详细的统计资料。

迫使梵谛冈出面承认的,是来自爱尔兰的心理治疗师道尔(Vincent Doyle)。现年45岁的道尔本身就是神父之子,2002年时从母亲口中得知自己的身世,赫然发现原来担任他教父的人,正是他的亲生父亲。

道尔向《纽约时报》表示,在自己身世揭秘的契机下,他建立了网站「Coping International」,透过网络让有相同背景的人能够互助、甚至提供DNA鉴定的资源,并且进一步向教廷表达意见,要求承认这些孩子的存在。道尔2017年时得到梵蒂冈的响应,并向他证实了教会内部不仅有「圣职之子」的专有名词,还有一套准则指南来处理相关事件。

根据梵谛冈发言人吉索蒂的说法,这套指南会要求破戒的神职人员「必须妥善照顾小孩」,并劝导辞去神职工作。但准则仅作为内部参考用,没有强制力执行、更不会公诸于世。道尔要求取得相关文件副本时,也被官方所拒绝。

由于天主教神父和修女的特殊身分,私生子是违逆伦理的一大禁忌,遑论之中还可能涉及性侵强暴的恶质事件。但是在教会内部层层包庇的掩盖下,此类案件往往不见天日,破戒的圣职者没有承担责任,有些圣职之子更是在羞耻与罪恶感之中痛苦生活。

来自意大利、现年37岁的札托尼(Erik Zattoni),他的母亲就是因为遭托西神父(Rev. Pietro Tosi)性侵而怀孕。札托尼表示,托西不仅根本不承认、还迫使札托尼一家搬离教区。2010年札托尼决定对簿公堂,经过DNA鉴定后证实为私生子;但直到2014年托西过世,教廷仍未对他的圣职做出任何处分。

另一位同为神父之子的莎拉.托玛斯(Sarah Thomas)向《CBC》表示,自己在14岁时得知生父的身分,后来长年得到神父的经济援助,但同时也不断反复收到神父爸爸的来信,提醒「不得公开张扬,否则断绝所有金援!」莎拉在成年后曾与神父见面相认,但往后就不曾再有当面接触。

莎拉表示,根据她个人接触其他圣职之子的经验,很多人确实被自己的身世所困扰,而且这些遭到神父染指的母亲们,同样深受迷茫与煎熬所苦。

有鉴于相关事件接二连三曝光,加上近年来性侵丑闻重挫教廷形像,包含教宗方济各在内的梵谛冈自由派认为,应该藉此机会整顿教会内部的乱象,检讨神父修女独身制的合理性、以及如何防范类似悲剧一再重演。2月21日,教宗方济各也首度召开了全球高峰会,检讨教会因应性侵和私生子危机。

看在基督宗教的眼里,生命的诞生本应是上帝的祝福,但圣职之子却成为教会面临信仰危机的试炼。身为神职人员,该如何看待、面对圣职之子案件?教宗与梵谛冈的动向,成为当代天主教会的考验。

是来自爱尔兰的心理治疗师道尔(Vincent Doyle)。现年45岁的道尔本身就是神父之子,2002年时从母亲口中得知自己的身世,赫然发现原来担任他教父的人,正是他的亲生父亲

2014年,道尔亲吻教宗方济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