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2023年,预计几乎三分之一的澳大利亚员工将成为承包商和临时工,而构成这一数字的可不仅仅是技工和Uber司机。

随着越来越多的公司转向基于项目的工作,许多非固定岗位对专业人士的需求很高。

招聘机构Robert Half的研究预测,未来四年内,固定员工和临时雇员的比例将变成七三开。 

Robert Half澳大利亚公司董事莫里斯(Andrew Morris)说,临时性的工作在过去十年中有所增长,而且可能会持续下去。他说,不同的员工适合不同类型的工作。

“长期的职业承包商通常拥有不同单位的大量商业和商务经验,”他说,“你拥有的不同经验越多,跟你签约就越有价值。”

“你需要在经济上保持稳定,愿意适应改变,对于项目所面临的挑战感到兴奋,并且乐于在职业生涯中一家公司跳到另一家公司。”

目前,求职网站SEEK上列出的约24%的工作岗位是合同工、临时工、散工甚至假期工。

最常见的部门是ICT(信息和通信技术),上周SEEK约有6900个这样的岗位,其次是贸易和服务(4600),制造和物流(3800),医疗保健和医疗(3200),以及酒店和旅游(2300)。

Expert360显示,去年通过他们的软件捕捉到的招聘岗位中有29%来自信息技术和电信领域。

其他常见行业包括谘询、投资和银行(14%)以及零售和时尚(13%)。

Expert360首席执行官劳登(Bridget Loudon)预测,今年对项目经理和敏捷教练(agile coaches)还有合规及风险从业人员的需求将不断增长,因为在银行业皇家调查委员会之后,越来越多的企业采用灵活的方法开展重大项目。

她说:“我们看到高技能零工经济的增长,动力来自企业对灵活性的需求以及个人对灵活性的渴望。”

“全球偏好发生了变化,千禧一代想要不一样的工作。”

“我们的祖父母一辈子只从事过一两份工作,我们的父母是三四份,但千禧一代在30岁时平均已做过七份工作。”

Demographics Group总经理索尔特(Bernard Salt)说,许多年轻人不想拥有固定的雇主或单位。“他们希望能够灵活自由地工作,”他说,“在某种程度上,承包或谘询使他们能够做到这一点。但这并不适合所有人,有些人仍然更喜欢在从事传统工作的单位当全职工的稳定性。”

奥尔加(Olga Rudenko)曾经在一家公司从事了13年的全职工作,然后辞职创办了一家非盈利组织。

她开始接一些短期合同工来养活自己,同时成立她的寄养和收养信息服务Adopt a Life。

“我不想没有收入方面的财务保障。”她说。

她两年前加入了Expert360,提供一般业务战略、数字市场方面的专业知识,并担任高增长业务和初创企业的顾问。

她说:“当自由职业者很美好,你可以随时随地改变工作,而不必承担长期的责任。你可以围绕自己的工作来规划其他方面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