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住在悉尼的杨先生

去年在Denistone购得一处房产,

打算翻修之后出租。

不曾想,

一纸【临时保护令】将杨先生的梦想,彻底击碎

原来,杨先生的这所房产,被council认为是【遗迹】

除了自住以外,不能进行任何形式的翻修或者重建

房子周围的一草一木,都是动不得的。

这一切发生的十分突然,

对于杨先生一家来说,

简直就是生命无法承受之重,

但是,事情远远没有那么简单……

杨先生的这处房产,位于Denistone,去年8月交房。

随后,杨先生对该处房产进行

exempt development(豁免改建)

 

按照规定,进行这项改建,是不需要经过Council批准。

8月19日,杨先生向当地Council提交了DA(Development Application),准备将土地一分为二,建Townhouse。

但是,问题来了,这个DA申请,被Council拒绝,

理由是:这个房子是heritage【遗迹】

原来,在杨先生对这处房产进行改建的过程中,附近6家邻居,联名将杨先生投诉到Council,

邻居的理由是:

这处是老房子,

疑似遗迹,应该得到保护。

于是,当地Council三下五除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于去年9月26日,给杨先生的这处房产,

下了一道

为期六个月的:【临时保护令】

换句话说,这六个月里,杨先生不能对这处房产进行任何形式的改建和翻修。

六个月期限之后,该房产如果被确定为【遗迹】,【临时保护令】将继续有效。

这对于已经破土动工的杨先生一家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

事实上,澳洲的确是有相关规定的。

一般情况下,

置业者买了一栋

拥有不小占地面积的破旧房子,

想要通过翻修或者重建,

将土地分为几个部分,

开发成Townhouse之后,进行租售。

但是,这种旧房子很有可能就属于

【澳洲历史文化遗产】

尽管可能澳洲对【文化遗产】有什么样的误解,但是没办法,规定就是这样的。

一旦被认定为【文化遗产】,这个房子就是拆不得,建不得。

住可以,

但是翻修和重建,

根本免谈。

但是,杨先生的情况,远没有那么简单。

据杨先生自己透露,在购买这栋房产之前,和当地Coucil有过沟通,三次开会,证明该处房产并非【遗迹】,当时,Council给杨先生的答复是,可以翻修

获准的杨先生一家便放心的破土动工。

房子装修到一半。Council的一纸条文,局面全部打乱。

【临时保护令】

将杨先生翻修房屋的愿望打破。

妥协之下,杨先生找来了装修队,希望将房子恢复原貌,但是悉尼“朝阳区”群众又联名将杨先生投诉了,

理由是:强拆

随后,当地Council以违反保护令为由,将杨先生告上法庭,

法庭的审判结果是:

1、【临时保护令】继续有效,

2、6个月内不能翻修,重建,

3、出庭费用双方自理。

杨先生表示,根据149规划报告的相关规定,这栋房产不属于【文化遗产】范围。

而且,当时的购房合同上,白纸黑字说明,这栋房产并非【遗迹】。

这让杨先生更加理解不了,于是,杨先生找了“遗迹顾问”,对这栋房产进行勘察,

结果表明,该房产不属于【文化遗产】。

但是,这和Council方“遗迹顾问”的勘察结果截然相反,

他们认为,这处房产属于“加州平房”,

而这种“加州平房”,在澳洲是很稀缺的,关于这一点,杨先生也做了调查,发现这种所谓的“加州平房”并不稀缺。

杨先生坦言,从1988年至今,30年的时间里,这处房产从没有出现在【遗迹】的名单之列。

杨先生咨询了悉尼的建筑师,将现在的房子修复至安全状态,费用至少需要108万。

现在的杨先生,每个月还要交付17000澳币的房贷,即便寻求法律途径解决,打官司的费用也要十好几万。

这对于已经花了大力气购下这栋房产的杨先生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今年2月26日,Council给到杨先生的答复是,

该处房产被认为是【遗迹】,

他们正在起草【Planning Proposal】(规划提案),

或将对这处房产进行永久保护。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