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星露格林(中)因为付钱打通关节,让孩子进入名校,投案后被捕。图为露格林带着两个女儿参加青年才艺选拔节目

美国在12日惊爆大学入学舞弊案,主谋辛格(William Singer)以非营利组织「关键全球基金会」为掩饰,向考试中心或各校行贿,让付得出大钱的美国父母协助子女非法进入耶鲁、史丹佛、乔治敦以及UCLA等顶尖名校。

美国乔治敦大学卷进大学入学行贿舞弊案,图为乔治敦大学的希利堂(Healy Hall)。

为挤入一流学府 名流不择手段

这起事件揭露了美国父母为了让孩子挤入一流学府,如何竭尽心思,不择手段。

在迅速变迁的经济环境里,某些特定的学府不仅是「身分地位」的代名词,更是一道护身符。一流学府的文凭不仅确保孩子在日后能赚到更多的钱,也暗示孩子迅捷的学习能力。

奥莉维亚・吉安诺里(左)和母亲「欢乐满屋」女星洛莉.露格林(中)、姊姊伊莎贝拉・吉安诺里(右)合照。

现在美国顶尖名校的录取率几乎低于6%。某些学校惯性回绝大量的毕业生代表,或是拥有无懈可击,或几乎完美入学考试成绩的学生。

顶尖名校似乎更倾向接纳从美国以外地区来的学生,特别是中国学生,或是毕业校友的孩子、学生运动员,及那些可能在未来捐赠大量金钱给校方的家庭的孩子。这都让一流学府愈来愈挤,门也愈来愈窄。

历来最大规模的大学入学行贿舞弊案主嫌辛格(右)在波士顿法院过堂后,离开法院。

入学三个门 旁门左道最诱人

这次大学舞弊案的主嫌辛格12日在法庭里说,如果用成绩入学是前门,用丰硕捐款入学是后门,那么他就替客户开了一道「边门」。他说:「我给了他们一个保证。」

辛格先生的客户是美国社会里最为富有的一群人。但很多不那么富裕的美国人却开始把高等教育视为一种风险。

乔治敦大学(左上)、史丹佛大学(右上)、耶鲁大学(右下)、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左下)都卷进大学入学行贿舞弊案。

背负太多学债,毕不了业的学生往往将困在胶着的财政危机中数十年,但这也让名校的学位更形珍贵。根据美国薪资调查网站PayScale,一纸史丹佛或普林斯顿大学的文凭在20年后的投资报酬约为80万美元(约台币2千5百万)。至于南加州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和东华盛顿大学等地区性州立大学的投资报酬则不及这笔钱的三分之一。每所大学的毕业机率更是天差地远。

洛杉磯聯邦法院13日舉行大學入學行賄舞弊案聽證會。(歐新社)

洛杉矶联邦法院13日举行大学入学行贿舞弊案听证会。(欧新社)

名校毕业 父母眼中最好传家宝

对许多美国家庭而言,协助孩子选择学校有浓厚的家族传承意味。当代许多美国人替大企业工作,这意味了他们并没有能留给子孙的家族企业。一纸名校文凭几乎就是父母亲能留给孩子的传家宝。

以上种种,都让诸如辛格这样的「私人入学顾问」市场大开,根据美国教育顾问协会的执行长马克・史勒洛,2006年时全美约有3000名入学顾问,现在却约有17000名。

媒體記者13日在加州洛杉磯聯邦法院外守候。(歐新社)

媒体记者13日在加州洛杉矶联邦法院外守候。(欧新社)

没钱途的大学生 毕业只能背学债

史勒洛说:「在70、80、90年代,孩子若考得进大学,父母亲就开心翻了。那时的父母才不在意孩子上哪所学校,或主修什么。但经济大衰退所引发的焦虑感,及中产阶级的迅速消失改变了这点,现在很多大学毕业生都并不富裕。特别是那些甫一毕业,就背负了10万美元学债的学生。

美國檢察官安德魯・勒林12日在記者會上宣布捲入大學入學行賄舞弊案的起訴對象。(歐...

美国检察官安德鲁・勒林12日在记者会上宣布卷入大学入学行贿舞弊案的起诉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