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自古以来,名人的风流轶事一直都是民间茶余饭后喜欢谈论的焦点,而在澳洲,自然也少不了这许多绑住政商界大佬的温柔乡,今天小编就要燃烧自己熊熊的八卦之魂,扒一扒那些澳洲的几多韵事。

悉尼花花女郎与菲律宾独裁者马科斯

说到菲律宾著名的独裁者领袖“马科斯”

不得不提到的是他被称为“铁蝴蝶”的第一夫人伊梅尔达

伊梅尔达出身平民,但是却以极尽奢侈的形象流传后世。相传在伊梅尔达以贪污罪被代逮捕之后,在她家里的衣橱中挂着5000条裙子! 3500双鞋子全是名贵品牌!只一次购物就要花费500万美元。她一天得换7次裙子,有时候甚至10次。而伊梅尔达的珠宝,如项链戒指手镯竟重达100公斤

在伊梅尔达的居室里,名贵的法国香水挤满了她的梳妆台,连她洗脸用的脸盆都是镀金的。此事震惊整个世界,“伊梅尔达之鞋”也从此成为极尽奢华之能事的象征。

 

而除了这只铁蝴蝶之外,马科斯当然还撷取了其他的花朵。悉尼著名模特伊芙琳就是其中之一,她曾经在1969年成为《花花公子》的封面女郎,然后她的人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来自全世界的邀约不断,许多大人物为了她愿意一掷千金,而马科斯也是其中之一。

他们在马尼拉总统府见面并且一见钟情,然后迅速坠入了爱河,伊芙琳成为了马科斯的情妇之一。

是的,马科斯当然不仅仅只有一个情妇,在其他众多情妇中,美国艳星多维是终结者,因为就是她把她与马科斯在床第之间的录音放给了外界,马科斯荒淫无度的世界大门就此向世人打开。

但这所有的一切对当时的伊芙琳而言无关紧要。

“马科斯喜欢裸体的我围绕着他跳舞或者唱歌,并且喜欢用一些幼稚的外号命名我身体的某些部位,马科斯一再要求我为他生下一个孩子,因为在这位菲律宾独裁者的眼中,女人为他“生孩子”这件事可以证明了他的’男子汉气概’。”

伊芙琳很快就怀孕了,马科斯随即在悉尼的Point Piper为她购买了一栋漂亮的大房子,这样以来二人不但拥有了一个独处的小世界,更为重要的是可以使伊芙琳和孩子避开他的妻子。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在马科斯去世之后,伊芙琳和她22岁的女儿Analisa试图以遗产的方式继承这栋当时价值2000万澳币的房产,但最终失败了。

细数澳洲政商大佬的情妇们

澳洲前总理本·奇夫利

澳洲政治和商界舞台上的大人物们,在私生活方面可谓劣迹斑斑,甚至某些人的某些作为堪称糟糕透顶。澳洲前总理本·奇夫利的经济改革手段高明,一向被澳洲视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总理之一,但是他的私生活却让人一言难尽。

在退下总理一职之后,他在堪培拉度过了大部分时光,相较于总理府,这位总理大人更喜欢呆在Kurrajong酒店内,而他的私人秘书唐娜丽“恰好”也住在这座酒店里。于是两人的爱情可谓是“顺理成章”了。1951年,这位前总理和唐娜丽在酒店房间内独处的时候,突然死于心脏病发作。死在情妇的怀抱里,也算是这位风流总理的最理想的归宿。

前自由党党魁比利·斯奈登

相对于·奇夫利而言,前自由党党魁比利·斯奈登的死亡现场才真正使人目瞪口呆。1987年,这位前党魁的尸体在一间酒店房间内被发现,死者除了身上带着一个避孕套之外一丝不挂。那么问题是,现场当时还有谁在?这个谜底直到10年后才被披露出来。据比利的儿子德鲁·斯奈登透露,这位神秘女子正是自己的前女友。

“我可以肯定的是他与我的前女友有染,

他们去酒店肯定是为了找些乐子。”

澳洲前总理鲍勃・霍克

要说华人最喜欢的总理,一定是鲍勃・霍克了,但他在感情上的表现也一样令人咂舌!

前两位大人物在感情问题上还较为遮掩,但仍然在世的前总理鲍勃・霍克就开诚布公了。霍克直接选择和妻子黑泽尔离婚,以便可以迎娶自己的传记作者兼长期情妇布兰奇。这一大胆举动在当时引起了整个澳洲社会的激辩。而这位成功上位的小三布兰奇也是异常的高调。在20世纪90年代,她还发挥自己的写作专长,发表了一篇报道详细描述她与霍克之间的恋情,“他是一个充满魅力,有趣,直率的人,他迷恋性爱,这很适合我,因为我正好需要一个玩伴。”

即使在政界这种风起云涌,枪林弹雨一触即发的危险地带,这些“大佬”们却依然不改多情本色,甘愿冒天下之大不韪也要做牡丹花下的风流浪子,可见英雄难过美人关啊~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