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宝】早已不是个新鲜词。

在澳洲,【糖宝】的数量不在少数。

据调查,2018年,澳洲想要钓到

【有钱老男人】的人数,增长了25%

其中,有13万大学生,愿意【身先士卒】

甘当【糖宝】


Seeking Arrangement上共有约13万的用户注册为【糖宝】、5.7万注册为【糖爹】。

有相关机构做过统计,澳洲【糖宝】最多的专业,排名前五分别是:

商科、护士、传播学、心理学、生物学

此前,SeekingArrangments还发布了澳洲【糖宝】最多的学校排行榜,

迪肯大学、格里菲斯大学、麦考瑞大学位列前三

一位名叫比利的【糖爹】透露,自己已经做过6次糖爹,每次和女孩出去的时候,都是习惯性掏钱。

给她们买衣服,带她们去旅游……

他还坦言,自己的日收入$1000,而给【糖宝】的钱,是每月$1000

【糖爹】这个角色,让比利充满了满足感。


墨尔本有一位“职业糖宝”克拉姆

有着3位长期的【糖爹】  和其他【糖宝】不一样的是,克拉姆是位

变性女子

今年21岁的克拉姆,过着比寻常女子更富足的生活,而维持这一切的,是与三位年纪大的男子的关系。

目前,克拉姆已经拥有两套公寓,在墨尔本还有一套三居室独立房。

毫无疑问,这位有着【变性】经历的【糖宝】,在网络上受到很多人的关注。

18岁的时候,克拉姆开始第一次与成功男子交往,当时的她还是一脸羞涩。

很快,这种交往模式和既得利益,让克拉姆逐渐依赖于各式各样的【年长成功人士】。

克拉姆表示,自己现在有3名糖爹2人在海外,还有一人和她住在墨尔本。而这三位【糖爹】之间,比不知道彼此的存在。

克拉姆坦言,他们只需要为自己的生活出钱,而克拉姆用所谓【深层次的联系】作为交换。

在克拉姆看来,这种模式,就像长期的恋爱关系

克拉姆自己介绍,她在很多约会网站,和糖宝约会网站上都注册过资料。

其中,有一名来自瑞典【糖爹】,主动提出要给克拉姆支付房租,作为交换,克拉姆也只需要定期在社交媒体上和他聊天

克拉姆为了这位【糖爹】还专门学习了瑞典语,但是,这名男子却拒绝和克拉姆见面。

不过,尽管不愿见面,这名男子却依然给了克拉姆很多支持

这些在自己工作领域非常成功的男人,对克拉姆来说,有极强的吸引力。

3年前,克拉姆在某约会软件上,认识了一位日本【糖爹】

在彼此保持关系的过程中,克拉姆多次去东京看他,而每次去,这位【糖爹】都会给克拉姆安排的明明白白,妥妥当当的。

和其他【糖宝】不一样的是,克拉姆是位变性人。

目前,她的身体还处在过渡阶段

虽然克拉姆没有做过隆胸手术,但是,她平时也会买胸甲,还会通过一些方式,改变自己的外貌。

尽管在社交媒体上,克拉姆开诚布公的把自己的经历公之于众,但对于自己和【糖爹】交往过程中的细节,克拉姆还是坚决保密的。

也不难看出,这些给【糖宝】提供优越生活的【糖爹】,大多都属于精神世界匮乏的。

克拉姆现在墨尔本的这位【糖爹】,是一位离婚人士,用克拉姆的话说,他是个非常无趣的人,

自己的出现,就为了填补他生活里的空白。

一位名叫崔西亚【糖宝】表示,

“大部分男人只是非常孤独,

或者是在光鲜而又非常忙碌的工作之余,

希望找到一个短期陪伴的人”。

从事这类工作的人,不把约会和“性”对等起来,

他们觉得,很多【糖爹】只是希望得到一种女友体验,约会的内容,大多也只是吃吃喝喝。


不可否认的是,澳洲的【糖宝】越来越多,而且多数出现在大学校园里。

我们不用所谓公序良俗的价值观来绑架这种行为,

但是,毕竟任何以【出卖色相】为代价,换取的报酬,都不是值得被赞赏的。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