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olworths旗下高档自营品牌商品的价格上涨速度已超过了澳大利亚的其他品牌,这家澳大利亚最大的零售商正试图在成本不断上升的情况下保护自己利润率。
Woolworths和Coles对供应商的态度一直都很强硬,他们不接受供应商因干旱、能源成本上升和澳元走软而提出的上调零售价的要求。
这已促使雀巢(Nestle)和玛氏宠物护理(Mars Petcare)等食品和杂货公司停止向这两家大超市供应商品,导致这两家超市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库存几乎少得可怜,尤其是Woolworths。
然而,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最新的超市定价研究显示,在去年第三和第四季度将自营商品价格分别上调6.7%和8.4%后,今年第一季度,Woolworths又将其高端自营品牌商品的零售价上调了8.6%。

相比之下,Coles旗下的高端自营品牌商品的价格在去年第三和第四季度分别下跌5%和2.8%之后,在今年第一季度又下跌了4.6%。
在今年截至3月的这个季度里,Woolworths入门级自营品牌商品的价格上涨里5.8%,而Coles 的才上涨3.6%。
德意志银行分析师Michael Simotas说:“Coles继续专注于提高入门级自营品牌产品的价格,而Woolworths似乎专注于提高高端自营品牌商品的价格。”
在此之前,由于Woolworths和Coles下调了旗下商品的价格(尤其是入门级自营品牌的产品)以便更好地与Aldi竞争,私营品牌商品的价格连续三年出现大幅下跌。
在截至今年3月份的这个季度里,自营品牌食品的价格上涨了4.6%,而这些商品在去年第四季度只上涨2.8%。Woolworths和Coles的自营食品价格分别上涨了6.2%和2.6%。
供应商表示,Coles对供应商们因干旱提出的上调零售价的要求采取了比Woolworths更富同情心的态度。

一位基金经理说:“一些人认为,Coles是Woolworths在18个月前的样子,很好地赢得了供应商的青睐,而目前Woolworths目前正专注于提高自己的利润率。”
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的通胀数据显示,Coles的提价速度没有Woolworths快,尤其是在自营品牌商品上。
市场还猜测Coles的董事总经理Steven Cain可能会继续下调自营品牌商品的价格,这将成为该公司6月公布的一项战略更新的一部分。
Coles比Woolworths拥有更多注重商品价值的顾客,因此Coles也更容易受到明年开设首批门店的德国折扣店Kaufland的影响。
一位基金经理说:“我在观察考Kaufland的动向。随着Lidl在美国推出的时间越来越近,Kroger等公司开始大幅降价。如果Ald首先采取行动,我们可能会看到一场私营品牌商品的价格战。”

然而,麦格理证券(Macquarie Equities)的分析师表示,如果真这样的话,Coles不需要像Woolworths那样大幅降价,因为在2015年至2017年间,Woolworths在价格和服务方面投资了10亿澳元,致其利润大幅缩水。
这位麦格理证券分析师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说:“Coles可能会在定价上下功夫,但我们认为,Coles会选择将商品价格调整至与Woolworths相同的水平。目前行业毛利率状况良好,Coles似乎准备在有意义的地方上调价格。”
与此同时,不断上涨的价格将有助于提振Coles在3月当季同店销售。Coles将于下周公布该数据。
花旗集团(Citigroup)分析师Bryan Raymond预计,Woolworths的同店销售额将增长3.3%,Coles的同店销售额将增长2.4%。
他说:“Woolworths料将继续领先Coles,但我们预计3月当季的同店销售差额将从12月当季的120个基点收窄至90个基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