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聯邦大選只有幾天的時間了。儘管澳洲通脹率已跌至0%,工資增長和經濟都在放緩,但澳儲行還是沒有調整利率,連續第34個月將利率維持在1.5%的水平。
然而,疲軟的通脹數據和創新低的零售額都在說明澳洲經濟已經很差了。
澳儲行行長Philip Lowe說:“雖然3月當季的通脹明顯低於預期,但這依然顯示出整體經濟中的通脹壓力已有所緩解。”
換句話說,他承認了通脹疲軟,但澳儲行依舊沒有為此做出讓步。

澳儲行指望就業市場的變化最終可以打破供需平衡,帶動工資增長。
但目前沒人知道就業市場上工作性質的變化(從全職工作轉為開Uber)和閑置的勞動力能否帶動工資上漲。澳儲行可能錯了。
Domain的經濟學家Trent Wiltshire表示,澳儲行很可能會在2019年降息兩次,將現金利率降至1%的歷史新低。
他說:“儘管經濟放緩,通脹率低於預期,由於強勁的就業增長和低失業率,澳儲行一直不願意降息。但由於通脹率如此之低,澳儲行已轉向寬鬆政策,並將在未來幾個月內降息。”

他表示,降息將提振房地產市場,並減輕房價進一步下跌的趨勢。
CoreLogic研究負責人Tim Lawless也認為今年可能會降息。
他說:“如果澳儲行在今年晚些時候下調利率,可能會提振住房需求。但現在房地產市場依舊低迷,借款人的按揭還款能力仍是根據至少7%的按揭利率來評估的。如果澳儲行在今年晚些時候降息,那些已經有抵押貸款的家庭或者符合貸款人信貸政策要求的潛在借款人將成為最後的贏家。”

但可能還有別的原因。
畢馬威(KPMG)澳大利亞首席經濟學家Brendan Rynne等人表示,油價上漲帶來的通脹影響意味着,推遲加息是最佳選擇。
澳儲行如果這次降息後,可能以後就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降息,因為只降息一次是沒什麼用的。
但如果澳儲行真的將官方利率下調至1%或更低,那麼如果以後澳大利亞再面臨比這更嚴重的經濟危機時,澳儲行就沒有彈藥可以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