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党党魁肖顿(Bill Shorten)在竞选活动中的支出已经超过600亿元,并将进一步上升,工党治下联邦支出占经济的比重有可能会提高到与陆克文政府在金融危机期间的刺激措施一样多。

《澳洲金融评论报》预测,在肖顿政府治下,除了2008-09年的金融危机支出外,联邦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只会比基廷20世纪90年代“我们必须经历的经济衰退”期间更高,在1986年当时——财相曾警告澳洲可能沦为一个“香蕉共和国”。

根据《澳洲金融评论报》对反对党100多项支出公告的分析,工党的承诺包括未来十年220亿元用于基础设施项目和社区设施,162亿元用于气候变化和能源,86亿元用于医疗保健,还有99亿的初步资金用于教育。

而未来十年的全部成本尚未披露,但肯定会成倍增加。

工党一些最费钱的计划,如补贴幼托保育员加薪和资助公立学校,开始阶段的开销相对温和,但在四年的官方预算前瞻期之后成本就会大幅膨胀到数十亿元。

财相弗莱登柏(Josh Frydenberg)表示,工党更高的支出会让纳税人“陷入困境”。

“每当工党花更多钱,就会征收更多税,而当他们征税更多税时,就会削弱澳洲的经济。”弗莱登柏表示。

在联盟党未来十年削减3000亿元所得税计划的可负担性遭到质疑之后,反对党支出承诺的长期财政可持续性也面临越来越严格的审查。

前联邦财政部副文官长巴托斯(Stephen Bartos)说:“关于工党预算可持续性的最大问题是他们能否通过参议院成功立法实施税收措施。”

为了应付其承诺的支出,工党需要说服一个被不同派系割据的参议院——比如绿党,一族党甚至可能还有帕尔默(Clive Palmer)的澳洲联合党(UAP)——通过对房地产、退休金以及对高收入者征税的政策。

工党打算在八年内分阶段为多达10万名低薪幼托保育员提供20%的额外加薪,估计在四年内耗资5.37亿元,而十年内的成本将飙升至99亿元并继续上升。

给公立学校的额外承诺支出头四年只需26亿元,但会在十年内飙升至140亿元。

工党打算在周五之前公布其税收和支出政策的全部成本。

影子财相鲍文(Chris Bowen)拒绝对未来四到十年的支出或税收设置上限,认为工党的高税收将确保肖顿政府能够提供比联盟党更大的预算缓冲。

工党承诺在未来十年比联盟党多征高达3870亿元的税收,以支付其巨额支出议程。

工党承诺的增税包括减少负扣税和资本利得税优惠,结束红利抵免退税,更严格地限制可以享受税惠的退休金缴款,对高收入者征收2%的预算修复税,对家庭信托的分配至少征收30%的税,对准备报税的成本实行最多扣除3000元税金的上限,打击跨国避税,并废除联盟党给中高收入者的减税。

支出和减税承诺的财政可持续性让两党都面临压力。

《澳洲金融评论报》上月披露,格拉坦研究所的分析显示,联盟党需要在2030年之前每年减少400亿元的支出,才能够支付未来十年3000亿元的个人所得税减免,保持预算盈余并满足其4月预算案中预计的支出。

目前联盟的那个的开支占GDP的24.9%左右。

根据工党在竞选期间迄今为止公布的政策,肖顿政府中长期内的支出占GDP的比重,将接近陆克文政府的25.9%。当时的财相史旺(Wayne Swan)在2008年和2009年推出了临时的520亿元财政刺激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