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黨黨魁肖頓(Bill Shorten)在競選活動中的支出已經超過600億元,並將進一步上升,工黨治下聯邦支出占經濟的比重有可能會提高到與陸克文政府在金融危機期間的刺激措施一樣多。

《澳洲金融評論報》預測,在肖頓政府治下,除了2008-09年的金融危機支出外,聯邦支出佔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重只會比基廷20世紀90年代“我們必須經歷的經濟衰退”期間更高,在1986年當時——財相曾警告澳洲可能淪為一個“香蕉共和國”。

根據《澳洲金融評論報》對反對黨100多項支出公告的分析,工黨的承諾包括未來十年220億元用於基礎設施項目和社區設施,162億元用於氣候變化和能源,86億元用於醫療保健,還有99億的初步資金用於教育。

而未來十年的全部成本尚未披露,但肯定會成倍增加。

工黨一些最費錢的計劃,如補貼幼托保育員加薪和資助公立學校,開始階段的開銷相對溫和,但在四年的官方預算前瞻期之後成本就會大幅膨脹到數十億元。

財相弗萊登柏(Josh Frydenberg)表示,工黨更高的支出會讓納稅人“陷入困境”。

“每當工黨花更多錢,就會徵收更多稅,而當他們徵稅更多稅時,就會削弱澳洲的經濟。”弗萊登柏表示。

在聯盟黨未來十年削減3000億元所得稅計劃的可負擔性遭到質疑之後,反對黨支出承諾的長期財政可持續性也面臨越來越嚴格的審查。

前聯邦財政部副文官長巴托斯(Stephen Bartos)說:“關於工黨預算可持續性的最大問題是他們能否通過參議院成功立法實施稅收措施。”

為了應付其承諾的支出,工黨需要說服一個被不同派系割據的參議院——比如綠黨,一族黨甚至可能還有帕爾默(Clive Palmer)的澳洲聯合黨(UAP)——通過對房地產、退休金以及對高收入者徵稅的政策。

工黨打算在八年內分階段為多達10萬名低薪幼托保育員提供20%的額外加薪,估計在四年內耗資5.37億元,而十年內的成本將飆升至99億元並繼續上升。

給公立學校的額外承諾支出頭四年只需26億元,但會在十年內飆升至140億元。

工黨打算在周五之前公布其稅收和支出政策的全部成本。

影子財相鮑文(Chris Bowen)拒絕對未來四到十年的支出或稅收設置上限,認為工黨的高稅收將確保肖頓政府能夠提供比聯盟黨更大的預算緩衝。

工黨承諾在未來十年比聯盟黨多征高達3870億元的稅收,以支付其巨額支出議程。

工黨承諾的增稅包括減少負扣稅和資本利得稅優惠,結束紅利抵免退稅,更嚴格地限制可以享受稅惠的退休金繳款,對高收入者徵收2%的預算修復稅,對家庭信託的分配至少徵收30%的稅,對準備報稅的成本實行最多扣除3000元稅金的上限,打擊跨國避稅,並廢除聯盟黨給中高收入者的減稅。

支出和減稅承諾的財政可持續性讓兩黨都面臨壓力。

《澳洲金融評論報》上月披露,格拉坦研究所的分析顯示,聯盟黨需要在2030年之前每年減少400億元的支出,才能夠支付未來十年3000億元的個人所得稅減免,保持預算盈餘並滿足其4月預算案中預計的支出。

目前聯盟的那個的開支佔GDP的24.9%左右。

根據工黨在競選期間迄今為止公布的政策,肖頓政府中長期內的支出佔GDP的比重,將接近陸克文政府的25.9%。當時的財相史旺(Wayne Swan)在2008年和2009年推出了臨時的520億元財政刺激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