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澳洲可以吃到很多种饺子了。”许女士(音译,Caroline Xu)指着午餐桌上的五种中式饺子说,“那些是中国北方的,那些是中国南方的。30年前我来澳洲的时候只有一种。这就是改变。”

她在1989年离开的中国也发生了变化。她说,那个时候,中国对世界是封闭的。而现在,它已经是一个经济强国,并继续推动一波学生来澳留学。

“年轻一代在西方国家接受教育,来大学念书,英文也更好。”她说。

徐女士是典型移民故事的缩影:移民来澳,努力工作,实现所谓的澳洲梦。

不久前,她因为在社区中教授普通话的贡献而荣获澳洲勋章。

尽管她在澳洲社会过得很舒坦,但她依然把社会凝聚力当作自己最关心的问题,在这次大选中,许多候选人因为发表仇恨言论或种族主义的讽刺言论而被抓包。

她对政客的期望是:“让社区更加和谐,让人们觉得我们都是澳洲人。”

「间谍、共产党人和干涉」

澳洲华人很快就指出,他们并不是一个同质化的群体,也不符合“都一样”的刻板印象。

一些最近来自中国大陆的移民刚刚成为澳洲公民,但另一些人则是19世纪淘金热中来澳华工的后裔。

“在这些家庭中,他们已经是第四代、第五代甚至第六代澳人了。”悉尼一位受人尊敬的社区领袖凯利(Daphne Lowe Kelley)说。

他们可能是在澳出生的华人,也可能是香港人、台湾人或者有华裔血统的东南亚人。

根据上一次人口普查,澳洲约有120万人声称拥有中国血统。

媒体对这个多元化群体的描述已经引起了许多人的反感。此类媒体描述包括“中国投资者买空澳洲房产和农场”、“拥有博士学位的亚洲人”抢走澳人工作,或者“中国间谍威胁国家安全”等等。

“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经强大了,它已经成了一个大国,这改变了人们的态度。”凯利说,“我不喜欢那种明确的种族主义,最糟糕的是,它往往会影响整个社区。但有很多人只是想谋生。当然,也有一些富人。这会引起一些季度,而嫉妒会催生仇恨言论。”

不敢发言

毫无疑问,一些澳洲华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不愿作出公开发言。

根据澳籍华裔作家和前工党成员罗介雍的说法,有些人担心,如果他们表达为中国骄傲的心情,就会被贴上“亲中”标签。

他说:“一些华人选民对过去18个月澳中关系的跌宕起伏感到担心。澳洲社会再次出现恐华情绪,我只希望下一届澳洲政府能够尽力打击这一点。”

王先生(音译,Warren Wang)是一位小企业主,过去六年一直住在悉尼,他曾是澳洲保守派(Australian Conservatives)成员,这是他第一次参加选举投票。

他认为澳洲华人社区有责任“打击不良行为”。“大多数支持中国的移民并不危险[但]如果你想成为真正的澳人,就应该亲澳而不是亲中。”他说。

“但如果你是任何其他政府的代理人,那么我们就得质疑你了。”

候选人创造历史

在这次选举中,工党、自由党和绿党都推出了澳籍华裔候选人。最有希望当选的是墨尔本游离选区Chisholm的两位华裔候选人——来自香港的廖婵娥(Gladys Liu)代表自由党,而来自台湾的杨千惠(Jennifer Yang)代表工党。

无论谁胜出,都将成为众议院第一位澳籍华裔女议员。

在Bennelong,虽然工党曾在2013年大选推出华裔候选人李逸仙,但今年只有绿党推出华裔候选人。

但对于居住在Bennelong的徐女士来说,候选人是不是华裔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的主张。

她在澳洲出生的25岁儿子陈先生(Ivan Chen)也同意这种说法。“最终我还是会看他们的政策,他们的人品,以及他们如何对待社区。”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