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幼儿的家庭面临着学前教育资助的不确定性,但年龄较大的孩子则可以获得莫里森政府的学校资助。

在令人震惊的大选结果出炉后,对政策的分析揭示了家庭将受到的影响。

当Medicare补贴的冻涨于7月结束,看病补贴将略有增加,而福利金受助人将获得多达75元的一次性能源补贴。

新父母将受益于更加灵活的带薪育儿假,而年轻人将获得2000元的技工学徒补贴。

幼托和学前班

如果没有额外补贴,家庭将面临幼托费的通胀,并且从2021年1月开始,学前教育可能需要2000元的费用。

为了帮助实现盈余,联盟党为4岁儿童提供每周15小时早教的资金只延续到明年年底。

政府要么得找到逾6.3亿元来支持该行业未来几年的发展,或者面临35万家庭的愤怒,他们每年最高需要支付2000元。

有3岁儿童的家庭也将失去工党承诺的每周15小时学前班。

澳大利亚最大的营利性幼托机构G8大选期间在许多中心实施了3.8%至4.5%的涨价,幅度高于通胀。

工党更加慷慨的幼托补贴可以减轻家庭负担,但现在联盟党不得不面对家庭对涨价的愤怒。

而没有工党承诺的保育员加薪和更好的劳动力规划,联盟党也将在未来几年面临严重的员工短缺问题。

职场妈妈

税收抑制措施意味着目前有50万女性每周只工作3天,因为只要她们多工作1天,就会导致家庭每年损失4千元。

这是因为多挣的钱还不够交幼托费和纳税。

工党承诺为年收入不超过6.9万的家庭提供免费幼托,并为年收入不超过17.4万的家庭提供大额幼托补贴,这有助于鼓励更多女性延长工作时间,并留住更多收入。

而联盟党没有类似的承诺,而家庭税专家已经计算出,在联盟党承诺的减税下,抑制工作的情况只会恶化。

澳洲国立大学(ANU)的菲利普斯副教授(Ben Phillips)算出,在联盟党的减税下,有孩子上幼托的职场妈妈,有效边际税率将从55.9%上升到57.1%。

但好消息是,对新妈妈而言,联盟党资助的带薪育儿假将更加灵活,可以分段休假,或从事兼职,并在每周不工作的日子里领取到育儿假薪酬。

一次性能源补贴

福利金受助者,包括找工津贴(Newstart)、退伍军人抚恤金和补偿金领取者,都将获得单身75元,夫妇125元的一次性能源补贴。

医疗

全科医生的Medicare补贴冻涨已在去年结束,从今年7月开始,Medicare补贴将在五年来首次小幅增加60分至2元,适用于所有其他医生的诊疗和医疗程序。

从明年7月开始,医疗扫描可能会变得更便宜,政府将Medicare补贴提高了1.99元,医疗保险回扣提高1.99亿美元,以减轻自费压力。

大约1.4万乳腺癌患者将首次享受MRI扫描的Medicare补贴。

全科医生通过电话为70岁以上患者提供咨询,将获得报酬,该计划总值4.48亿元。

还有一项新的Medicare补贴用于心脏健康检查。

政府将颁发53个新的MRI许可证,包括Mount Druitt Hospital,Ipswich Hospital和Kalgoorlie。

根据13亿元的社区健康和医院计划,政府将帮助在悉尼儿童医院建立一个综合性儿童癌症中心,并支持昆州詹姆斯库克大学热带企业中心成为热带医学卓越中心。

政府将在七年内将花费超过7亿元用于精神疾病,包括用于青少年心理健康和预防自杀的4.61亿元,以及建立30个新的Headspace中心。

政府将在六年内提供5400万元用于建立治疗饮食失调的四个专业住宅设施。

教育和培训

政府将在未来五年内通过从澳大利亚技术基金(Skilling Australia Fund),在技能短缺领域(包括面包师,砌砖工,木匠和水管工)提供8万个新的学徒培训名额。

年轻人接受培训可以获得2千元奖励,雇用他们的雇主将获得8千元奖励。

乡镇的青年失业问题将通过10个“培训中心”解决,重点是培训具有当地技能短缺的行业。

一个9370万元的奖学金计划每年将资助超过1,000名学生进入乡镇大学或TAFE学习。

玩具图书馆和教室可以申请3000万美元的游戏设备补助金。

政府将在未来十年为学校提供235亿元的资助,另外还为天主教和独立学校提供了46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