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幼兒的家庭面臨著學前教育資助的不確定性,但年齡較大的孩子則可以獲得莫里森政府的學校資助。

在令人震驚的大選結果出爐後,對政策的分析揭示了家庭將受到的影響。

當Medicare補貼的凍漲於7月結束,看病補貼將略有增加,而福利金受助人將獲得多達75元的一次性能源補貼。

新父母將受益於更加靈活的帶薪育兒假,而年輕人將獲得2000元的技工學徒補貼。

幼托和學前班

如果沒有額外補貼,家庭將面臨幼托費的通脹,並且從2021年1月開始,學前教育可能需要2000元的費用。

為了幫助實現盈餘,聯盟黨為4歲兒童提供每周15小時早教的資金只延續到明年年底。

政府要麼得找到逾6.3億元來支持該行業未來幾年的發展,或者面臨35萬家庭的憤怒,他們每年最高需要支付2000元。

有3歲兒童的家庭也將失去工黨承諾的每周15小時學前班。

澳大利亞最大的營利性幼托機構G8大選期間在許多中心實施了3.8%至4.5%的漲價,幅度高於通脹。

工黨更加慷慨的幼托補貼可以減輕家庭負擔,但現在聯盟黨不得不面對家庭對漲價的憤怒。

而沒有工黨承諾的保育員加薪和更好的勞動力規劃,聯盟黨也將在未來幾年面臨嚴重的員工短缺問題。

職場媽媽

稅收抑制措施意味着目前有50萬女性每周只工作3天,因為只要她們多工作1天,就會導致家庭每年損失4千元。

這是因為多掙的錢還不夠交幼托費和納稅。

工黨承諾為年收入不超過6.9萬的家庭提供免費幼托,並為年收入不超過17.4萬的家庭提供大額幼托補貼,這有助於鼓勵更多女性延長工作時間,並留住更多收入。

而聯盟黨沒有類似的承諾,而家庭稅專家已經計算出,在聯盟黨承諾的減稅下,抑制工作的情況只會惡化。

澳洲國立大學(ANU)的菲利普斯副教授(Ben Phillips)算出,在聯盟黨的減稅下,有孩子上幼托的職場媽媽,有效邊際稅率將從55.9%上升到57.1%。

但好消息是,對新媽媽而言,聯盟黨資助的帶薪育兒假將更加靈活,可以分段休假,或從事兼職,並在每周不工作的日子裡領取到育兒假薪酬。

一次性能源補貼

福利金受助者,包括找工津貼(Newstart)、退伍軍人撫恤金和補償金領取者,都將獲得單身75元,夫婦125元的一次性能源補貼。

醫療

全科醫生的Medicare補貼凍漲已在去年結束,從今年7月開始,Medicare補貼將在五年來首次小幅增加60分至2元,適用於所有其他醫生的診療和醫療程序。

從明年7月開始,醫療掃描可能會變得更便宜,政府將Medicare補貼提高了1.99元,醫療保險回扣提高1.99億美元,以減輕自費壓力。

大約1.4萬乳腺癌患者將首次享受MRI掃描的Medicare補貼。

全科醫生通過電話為70歲以上患者提供諮詢,將獲得報酬,該計劃總值4.48億元。

還有一項新的Medicare補貼用於心臟健康檢查。

政府將頒發53個新的MRI許可證,包括Mount Druitt Hospital,Ipswich Hospital和Kalgoorlie。

根據13億元的社區健康和醫院計劃,政府將幫助在悉尼兒童醫院建立一個綜合性兒童癌症中心,並支持昆州詹姆斯庫克大學熱帶企業中心成為熱帶醫學卓越中心。

政府將在七年內將花費超過7億元用於精神疾病,包括用於青少年心理健康和預防自殺的4.61億元,以及建立30個新的Headspace中心。

政府將在六年內提供5400萬元用於建立治療飲食失調的四個專業住宅設施。

教育和培訓

政府將在未來五年內通過從澳大利亞技術基金(Skilling Australia Fund),在技能短缺領域(包括麵包師,砌磚工,木匠和水管工)提供8萬個新的學徒培訓名額。

年輕人接受培訓可以獲得2千元獎勵,僱用他們的僱主將獲得8千元獎勵。

鄉鎮的青年失業問題將通過10個“培訓中心”解決,重點是培訓具有當地技能短缺的行業。

一個9370萬元的獎學金計劃每年將資助超過1,000名學生進入鄉鎮大學或TAFE學習。

玩具圖書館和教室可以申請3000萬美元的遊戲設備補助金。

政府將在未來十年為學校提供235億元的資助,另外還為天主教和獨立學校提供了46億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