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一項外交政策智囊團的長期調查顯示,北京不斷上升的專制主義以及關於干涉澳洲民主的抱怨,導致澳洲公眾對中國的情緒變得野蠻。

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的外交事務年度民調發現,在過去的12個月里,信任中國“在世界上負責任地行事”的澳洲人比例下降了20%至32%,而近四分之三的人擔心澳洲在經濟上過於依賴中國。

此次民意調查還證實,澳洲禁止華為參與建設5G網絡和制定反外國干涉法,這是與北京關係緊張的兩個主要原因。

儘管公眾對美國總統特朗普感到擔憂,但如果不得不在美國或中國之間做出選擇,澳洲人仍然偏愛美國。

50%的澳人希望莫里森政府更優先考慮與美國的關係,即使它會損害與中國的關係,相比之下,44%的人認為重點應放在北京,即使不利於美國。

監督民意調查的研究所研究員卡桑(Natasha Kassam)表示,鑒於中國日益增長的影響力、經濟脅迫和安全問題,澳洲人變得更加謹慎和疑心重重。

“由於衝突和競爭就發生在我們的主要安全合作夥伴和我們的主要貿易夥伴之間,澳洲人感到越來越脆弱,”她說,“已經制定的一些關於政策的困難決定在社區中得到了支持,但未來將會有更困難的決定和選擇。”

澳洲公眾對中國的軍事野心也有強烈的警覺,77%的人認為堪培拉應該做更多的事情來抵抗中國在本地區的軍事活動,自2015年以來增加了11%,並且60%的澳人支持澳洲海軍在有主權爭議的南海進行航行自由活動。

區域統治

五分之四的澳洲人認為習近平的“一帶一路”倡議是中國區域統治計劃的一部分,而55%的人認同,如果中國在太平洋開設軍事基地,那將是對澳洲國家利益的“重大威脅”。

然而,人們對軍事對抗幾乎沒有胃口。幾乎三分之二的人表示,如果中國在有爭議的領土上與鄰國發生衝突,他們不會支持澳洲軍隊參與其中,只有43%的人表示,如果中國入侵台灣,支持澳洲加入美國保衛台灣。

只有30%的人相信習近平在全球“做正確的事”。

在有關華為在建設5G電信網絡中的作用的辯論中,44%的人認為政府在權衡是否允許使用外國技術時的首要任務是保護澳洲人免受外國入侵威脅,而只有28%的人相信主要目標應該是為消費者提供最先進的技術或降低價格。

現在有近一半人口認為外國干涉是對澳洲民主的“嚴重威脅”,比去年增加了8%。

這份民調是繼過去兩年堪培拉與北京關係動蕩,以及中國在世界舞台上越來越自信的態度遭到外界的更嚴格審視,例如對南海的軍事化、“一帶一路”倡議、“債務陷阱外交”的批評,以及美國對不公平貿易行為的抱怨。

這項民意調查記錄了特朗普的出現如何削弱了澳洲人對美國全球領導地位的信心以及澳美同盟對澳洲安全的首要地位。

澳洲恐淪為「小國」

只有四分之一的人對特朗普在世界舞台上的表現有信心,比2018年下降了5%。在對九位世界領導人的民調中,他只領先於俄羅斯總統普京和朝鮮獨裁者金正恩。

澳洲最重要的戰略思想家之一懷特教授(Hugh White)表示,如果澳洲想要在未來幾十年保持外交中間力量,那麼每年需要額外花費300億元用於國防。

2000年國防白皮書的主要作者懷特教授表示,政策制定者和公眾必須在增加軍費開支抑或淪為新西蘭這樣的“小國”之間做出選擇,前者會導致軍費開支佔GDP比例從目前的目標2%增加到3.5%。

懷特教授在澳洲國立大學(ANU)的克勞福德領導論壇上說:“我們花了足夠的錢來使自己陷入困境,但卻不足以讓我們擺脫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