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澳洲等待签证决定的人数已经增加到相当于霍巴特的人口。

根据内政部的数据,3月份澳洲有229,000人获得过桥签证。而霍巴特在最近一次人口普查中的人口为222,000人。

一份新报告首次确定了这一群体对劳动力市场的影响。

澳洲经济发展委员会(CEDA)对人口普查进行了分析,发现该群体的失业率约为20%。

这与澳洲的平均水平相比非常之高,但表示仍有五分之四的人正在工作——相当于十多万劳动力。

当原有签证到期,移民等待新的签证申请结果时,持有的就是过桥签证。

但近年来,签证的处理时间延长,与移民有关的法院上诉案例有所增加。这些延误意味著有更多人持过桥签证留下。

CEDA首席执行官科林托(Melinda Cilento)表示,临时移民总体上为澳洲的繁荣作出了贡献,但过桥签证的增长确实值得进一步关注。

“持过桥签证的许多人仍然拥有工作权利——这也是社区要问的一个问题:这是我们想要的结果吗?”

雷诺兹参议员(Linda Reynolds)代表内政部告诉参议院,过桥签证的增长主要是由于入境人数的增加,她预计还会有进一步增长。

增长背后

最近,一个议会委员会指出了马来西亚人以旅游签证抵澳然后申请难民签证的趋势。

根据内政部的数据,2014年6月,临时在澳居留的马来西亚人中有7%的人正在申请过桥签证。

截至今年3月,这一比例已上升至34%。

现在,马来西亚人持有最多的就是过桥签证,甚至超过了很受欢迎的500类学生签证。

但这不仅仅是马来西亚人的问题——大多数国家的过桥签证数量都在增加。

墨尔本大学人口学教授麦克唐纳(Peter McDonald)表示,过渡签证队列已经“爆炸”,与“与从前的历史相比”,现在的人数十分“庞大”。

“长期以来,过桥签证的数量被视为政府处理移民申请效率的一个指标,因为绝大多数过桥签证持有者都是申请永居的。”他说。

移民部长科尔曼(David Coleman)试图强调境内难民申请正在“减少”。“在2018-19计划年度,这一数字下降了12%,这是因为政府的重点是停止无理的申请。”

麦克唐纳教授表示,这种增长不仅是因为越来越多的人乘飞机来澳然后申请庇护——例如马来西亚人——也是因为配偶签证申请的队伍越来越长。

“过去,[配偶]通常能立即获得永居。”麦克唐纳教授说,“但政府现在要把这个过程拖上很久,现在约有8万澳洲公民的配偶正在等待永居。”

雷诺兹参议员周二表示,政府正采取“适当措施”来应对搭乘飞机抵达的难民申请者。她说,与2018年同期相比,2019年头五个月马来西亚人的庇护签证申请数量下降了32%。所有国家下降了20%。

对劳动力市场的影响

3月份阿德莱德大学发布的另一份报告发现,园艺业依赖马来西亚工人,但工人也很容易受到剥削。

一位利益相关者说“马来西亚人……是被剥削的对象”。

该人表示,“当你听说农场里有马来西亚人时,就知道他们中很少有人是合法居留。”

据报导,一名劳务租赁承包商表示,马来西亚人“只是使用访客签证来澳洲,但不止待三个月,就是为了来澳工作……他们干活很努力,然后变成黑工”。

马来西亚人可以在网上申请旅游签证来澳。

澳洲边防局每周在澳洲机场拒绝20名马来西亚人入境,以应对签证欺诈问题。

澳洲最受欢迎的面向低技能外籍工作者的签证“打工度假签证”,不向马来西亚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