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何炅在某个节目提及自己曾经遭遇过最露怯的事,讲了这么一个故事。他说,他当时是主持人做音乐节目,然后请了当时最红的歌手,就是陈冠希。

然后,在何老师主持的过程之中,他发现陈冠希一直看着他笑,一直笑,没完没了,笑了一整期。

之后何老师在主持完之后,把陈冠希叫住,让陈冠希要知道尊重他的工作,不要一直在那儿笑。然后陈冠希说,“是因为你今天全程,都在管我叫陈奕迅。”

何老师还说,等陈冠希走了之后,他一个人尴尬地继续配音,花式地各种叫“冠希”。这件事情让何老师即便过了这么多年,已成为“救场王”的他,永生的一个最尴尬的回忆。

 

这个视频,在网上疯传,何老师自己也发了微博。

【这么多年在你面前假装强大专业,一日之间黑历史上热搜路人皆知。答应我,不要放弃我,抓紧我!】

何老师念错名字也不是第一次了。主持《我是歌手》的时候,何老师现场出现了口误,讲叶倩文的英文名“Sally”说成了“Lisa”,赛后发微博庆祝coco夺冠的时候道歉了。

其实,主持人在主持过程之中,难免会有许多的失误,像何老师这种叫错名字的失误更不在少数。

比如去年的双十一晚会上,侯佩岑就喊错了张艺兴的名字。她在台上说,“下面让我们一起欢迎,宋—艺—兴!”刘昊然在旁边赶紧救场,再次把名字重复了一遍,“张—艺—兴”,然后侯佩岑自知出错,一脸尴尬的再次说了一次“张艺兴”。

之后侯佩岑非常尴尬地在微博上给张艺兴道歉,完全可以想象当时她站在台上内心是有多么的崩溃。

除了这种叫错名字,还有一时卡壳忘记名字的。比如撒贝宁,在和何炅一起主持的时候,当撒贝宁说道:“再看我们的两位体操冠军,陈一冰…”然后卡壳了,显然忘记另一位的姓名。还是何炅在旁边接了话,才把这个失误往小了化。

要说失误,谢娜的失误也不少,所以有一段时间,谢娜的主持功力一直都备受人质疑啊。

最严重的一次失误,莫过于2008年在湖南卫视跨年演唱会上,李湘谢娜同台主持,在最后的致辞的时候,谢娜把“happy new year”喊成了“happy birthday”。

尽管之后,谢娜还曾为这个重大失误做出了非常牵强的解释,比如“happy birthday”是意指“有生之年,天天快乐”。但是也正是因为这次失误,在许多主持节目的过程之中,谢娜就时常把自己英语不好这个点作为一个笑果,话题度也是十足十,也算是因祸得福。

谢娜还有一个失误就是滥用成语。有一次,当谢娜荣获“本届中国电视金鹰奖优秀节目主持人奖”,她激动万分地登台领奖,并笑呵呵地向大家打招呼说,“各式各样的牛鬼蛇神,今天都来了啊!”当时各个著名的主持人都在台下坐着,坡姐这么大大咧咧的也是让人震惊啊!

李湘还没退居幕后,在湖南台还是一姐的时候,失误也不少。李湘的失误,主要还是来自于念错字。比如把“棘手”念成了“辣手”,主持快乐大本营的时候也曾把“女娲”念成了“女锅”,这些失误到现在还一直让人们印象深刻啊!

有些时候,主持人的一些失误也是会带来损失的。

比如朱丹,在主持湖南卫视的“中国最强音”,把老东家浙江台的互动的短信号码给熟练地报了出来。当时据传朱丹的举动也给湖南卫视带来了不小的损失。

央视的主持人代表了全国主持人的最高水准,但是失误也是在所难免。春晚的时候,董卿就曾经把“马先生的儿子马东”说成了“马先生的儿子马季”,之后也是免不了道歉。

还有朱军在春晚上,把猴年说成了羊年。

朱军:我完全无意识,走到台口了,周涛捅了我一下,你说错了,我说我哪儿错了,她说你把猴年说成羊年了。我说不可能,我怎么,我能把猴年说成羊年呢,周涛说,我就属猴的,我特别敏感,你就是说成羊年了。就那个我都一直都觉得不是真的。然后我就回家了。但我回到家之后,家里灯全黑着,一下心里挺不高兴的,说怎么就是家人都睡了。结果我把边上那个灯一开开,突然间那个全屋的灯,咵咵咵都开了,我一看,我有十几个好朋友,就听完那个零点钟声之后就奔我们家了。他们一定觉得我需要安慰。

以一段“史上最拗口、最逆天语速的广告串词”爆红的华少也有过口误。华少的播报功底是主持人当中出类拔萃的,在浙江卫视曾经一周直播七天的节目里,华少几乎没有出现过口误。“算是老天爷给我的一份礼物吧。 ”华少又庆幸又谦虚:“其实很多主持人都具备这样的能力,我们在说上一句时,脑子里就已经想到下一句了。这样做直播和活动时,才能保持语言一直处在连贯的状态中,不会出现中间断句、打磕巴的状况。 ”

华少:“说实话,口误很难避免。我曾经讲过十五的月亮十九圆,被导播老师发现,经常把这个画面拿出来播放,逗观众乐。 ”

除了这些口误,还有一些其他的失误。比如央视女主持王茫茫在主持过程之中,不幸把高跟鞋给甩掉。但即便如此,仍旧还是盯着镜头,一边稳定的光脚行走,一边继续主持。

其实说来,主持人也必须要心理素质高。不少人在公众场合出现失误,都是会觉得丢脸,甚至“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但是主持人即便出现重大失误,但也得继续面对着镜头,努力地继续完成自己的工作。一般情况下,在直播过程之中时间有限,他们不会争对自己的失误而纠正,往往在事后进行道歉。

做主持人,要做到零失误有多难,大概只有同行才能体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