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安佐上月25日结束预审程序,全案移至中级法院审理。

李敖的女儿李文持续关注此案,今晨爬文查资料,发现中级法院24法官中仅2位法官能审孙的刑事案件,另外负责孙案的助理检察长过去主打车祸案件,都是小案,对刑案明显经验不够;

反观孙聘请律师较擅长打恐吓案,对孙是利多。而孙安佐日前开庭说只想看动漫的发言,看在李文眼里忧心忡忡,受访表示:「他会这样讲话真的『不太正常』,我担心他关1个多月,面对里面重刑犯的折磨,精神可能有问题,希望他回来接受心理治疗。」还以爸爸李敖经验为例。

李文透露父亲李敖过去经验,「当初爸爸被关出来的时候,也有暴力倾向,坐牢的人心理肯定会有留下很深的阴影」。她指出近年美国监狱爆满,花太多纳税人的钱,而通常杀人等重大犯罪者多半有精神病,美国政府不希望只把犯人关进去,因此3年前开始设置心理健康法庭,对嫌犯进行心理辅导,「只把人关进牢里,是没有意义的」。

她从之前孙安佐流出在台湾高中结业影片,看他冲上台抢麦克风认为他在台湾就不正常,有过动倾向,上回开庭又说了让人难理解的话,她以一个教育学家角度,断定他的心理状态是不正常的,同时她也希望台湾未来可参考美国设置心理健康法院的做法,让台湾更好。

对于之前有律师认为孙案认罪协商,加上没有犯罪纪录,可能获检察官「加速复原处置」(Accelerated Rehabilitation Disposition,简称ARD),给轻罪者不需要审判过程,让孙没有犯罪纪录,被遣送回台,重新做人。但李文查询资料,过去宾州法院ARD案件共1716件,837件通过,不到一半,加上孙的案件是恐吓,非轻罪,这样的方法机会很低。

她同时询问在波士顿任职的资深警官友人对孙案看法,该友人研判,孙被定罪机会很高,因美国人痛恨威胁要杀人的人,甚至认为孙的父母都要负责。而若孙被定罪,依照程序,得服完宾州监狱刑期,还要在移民局的拘留中心服刑后才会被遣返,届时将由2位国土安全部的执法人员,把他戴上手铐脚镣护送上飞机,后再陪同搭机,台湾警方会需要接孙安佐。遣返一位外国人犯要花美国纳税人1978元美金(约58740元台币),2016年遣返最多是墨西哥人共149821人,现在有绿卡的华人照样抓。她担心到时候孙安佐被遣返回台受到媒体严格监督,亲友会怎么看他?他的心理问题会更严重,势必要接受心理治疗。

李文还建议孙安佐返台后「千万不要再炫耀给大家說妳好cool,在监牢的日子多精彩,最后还有带枪的执法人员护送全程,跟电影里一样」希望他好好学习教训(包括父母),并给社会道歉,把大学读完,做一个正常可爱的人,才能真正被社会原谅。

李文(左图)对孙安佐(右图)案十分关注。合成照片

李文(右)与爸爸李敖父女之间爱恨交杂。资料照片

李文遗传父亲李敖敢言正义个性。李文提供

孙安佐案的助理检察长过去主打车祸纠纷案件。翻摄法院网页

孙安佐案件被移至中级法院审理。翻摄法院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