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能不知道計春華老師,但你一定知道《少林寺》中的反派禿鷹吧。

沒錯,就是那個光頭惡棍,和於承惠老師飾演的王仁則一同殺死了覺遠的父親。

從《少林寺》開始,計春華就和李連杰結下不解之緣,他們在熒幕上飾演了多次對手,當然,“惡人”計春華總是被李連杰打敗,下場凄慘。

比如,《新少林五祖》里的刀槍不入的馬寧兒,《方世玉》被無影手胖揍的於鎮海,都是我們童年難以磨滅的陰影。

《新少林五祖》飾演馬寧兒

《方世玉》飾演於鎮海

可是就在11日上午10點37分,這個李連杰的“一生之敵”在杭州因病去世了,年僅57歲,三個月前查出肺癌晚期。

聯想到前段時間瘋傳的李連杰蒼老的照片,真是讓人感慨,歲月不饒人。

武打演員是一個拿命換錢的職業,人生後半場,常常與疾病相伴。

從此人間再無計春華,徒留禿鷹供人憑弔感傷。

《方世玉》李連杰計春華生死搏鬥

計春華給人印象最深的莫過於他的臉,絕對能夠排進中國電影界的四大惡人。

其實,他與電影結緣還是因緣際會。

1961年出生的計春華,在從小痴迷武術,8歲開始習武。

他夢想成為一名武術運動員,卻沒想到陰差陽錯的成了一名武術演員。

這事還得從初中說起。

那時計春華被少林寺選角導演挖掘,加入了《少林寺》的拍攝,說來也好笑,他之所以獲得角色,不是因為武功,而是因為長相實在太過凶神惡煞。

用小品《主角與配角》里的話說,計春華就是天生的壞人,不用化妝,往那一戳,就是反派。

在《少林寺》中,計春華演李連杰的對手,由於他面目實在猙獰,也由於他的功夫確實過硬,竟然一炮而紅。

多年後,人們回憶起《少林寺》,大多會記得李連杰的棍法、於承惠的劍術,再有就是計春華的鷹爪。

這一出名不要緊,很多影視劇都來找他演反派,他簡直成了反派教科書,甚至有影視劇中的小鮮肉不會演反派,導演直接會說:“你呀,回家多琢磨下計春華的演技,惡要有惡相。”

演了這麼多反派,計春華心裡也頗為苦惱。

他一直期待能夠出演一個正義感的角色,結果等了一輩子,機會也是寥寥。

比如《七劍》里的競星劍辛龍子。

《七劍》飾演辛龍子

就算是出場正面的角色,也常常被編劇導演刻意黑化。

計春華由此接受採訪說:自己真的想演一個人民警察,最普通的那種,只要夠正面。

2014年,他終於實現了這一夙願,在公益電影《金甌》演一個便衣刑警。

《金甌》飾演便衣刑警

無奈戲份不多,而且很快就殉職。

這也許是計春華演繹事業上永遠無法彌補的遺憾了。

因為太火,觀眾們都熟知了,就連走在路上,人們都會說:“看,這就是那個壞蛋,真是壞死了。”

計春華心裡委屈:

能不能別帶着有色眼鏡看人,沒和我交流,就覺得我是戲中的那個人,這怎麼可以呢,生活是生活,演戲是演戲。

而這一點,也恰恰證明了他的演技,放眼中國打星反派,他要說第二,沒人敢說第一

上世紀80年代,中國電影百廢待興,在國際影壇上,幾乎沒有地位。

萬馬齊喑之時,有部電影橫空出世了,那就是張藝謀的《紅高粱》。

《紅高粱》飾演土匪禿三炮

這部電影刷新了國外對中國電影的認知,也在柏林穩穩的擒了一頭熊來(金熊獎)。

在這部電影里,計春華飾演了一個給觀眾留下極深刻印象的人物——禿三炮。

參加拍攝時,計春華沒有頭髮,張藝謀說:“這下妥了,正好想要個這樣的造型,你天生就是該吃這碗飯的。”

禿三炮,在這部劇中出現的並不多,雖然是土匪,但他講道義,有原則。

劇中有這樣一個場景:

當余占鰲的刀抵住他的脖子時,他喘了一口氣,冷靜的說:“兄弟,旁人碰過的女人我不幹,你要是不信就割了我的腦袋”。

那架勢很明顯,不是老子做的,老子絕對不會承認。

被放了後,身邊的小弟覺得應該煮了他,但是禿三炮並沒有,而是當余占鰲走到門口時,“砰砰”兩聲,門口高掛的牛頭掉了下來,卻絲毫沒有動他的意思,那副愛憎分明的眼神讓人傾佩。

確實,計春華把禿三炮演活了。

觀眾這樣評價他:

看《紅高粱》前,我不知道禿三炮應該是怎麼樣的,但看了之後,覺得禿三炮就是計春華,總覺得哪裡都對味。

有一種演員,他不溫不火,卻能壞到極致,讓你恨到牙痒痒,恨不得想跑到屏幕里把他碎屍萬段,《還珠格格》里的容嬤嬤是這樣的人,計春華也是這樣的人。

還記得電視劇《連城訣》里的血刀老祖嗎?

《連城訣》飾演血刀老祖

還記得《天龍八部》里的段延慶嗎?

《天龍八部》里的段延慶

是不是夠壞,是不是心機夠聰明,他活着的時候我們非常生氣,死了後感覺大快人心,這就是演員的成功。

你要真覺得計春華老師是個“惡”人,那就錯了,其實生活中他特別好相處。

著名編劇史航曾評價他:

計春華老師是真正的謙謙君子,江南好男人,但被自己的犀利外型所影響,一輩子多演奸角狠角,與少林為難。

為了演好戲,他一直加強鍛煉,19歲的時候,他的體重是74公斤,54的時候,他的體重還74公斤,這麼多年就沒有變過,這其中自然有無數的艱辛。

為了保持身體,計春華老師每天早晨堅持稱體重。

一邊堅持鍛煉,一邊合理飲食。

甚至有時候,他會隔三差五就從家裡騎車去懷柔,一來一回三十多公里。

正是因為他一直保持着高度自律的生活,它的離世才讓人震驚不已。

我們現在知道帶走計春華的是肺癌。

其實武打演員的職業就註定了他要經受比常人多得多的疾病、傷痛與苦難,即便是自律與自愛,也無法彌補其中的損耗。

所以,當我們看到熒幕上武打明星矯健的動作時,真的應該感謝他們的付出與辛勞,更應該記得那些替身、武行、武指的艱辛與不易。

計老師有一個心愿,他說:

我拍的片子多數都是動的,武術使我的生命延長,我爭取打到六七十歲。等我打不動的時候,要把我從小到大的電影剪成一部紀錄片,回味我的人生。

可是這一天怕是永遠不會來了,那個《少林寺》里經典的反派人物永遠地閉了眼。

娛樂圈很複雜,有很多明星都在炒作,當紅的小鮮肉扭扭屁股就能賺個盆滿缽滿,某位藝人通過付費形式讓觀眾看自己的生活照都能賺個幾百萬,想盡一切辦法吸引粉絲的關注。

這樣浮躁的氣氛更加凸顯了計春華這樣的演員的可貴。

他不炒作,不摳圖,能不用替身就自己上,沒有盛世美顏,沒有主角光環,一切都靠自己奮鬥,一步一個腳印,摸爬滾打。

他心裡想的只是踏實演好每一部戲,對的起自己、對的起觀眾。

他低調,到現在都沒有助理,他覺得自己做的事情,就不要麻煩別人。

他說:“我覺得找助理就是滿足自己的一種虛榮心”。

他什麼事情都是自己做。

什麼事都簡單做,他覺的越簡單越好,搞複雜了就沒意思了。

人活着首先要愛自己,才能愛別人,把快樂傳給別人。

所以,儘管計春華演盡了壞人,他的人緣卻是極好的。

他去世的第一時間,六小齡童、趙文卓、焦恩俊、張智堯、喬振宇等明星就發文悼念。

六小齡童悲痛的說:

他的病逝是中國武術、武打片的一大損失,他塑造的一系列反派形象給觀眾留下了深刻印象,我們曾在電視劇《連城訣》《新燕子李三》中兩度合作,過年過節時都會互致問候,一直希望能有機會再次合作,沒想到竟然成為永久的遺憾了。

計春華老師去世,是影視界的損失,我們不知道誰還能和他一樣挑起反派的脊樑。

雖然他從來沒有大紅大紫,但這個無發無眉的男人不會被遺忘。

謹以此文緬懷計春華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