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由于中国与美国的贸易战继续升级,整个世界的金融市场都受到了或多或少的冲击,而近期,由于美国加紧对中国的贸易制裁,以及土耳其牧师事件导致的土美两国关系突然恶化,美国也着手对土耳其实施了贸易制裁,将对土耳其的钢铝产品征收双倍的关税,土耳其土耳其货币与股市随即发生崩溃,欧洲在土耳其有投资业务的三大银行因此损失惨重。

川普10日宣布对自土耳其进口的钢铁与铝材关税加倍,里拉当日即暴跌14%,创历史新低。土耳其财政部长阿尔巴伊拉克(Berat Albayrak)近日接受当地媒体《Hurriyet》采访时表示,政府已制定经济振兴计划,于当地时间周一早上正式实施。

不过,阿尔巴伊拉克在采访中并未说明细节,只表示经济振兴计划将针对银行以及中小企业等一些实体经济机构,因这些对象受到外汇的冲击最大。他表示,土耳其时间8月13日已采取必要措施,同时也对市场发出配套措施的公告。

土耳其央行13日表示,若有需要将为银行提供流动性,银行将能借到一个月期的外汇存款,并可能将银行的外汇存款限制上调500亿美元,各期限的存款准备金率将下调250个基点,部分期限的里拉存款准备金率下调400个基点,为期最长三年。央行强调,会密切关注市场,必要时将采取所有可能的措施。

现在比索下跌了38%,里拉下跌了45%,接下去会发生什么?

里拉暴跌,全球股市重挫

最近货币暴跌、股市狂泻、通胀高企,全球陷入股汇债三杀的漩涡。唯独美元指数则跳空高开强势不减,稳立于96关口上方。

新兴市场受到冲击,土耳其里拉大跌,南非兰特、阿根廷比索跟着下跌,数字货币集体下跌,以太币大跌,国际原油下跌,黄金下跌至重要关口。。。。。

欧元方面,欧元昨天触及1.1363美元,为2017年7月以来的最低水平,如跌势加速击穿日低,可能会导致汇价逼向1.1300关口,而澳币和欧元兑美元的走势如出一辙,从图形技术分析上看,小编认为短期美元还要维持一段时间强势,也就是说澳币还会继续下调,人民币不例外还要继续艰苦维护。

土耳其面临金融危机,上周五(10日)欧美股市下挫,13日亚股开盘即跳水,港股一度跌近500点,日股也重挫约400点,陆股和韩股跌幅也逾1%。

台北股市则一度跌近300点,失守年线于10,700点大关,终场收跌234点,收在10,748点,成交量新台币1,574亿元。

风暴席卷新兴市场,印尼股市盘中一度创2016年11月以来最大单日跌幅,终场跌3.2%收5,882点;富时新加坡指数跌幅约1.1%。

避险情绪主导汇市,印尼央行已进场干预印尼盾走势,南非币重挫逾5%,一度触及2016年6月以来的低点;墨西哥比索贬值逾2.4%;阿根廷比索、马林西亚货币与人民币等也全面下挫。

南非兰特大跌

南非兰特兑美元ZAR=D3周一盘初急挫逾10%至两年低位,因土耳其里拉TRY=再次大跌,拖累其他新兴市场货币走软。而导致这一现象的原因有很多,不过最主要的问题还是南非本身。

1.    南非现在有高达27%的失业率

2.    GDP增长缓慢,且还出现GDP下跌的情况,腐败横行

3.    种族矛盾主权矛盾的激化

所以在本次新兴市场受挫时,除了受到美国制裁的土耳其之外,政局不稳定,失业率偏高的南非成为了受挫最严重的市场。

观望巴西雷亚尔

此外,巴西雷亚尔也受到一定程度上的波及到,正如美国银行总结的历史数据显示,每当巴西雷亚尔开始大幅下跌,汇率跌到接近4时,往往波及全球的危机便开始了。

今年巴西财务部长表示无需干涉巴西汇率后,美元兑巴西雷亚尔汇率跌至3.9287,接近“警戒值”4的水平,目前看来正在危机边缘。以防万一,Harnett制定了“保障安全”指标来判断新兴市场的危机扩散程度——边缘波动指标。他发现,边缘波动指标增速达到3%以上时,新兴市场货币(阿根廷比索、印度卢比)波动率与新兴市场债市和股票市场资金流入高峰时期水平一致。美国银行进一步总结,EMB(摩根大通新兴市场债券ETF)一旦跌破107.5(也就是当年特朗普大选后曾触及的价格),投资者应远离新兴市场组合。

现EMB已经跌至105.75,为2016年2月以来最低水平,一定程度佐证了巴西雷亚尔汇率直逼4是新兴市场的崩盘信号。

总结

而对于三大银行所属的西班牙、意大利和法国来说,如果不能经受住这场“里拉风暴”的冲击而自乱阵脚,欧元、欧股也许真会失控。果真如此,大西洋就会成为新一轮金融危机的超级导体,虽说现在美元暂时依旧强势,但也将难以独善其身,现在有人认为特朗普可能成为美国近代史上第一个压低美元汇率的总统,也就是说是政府干预外汇市场的首例。当然,亚太市场势必也会受到严重波及,像越南,泰国,朝鲜这样的亚洲国家若是受到冲击,也会受到比较严重的打击。

以上观点只是代表个人看法,不作为任何外汇交易和金融市场走向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