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赤日炎炎的暑假季,位於北京東城區北池子大街的一座價值過億的四合院豪宅又熱鬧起來了。

這座豪宅是美國傳媒大亨魯伯特·默多克的資產,在他離婚後,連同紐約第五大道834號的三層豪宅,全部轉到了鄧文迪名下。

每年暑假,鄧文迪都會帶着女兒們來北京探探親、會會友、搞搞派對,在四合院里小住幾天。今年夏天,鄧文迪帶着大女兒又回來了。

女兒還在社交網絡上曝光了豪宅內部的景觀。

轉發這群錦鯉,走上和鄧文迪一樣的人生巔峰。

作為社交場上的Queen,這次回來當然要見見老朋友。所以出現在她豪宅里的,大部分還是些熟面孔。

▲蘇芒、章子怡都是鄧文迪老友,這個大家都知道。最左邊這個是新面孔,叫應青藍,是藝術品收藏家,上海最大的當代藝術博覽會ART021聯合創始人。鄧文迪的社交圈子很廣闊,幾乎過一段時間就會看到有一兩個新鮮面孔湧入,不過能進入鄧姐合照的,又是家庭聚會座上賓的,也都不是小人物。子怡、蘇芒是老友 ,雖然蘇芒卸任了芭莎主編,到底這麼多年的交情依然是在的。

看到照片中的鄧文迪神采飛揚,狀態極佳,真要感慨,一場離婚官司沒有讓她灰頭土臉,反而左擁小鮮肉、右抱好閨蜜,還有着花不完的錢,真愜意哪。

要論中國的傳奇女性,鄧文迪毫無疑問能進入前三甲。40年前,當她出生在徐州工程機械廠宿舍的一套三室一廳的房子里時,她的廠長爸爸也許做夢都沒想到自己的女兒有朝一日能進入全球的財富與權力金字塔尖。

▲身高1米71的鄧文迪在徐州市體校排球隊

鄧文迪的少女時代和千千萬萬中國女孩一樣,有着大致相同的成長軌跡,家境不錯,從徐州一中畢業後,她考入廣州醫學院。今後的路,也許她會成為醫生,也許會做個排球教練,不,也許以她的性格,會下海創業,成為一名成功的民營女企業家。

誰也不會把這答案指向美國報業大亨默多克的第三位妻子——畢竟,這兩個人之間隔着難以逾越的鴻溝,隔着幾十年的家國人生,隔着一片望不到邊的大西洋。

1985年的時候,已經是廣州人民機器廠廠長的鄧文迪爸爸花了大錢買了一台彩電回家,讓高中畢業的鄧文迪看到了電視那頭的廣闊世界,也激起了她旺盛的野心。也許,這台電視就是她傳奇人生的引燃點。

於是,她一步步做到了。她真的成了那個傳奇的女人,而且沒費什麼太大的周折,在31歲的時候就嫁給了時年68歲的默多克。

▲剛認識默多克的小鄧,多麼樸實無華。

▲鄧文迪的上位史想必已經成為傳奇故事,這裡就不展開說了。其實默多克也是個奇葩人物,他一生酷愛結婚,活到老結到老。在和第二任妻子安娜離婚後僅17天,默多克就在他停泊在紐約港的“牽牛花”號遊艇上同鄧文迪結婚。一位賓客回憶:“魯伯特說了很長一段話——他愛她,將會永遠永遠照顧她。”鄧文迪赤足,頭髮剪成小仙女的短髮造型,崇拜的眼神始終追隨着她的新郎。

飛身進入上流社會的鄧文迪也着實如魚得水,她總是如默多克形容的那樣“清新、無所畏懼、充滿迷人的自信”。

她身上的特質實在太罕見,一方面冷靜如豹,目標精準,對利益計算精確,趕在默多克做化療前冷凍精子生下兩個女兒,為將來鋪好道路;

▲兩個女兒的誕生,使鄧文迪即便離婚了也不是孤立無援。作為默多克家族信託基金的受益者,鄧文迪的女兒們會變得越來越富有。

她有時候又暴躁如母獅。據默多克家裡的保姆描述:“鄧文迪非常小氣,總是大吼大叫,滿嘴F開頭的單詞,是一個非常暴躁專橫的女人。她經常威脅家政人員,包括在紐約的兩名秘書,一名廚師,兩名管家,一名保姆,一名家教,一名洗衣服的人。所有的員工都很討厭她,很怕她。”

▲當年,鄧文迪以一個標準的排球扣殺動作,飛身救夫,成為歷史上的經典畫面。據說鄧文迪的潑辣作風早就有之,在家裡她也經常非常嚴苛地訓斥默多克。據一位朋友講,他曾經在美世酒店與這對新婚燕爾的夫婦共進晚餐。用餐時,患了感冒的默多克將他的筷子伸進了公用餐盤。“鄧文迪說:‘魯伯特!住手!我和你說了多少次?’”

同時,她又像個溫潤的花孔雀,用她特有的交際手腕搞定一個個難搞的政商名流、時尚教主、一線明星,親手繪製出屬於鄧文迪自己的交際版圖。正像妮可基德曼說的那樣:“文迪簡直是女人之間的粘合劑。她的交際才能是一般人都難以企及的。”

所以,今天我們不講鄧文迪的上位史,也不講她的野心,來講一講她牛逼的朋友圈,看看鄧文迪的朋友們都是些什麼人,看看這些年,她到底把時間和心思花在了哪裡。

前方滾滾而來上流社會的紙醉金迷,準備開始吧!

超級巨頭篇

鄧文迪的人生就是活生生的名利場,她的朋友們也分三六九等,位於第一陣營的要數世界各地、橫跨各行業的超級巨頭。

1、時尚圈最有權力的女人安娜·溫圖爾

安娜·溫圖爾是時尚界的女魔頭,是美國《Vogue》雜誌主編,是電影《穿PRADA的惡魔》的人物原型。

安娜·溫圖爾是在時尚界開了金手指的人物,她能看得上眼的,基本都是超一線大咖,或即將成為超一線大咖。

鄧文迪搭上了安娜,基本就拿下了全球時尚圈的半壁江山。

別的不說,安娜一手打造的”Met Gala”就讓鄧文迪多麼獨領風騷啊!

Met Gala類似於咱們中國的“芭莎慈善夜”,但是比中國的要高好幾個level了,是每年全球時尚圈和明星界的盛事,美女們一年一個主題,各種比美、艷壓,規模堪比奧斯卡紅毯。

能到Met Gala上露露臉、鍍鍍金,那是所有明星的榮耀。

但是不是什麼明星都能進Met Gala,它有着森嚴的級別和門檻:最尊貴的是安娜·溫圖爾親自邀請的賓客;其次是各大合作時尚品牌邀請的明星;最不濟就是自費來露臉。

在中國,只有兩個人能獲得安娜·溫圖爾的邀請,一個是鞏俐,一個就是鄧文迪。

因為與安娜的核心關係,鄧文迪可以說是Met Gala里最頂級的那撥人,一年又一年,鄧文迪笑傲群芳,面對着過江之鯽的各路明星,她是Met Gala的常駐人員。

比鄧文迪這類稍微次一點的,就是各國超模或是大牌設計師,華人設計師中,王薇薇是常客,另外就屬劉雯最拔尖。

作為中國最出名的超模,她已經連續9年登上Met Gala。所以她和鄧文迪的私交也不錯,是有資格經常出現在鄧姐合影中的人。

再低一檔,就是基本上只來過一次的明星。除了2015年“鏡花水月”主題邀請了人數眾多的中國軍團,其他的年份,基本上能入圍的明星很少。

▲2015年的中國軍團。這次李冰冰、范冰冰、趙薇、劉嘉玲、章子怡、吳亦凡是受《VOGUE》中國版邀請。這其中,只有章子怡參加過四次Met Gala。高圓圓、湯唯、陳坤、倪妮受各大品牌邀約。在這裡要隆重地可惜一下周公子,就像陳凱歌說的:“周迅再高五公分,天下就是她的”。身高真是抹掉了她很大的光彩,而且那天的妝容怎麼回事,又黑又柴……

2016年除了模特奚夢瑤、孫菲菲,明星就只有蔡依林。

2017年除了大表姐就一個,楊冪。

楊冪那年還被媒體質疑來着。

2018年,還是劉雯、奚夢瑤、孫菲菲,沒有演藝界明星。

 

因為Met Gala所有的賓客名單最終都要由安娜·溫圖爾首肯,所以這還真不是有錢有名就能辦得到的事,最終的標準只有一個,那就是能被大魔頭看得上。

像鄧文迪這種天生的社交家,尤其愛和女人打交道,即便安娜·溫圖爾再“魔頭”,也要乖乖地成為鄧文迪的親友團。

2017年,安娜·溫圖爾到中國,也是鄧文迪做東,和中國版《Vogue》主編張宇一起,在自家的四合院設宴款待。鄧文迪也請到了她在中國最有實力的閨蜜和朋友作陪,盡顯重視。

 

2、俄羅斯超級寡頭阿布拉莫維奇

阿布拉莫維奇是俄羅斯首富,是英超切爾西俱樂部的老闆,是普京的好朋友。

 

這位俄羅斯首富到底多有錢?一起來看看他家的新遊艇:

 

▲這艘名為“日食”(Eclipse)的遊艇是全球私人遊艇中最大的。為了打造這艘“小航母”,阿布砸了3億歐元。遊艇上有小型影院,兩個游泳池和迪廳。還安裝了德國的反導系統,兩艘直升機和一艘可潛50米深的潛水艇……據報道稱,每年“日食”號的維護費用需要2500萬至3000萬歐元。

他去遛狗,身後都跟着身家過億的保鏢和鏟屎官。

所以,這樣一個超級富豪,和鄧文迪的交情,是可以帶着孩子們全家聚會,出海度假的那種。之前媒體拍到了鄧文迪攜家帶口、衣着休閑,上了阿布的遊艇,和阿布夫婦倆去私密海島度假。

▲能穿着拖鞋見面的交情,就真的是好交情

 

度假地點就是加勒比海的St Barts島,很豪很奢。

正是因為媒體拍到了鄧文迪上了阿布的遊艇,才有了她和普京談戀愛的新聞。也是因為這則新聞,讓全世界驚掉了下巴,也讓鄧文迪成了撩漢界的扛把子。

事實證明這只是外界的猜測,鄧文迪沒有和普京談戀愛,而是戀上了來自匈牙利的小嫩模。不過,為什麼媒體都會有這種猜測?可能是鄧文迪這種天生自帶傳奇光環的女人,做出什麼樣驚天動地的選擇都是有可能的吧……

鄧文迪能搭上阿布,主要也是靠的曲線救國,施展“閨蜜外交”。

鄧文迪和阿布老婆、俄羅斯名媛達莎·朱可娃是閨蜜。所以真是很佩服鄧文迪啊,世界各國的名媛貴婦都能搞定,也真是有能力……

3、特朗普的閨女伊萬卡

據鄧文迪說,她和伊萬卡是十二年老友,如果是真的話,那隻能說鄧文迪天生命硬。畢竟十二年前,特朗普還不是美國總統,鄧文迪就如此花心思經營和伊萬卡的閨蜜感情,如今,一番耕耘終於有了更大的收穫。

鄧文迪和伊萬卡的友誼,也是開端於鄧文迪的拿手絕活——做媒。據悉,伊萬卡的老公就是鄧文迪介紹給她認識的。

於是,兩個人迅速升溫,合照的頻率可不要太高。

一起看秀:

一起看球:

 

同游克羅地亞:

關係好得不得了。

伊萬卡也經常在社交網絡中為鄧文迪搖旗吶喊,這可真是超越了一般的泛泛之交。

4、英國前首相布萊爾

最後說說布萊爾。

布萊爾對於鄧文迪來說,已經不單單是星光熠熠的朋友圈裡一個舉足輕重的大人物,而是徹底影響人生軌跡的一個人。

大家都呼籲鄧文迪要出書,其實鄧文迪真的寫過不少感情方面的文字,只不過,這些文字曾經是她的秘密,這些文字只有一個主題,那就是對布萊爾的愛戀。

鄧文迪寫的日記手稿被發現,裡面洋洋洒洒地記載着她對布萊爾的傾慕之情:

▲“托尼”就是前英國首相,托尼·布萊爾(Tony Blair.)

這也成了壓垮默多克和鄧文迪婚姻的最後一根稻草。布萊爾曾是默多克忠實的夥伴和有力的政治同盟者,他們相交已近20年。事實上,在布萊爾在位期間,主要的資本和政治扶持都來自默多克。

布萊爾還是他女兒的教父。

所以,對於老默來說,這是一次來自老婆和最信任的夥伴的雙重背叛。

除了鄧文迪的手稿,還有一堆知情人士的證詞:

英國《衛報》引述默多克傳記作家的回憶錄稱:“他(默多克)致電給我的次數比以往頻密,他坦率稱自己失眠、背痛,又對鄧文迪及布萊爾之間發生的事情感到受傷。我的老闆發現妻子及前好友很親密,明顯受打擊。”

所以,老默在確認了老婆的緋聞後,也採取了雷霆手段,一點風聲沒透,也沒和鄧文迪溝通,直接上了法庭請求離婚——“向當年那個在星空傳媒為自己工作並在香港與自己相識的女人發起出其不意的一擊。”

當時鄧文迪被通知要離婚,非常震驚:“離婚?為什麼離婚?我沒做什麼啊?”

事已至此,不離也不行了。兩人達成離婚協議,鄧文迪獲得默多克在北京及曼哈頓第五大道的物業,默多克的傳媒王國運作則不受影響,這段14年婚姻畫上句號。

布萊爾則咬緊牙關不承認緋聞,指緋聞是徹頭徹尾的捏造,並強調兩人關係屬“柏拉圖式”。但他和默多克也不可避免地分道揚鑣。

不過,離婚後的默多克和鄧文迪也各自精彩。鄧文迪和21歲男模扎霍拉(Bertold Zahoran)海灘甜蜜,而默多克去年初第四度結婚,低調迎娶1970年代名模Jerry Hall。

只能說,兩個人都是天生的強者,強者的使命,就是不允許自己的人生有一點點失意吧……

鄧文迪的最強朋友圈,還有很多耀眼的陣容,比如“金剛狼”休.傑克曼也是她的密友,是她女兒的教父。

比如她和約旦王后拉尼婭也是好朋友,拉尼婭的孩子們洗禮的時候,鄧文迪就作為朋友參加了典禮。

聊起王后,鄧文迪原話是這樣:“她是科威特人,以前做過難民,跟我一樣,在那個圈子裡,也是個苦出身。”

在鄧文迪的交際版圖中,性別不是問題,年齡不是問題,國籍不是問題,行業不是問題。她的擇友標準只有一個,那就是power。無論在哪個領域,只要你是最強最有權力的那個人,就必然是鄧文迪要費心結交的朋友和同盟。

閨蜜如雲篇

都說鄧文迪是撩漢界一把好手,其實她撩妹的水平也了得。她的身邊總是圍繞着一堆又一堆的女性朋友。在中國,最著名的要數章子怡。

兩人的相識要追溯到2005年。那時章子怡風頭正勁,主演的《十面埋伏》受到奧斯卡青睞,還一度被邀請成為頒獎嘉賓和終身評委。

於是章子怡開始籌划進軍好萊塢,也是在那時,她結交了鄧文迪,畢竟這裡可是鄧的主場。一個野心勃勃的女演員和一個能量四射的女強人之間的友情就此開場。

後來的事大家都知道,鄧文迪喜歡給人牽線搭橋,她介紹了以色列投資人vivi給章子怡認識,並促成了二人相戀。

▲vivi是默多克長孫的教父,所以鄧文迪對他應該比較了解,將這樣的“自己人”介紹給章子怡,也是有心了。

章子怡和鄧文迪由此進入蜜月期,鄧文迪要進軍中國電影市場,準備拍攝《雪花秘扇》,主演早就定下了章子怡。

可無奈章子怡時運不濟,趕上了她事業上的大劫難:潑墨門和詐捐門。同時,和vivi的戀情也轉冷。

於是《雪花秘扇》換角,由章子怡變成了李冰冰。李冰冰也因此進入了鄧文迪的社交圈,成了常駐閨蜜團成員。

▲當年李冰冰的英文可是poor得很,為了拍好這部戲,拚命如冰冰,每天狂練英語,一天只睡三四個小時。無奈最後這部電影慘敗得一塌糊塗。

但是由於這次換角風波,坊間都猜測,鄧文迪和章子怡的友誼走到了盡頭。不過鄧文迪率先發聲,說沒有和章子怡不和。

章子怡也隨後表示,《雪花秘扇》是我先放棄的,和鄧文迪沒關係。

還在微博上為《雪花秘扇》宣傳。

其實吧,一次換角不能說明什麼,大家都是成年人,自然懂得成年人的世界裡沒有純粹的童話,但凡場面上的交情,都摻雜着利益。鄧文迪如此重視進軍中國市場的這個開篇之作,章子怡又那麼好巧不巧地遇到了醜聞,就算為了二人的交情,她也會主動放棄吧。

只不過,那是章子怡最難的時候。鄧文迪對於章子怡來說,始終沒有到達“雪中送炭”、以命相交的最高境界,孤立無援的時刻,多少有些意難平。

後來,章子怡又慢慢起來了,大家也看到她和鄧文迪一直都有比較密切的交往。

很多閨蜜中,只有章子怡和鄧文迪的合影最親密。

章子怡還介紹了劉嘉玲給她認識。2013年,劉嘉玲發了一張照片,在鄧文迪的家裡,和章子怡一起吃牛肉麵。

▲只是,吃個面也要穿着晚禮服化着妝嗎……上流社會的世界我們不懂……

有記者也問到章子怡和鄧文迪的不和傳聞,劉嘉玲是這樣說的:“佢好肋,識煮餸,帶小朋友又工作,系女超人。冇聽過佢的不和,鄧文迪系子怡介紹我識,唔好信傳聞。”

到如今,鄧文迪和章子怡都走過了各自人生中的激流險灘,也都到了另外一種超脫的境界,不太爭不太搶,守着孩子一幅歲月靜好的模樣,反倒讓兩個人的感情一直很穩定。

也許,骨子裡要強的女人,大都需要碰撞幾個回合,需要高高低低的人生走個遍,才能成為真正惺惺相惜的真朋友吧。

鄧文迪的閨蜜團中,出鏡率最高的,除了章子怡,就要數蘇芒了。有一年鄧文迪還帶着兩個女兒到時尚芭莎的辦公室里看望蘇芒,還對女兒們說,這是中國版的時尚女魔頭。

由於鄧文迪在時尚界的地位,由於她和安娜溫圖爾的關係,中國時尚界的人普遍也和鄧文迪走得很近。蘇芒又是超級愛和明星名流打交道的高調人士,自然是鄧文迪的閨蜜團之一。

有一年還鬧出了著名的P圖門。話說那天鄧文迪宴請好友,有李冰冰、蘇芒、洪晃、潘石屹老婆張欣等人。蘇芒穿着嬌俏的露肩黃色長裙,格外惹眼。

後來大家都各自高高興興地發微博,大部分發的都是集體合影。

 

唯獨蘇芒發了一張不全的合影,把洪晃和張欣P掉了。

這事被網友們熱議,洪晃也調侃道:“顏值不達標唄!”

張欣也發了微博,半調侃半諷刺地提到了《張大小姐》這篇小說,因為《張大小姐》描寫了一位“不讓穿秋褲”的主編,影射蘇芒。

後來時尚芭莎的小編輯出來頂鍋,但是這個理由有點牽強……

怎麼說呢,有科學研究證明,女人之間的友情,以三個人為最佳,關係最為穩定,人數多過三個人,就容易暗流涌動,出現是非。

真是很有道理啊!

當然,鄧文迪的閨蜜可不只是中國的這一撥人,在國外,她的閨蜜依然是強者如雲。

前文說過特朗普的閨女伊萬卡是她十多年的好閨蜜。影后妮可基德曼也和鄧文迪私交頗深。

拍照都會貼面。

 

一起出去旅遊。

據說鄧文迪和妮可之間最主要的話題是聊孩子,聊怎麼教育孩子。她們喜歡同一部書《虎媽戰歌》。當時兩人都不認識寫書的華裔(專題)女教授蔡美兒,後來鄧文迪直接寫郵件找上蔡美兒說要認識,於是三個人都成了朋友。

嗯……這真是的典型的鄧文迪風格。早在星空衛視時期,在其他實習生都埋頭學習技能、吸取經驗的時候,鄧文迪就敲開一個又一個高管的門進行自我介紹了。

“無所畏懼”的鄧文迪,在社交場上還真是所向披靡。

新人露臉篇

時移勢遷,世事變幻,鄧文迪身邊也經常出現一些新鮮面孔,有時候也會有打破次元壁的感覺。

比如你會想象得到奶茶妹妹章澤天出現在鄧文迪豪宅,豪賭一夜嗎?

 

最近這一兩年,章澤天和劉強東是鄧文迪的座上賓。

還有大S的婆婆張蘭,也和鄧文迪有過交情,看起來時間跨度還比較久。不過最近這一兩年,張蘭的身影消失了很久。

 

▲名媛李欣、張蘭、鄧文迪、李東田及李希

還有以一雙美腿稱霸豆瓣的網紅晚晚,自從嫁給了紅三代林瀚之後,也慢慢地要融入貴婦名媛的ball場了。

▲晚晚、鄧文迪、林瀚

潘石屹老婆張欣也是出鏡率蠻高的一個人。當年鄧文迪還介紹了俄羅斯首富阿布給她認識,要建中國的切爾西足球學校。

潘石屹還親自操刀,為鄧文迪拍攝肖像照。別說,拍得還真不錯。

新老朋友的交替,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各自處境的變化,名利場上從來都是只見新人笑不見舊人哭,這進進出出的背後,是權貴階層的嗜血和趨利性,也代表着他們的殘酷和無情。

在“情誼”的美麗包裝下,其實是利益共同體的本質。

就像很多豪門貴婦,離婚了,得了一大筆財產。有人說她們既有錢又有自由,挺好的呀!可是她們依舊黯然神傷。因為對她們來說,最痛苦的不是沒錢,而是“被ball場除名”。沒有了入座和發牌的資格,註定只能遊離在這座權力與財富的賭場之外,再也領略不到站在金字塔尖的感受了。

所以,看鄧文迪的閨蜜圈,還真是像看着一部波瀾壯闊的社會經濟變遷史,承載着各自的家族與勢力,你方唱罷我登場,好不熱鬧……

像鄧文迪這樣的女人,似乎真的要出一本厚厚的書才能分析得精準些。但是有一點不可否認,她能走到今時今日的地步,將自己從中國一個普通的工薪家庭成功地發射到全球頂尖的家族中,靠的可不僅僅是幸運。

 

那麼回到我們最開始提的問題:鄧文迪的頂級豪華朋友圈是怎麼鑄成的?

首先:靠她極銳利的眼光,一路摸爬滾打,在辨別誰能幫到自己這件事情上,她有幾乎與生俱來的直覺。

其次:鄧文迪交朋友有着很強的功利性,換句話說那就是她只交強者,她從不在弱者身上浪費時間。這當然勢利,但某種程度也是為了節省精力,畢竟上流社會裡誘惑與選擇太多,簡單一點,更為精準。

最重要的一點:一旦她確認了你值得交往,那她會是一個特別熱心的朋友,在交往的過程中極少展現自己的功利心。

很多次,都是她在中間牽線搭橋,幫助朋友們獲利。她介紹阿布給張欣,幫助張欣的事業;她介紹vivi給章子怡,讓她進入頂級豪門的世界;她為安妮溫圖爾做主持人,幫她操辦晚宴;她不斷地引薦新人給大佬們認識……她孜孜不倦地整合著身邊的資源和網絡,讓身邊的朋友們一榮俱榮、共同成長、攜手邁入輝煌。

有唱戲就有搭台,有坐轎就有抬轎。鄧文迪捨得花時間、花力氣做一些暫時看不到什麼好處的事,甘願幫朋友抬轎,樂於幫他們搭台。

所以,在不知不覺間,她自己就成為了一個品牌,一種信任——讓所有人都感覺,能認識鄧文迪是有巨大的益處,是一種投資回報率極高的行為。

這真和古人們所信奉的“財散人聚”有異曲同工之妙啊!

這種行走江湖的俠者情懷,再加上鄧文迪“粘合劑”般的社交手腕,共同造就了一位曠古爍今的傳奇女性。

社交場合上,她幾乎沒有敵人,她能跟所有人做朋友,這是一個局外人對鄧文迪最直觀的感受。

就像她的朋友們對她的評價:“她不是天才,但是個甜心,是個派對女孩,因此希望大家都開心。”

這樣的女人,也許註定要匯入大江大海,因為那裡才是她的舞台。在未來的日子裡,鄧文迪還能續寫怎樣的傳奇,我們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