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影坛最富盛名的韩国“黄暴污”导演金基德,近三十部电影作品的结尾几乎无一例外,以决绝的姿态和极端的方式印证,“这个世界没有希望”。

艺术家的正反面

这个世界没有希望。

这与日本太宰治的生存哲学非常相似,“生而为人,对不起”,也不免想到台湾豆导钮承泽声称自己已被判死刑的“性侵案”。

疯狂的韩国名导金基德,人性这“一出好戏”完全失控

他们都独具才华,深谙人性幽暗面,艺术创作也取得非凡的成就。

他们自我毁灭,却又挣扎着永不妥协。

在艺术的反面,他们真实的人生中,向着自己笔下的、或是镜头中主人公的悲剧命运走去,触碰到自己人性的底线。

戏里和戏外,艺术家和斯文败类,反人性和反思人性,界限到底在哪里?

太宰治39岁终于玉川上水自杀成功,钮承泽面临着牢狱之灾。

疯狂的韩国名导金基德,人性这“一出好戏”完全失控

金基德,继合作过的多位女星起诉其使用暴力、性侵,及涉嫌强迫女星拍摄剧本中没有的床戏等负面后,精神一度濒临失控,形象更是一落千丈。

在舆论漩涡里的金基德,新片《人间,空间,时间和人》恶评连连,有人说他江郎才尽,有人说他疯了,有人说他开始扮演上帝。

从神坛上跌落,嘴上说着“意识到自己的局限”,行动上却用电影表达自己的“创世纪”壮举。

疯狂的韩国名导金基德,人性这“一出好戏”完全失控

吃人的人性隐喻

吃人,不是比喻,是金基德世界里实实在在的吃人。

吃人,不是独活,是承接被吃的人,繁衍子孙后代的“夏娃”(女性)宿命。

金基德电影永恒的主题是“人性”,以女性为诱饵考验人性,以暴力为手段压榨人性,以情爱为载体宣泄人性,以隐喻为符号反思人性。

色而不淫,暴而不宣,是金基德“艺术家”认定的关键。

金基德关注边缘人,用唯美镜头反衬主人公的腌臜人生。如援交少女、妓女、被家暴妻子、和尚和底层艺术家等。

他们是边缘底层的底层,人生谷底的谷底,在轮奸、少女、堕落、乱伦等重口味“隐喻”之外,审视生命的残忍,反思人性的原欲。

疯狂的韩国名导金基德,人性这“一出好戏”完全失控

最不能忽视也是最为宝贵的一点,是金基德在引发观众强烈的不适感里,在凌迟众生人性的残忍里,所折射的无望忧思和人文关怀。

人性坍塌了的《人间,空间,时间和人》,性与暴力仍然是赤裸而饱满的,是凌厉且冰冷的,独缺了人性隐喻的美丽。

疯狂的韩国名导金基德,人性这“一出好戏”完全失控

人物是单薄的,没有来处,不知归处。

人性是黑暗的,没有善者,夸大兽性。

主人公夏娃的情感关系,夏娃和亚当,夏娃和男朋友;夏娃的肉体关系,亚当、男朋友、亚当的父亲,轮奸她的小流氓和黑社会老大(柳昇范 饰)。

男性角色要么是迫害者,要么既是保护者又是迫害者。

这其中,在人性考验边缘游离过,只有夏娃的男朋友和亚当。

疯狂的韩国名导金基德,人性这“一出好戏”完全失控

夏娃的男朋友(小田切让 饰)开始是愤世嫉俗的正面形象,却也有人性污点。在生死暴力之际,他不是去救被轮奸的女主角,而是选择逃跑。

以好人形象示人的亚当(张根硕 饰),旁观国家议员身份的父亲(李成宰 饰)作恶,享受掌权者的特殊待遇。

在面对被轮奸了的夏娃(藤井美菜饰)时,放任自己的性欲。又在仅剩两人时,臣服于食欲,要杀用于繁衍的鸡,夏娃被迫割肉给其充饥。

疯狂的韩国名导金基德,人性这“一出好戏”完全失控

人不再是人,成了仅存原欲的走兽。

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夏娃杀了亚当,吃了他的肉,生了有亚当血脉的孩子?

夏娃和亚当本是创世纪的父母体,在电影中又延续了父辈和祖辈的“恶”,由此推论。

插一句,一胖毁所有的张根硕,演技毫无长进啊。

冷眼旁观的金基德

金基德的《人间,空间,时间和人》,主题很大,人性式微。

疯狂的韩国名导金基德,人性这“一出好戏”完全失控

我们不免会对“上帝”视角的老人(安圣基 饰)有所疑惑,他大概是这艘战舰上唯一知晓“末日”缘由的当事人。

与金基德所说“老人代表自然”的作者认定不能苟同,老人几乎等同于金基德。

他构建了这个“孤舰求生”世界,把每一个人物安排的明明白白,将自己一贯的主张最大化,冷眼旁观这个微观动物世界的人性消亡。

仅在夏娃要跳海自杀和不能接受怀孕的现实时,才出手阻止。

疯狂的韩国名导金基德,人性这“一出好戏”完全失控

又在夏娃和亚当食物无以为继时,为了自然(鸡和各种植物蔬菜)割肉殉道,宛如“大爱”。

老人是沉默不语的智者,是冷眼旁观的帮凶,是奉献自我的上帝。

整个孤舰上的人类,以全员的死亡为代价,种下了一颗邪恶的种子。

影片最后,持枪的儿子对母亲有了情欲,是不是预示着,人类是乱伦的产物。

疯狂的韩国名导金基德,人性这“一出好戏”完全失控

金基德的残忍,自此进入了病态的地步。

《人间,空间,时间和人》,大概也是他的最后一部电影作品。

如电影中代表“自然”的老人一样,金基德现在对人性的探讨,是人文关怀的大爱还是道德沦丧老头的意淫,要打一个问号。

但是对于他曾创造的经典,《春夏秋冬又一春》《撒玛利亚女孩》《空房间》《圣殇》等,不可否认,在韩国电影乃至世界电影史上占据重要地位。

疯狂的韩国名导金基德,人性这“一出好戏”完全失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