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有微量剧透,不影响观影体验。但处女座勿扰,谢谢。)

在《流浪地球》,吴京饰演的刘培强从休眠中醒来,旁边的俄国宇航员拿着一瓶透明液体,坏笑着问他:

要不要来一口?

而根据逻辑和常识判断,俄国人是不会这么郑重其事请人喝水的。

所以这透明的液体只能是伏特加。

然后刘培强反问:这玩意不是违禁品吗?

俄国人说:当年加加林也是把这玩意偷运到太空的。

在片子最后时刻,这瓶伏特也没被喝掉,而是拿去干了点别的事情。

但是我们不剧透,大家进电影院看吧。我安利一下,这电影绝对值得进电影院看。

但是主页君要问一句了:俄国宇航员把伏特加偷偷上太空站,这事情合理吗?

直觉上说,百分百合理。

战斗民族为了喝酒,什么事情干不出来?

而伏特加是他们的国酒。

所以俄国宇航员偷偷摸摸揣点伏特加上空间站,完全可以理解。

但是,如果真的合理就没有这篇推送了。实际上,非常不合理。

不合理在哪里?

首先,我们需要知道:俄罗斯航天界,几乎迷信一般,持续执行着某些传统。

史上第一个进入太空的宇航员,加加林。

比如,历史上,因为加加林在前往火箭发射台的路上,在哈萨克草原要求停车,然后走到车尾对着车后胎撒了一泡尿。

以至于现在所有俄罗斯宇航员都会在前往发射台的路上,在哈萨克草原停车,走到车尾如法炮制。

哪怕是女宇航员,也会用小瓶把自己的尿液带来,泼到车后胎。

其他由加加林发明的仪式,比如宇航员离开宾馆时要在房门上签名,也都被继承下来。

这在电影里也有所体现:即使《流浪地球》的时间背景设定在2078年,距第一个宇航员加加林升空已经过了一百年,剧中俄罗斯宇航员仍然言必称加加林(这个细节就很赞)。

可见他们是执着于传统的。

在这个前提下,我们再看看传统上,俄罗斯宇航员都带什么酒上太空。

首先我们还得知道,在2006年以前,不管是苏联还是俄罗斯,都不允许宇航员带酒上太空,因此大家都是偷偷带。

战斗民族为了喝上酒真是什么都干得出来。

史上有据可查的第一次太空站饮酒事件发生在1971年,地点是苏联的礼炮7号空间站。

上面有一位宇航员要过生日,当时在地面准备飞上去的其他宇航员就合计着带瓶酒上去给他庆祝。

而他们是把酒放在血压计里实施偷运的。

宇航员在太空每天都要量血压,所以血压计是必备的。

而不管是什么型号的血压计,它都得具备一个足以让成年男子上臂穿过的洞。那么这个洞平时可以用来储存什么?

没错,一瓶酒!

最终他们把一瓶亚美尼亚白兰地藏在血压计中,在太空中畅饮一顿。

你没看错,第一次被战斗民族带到太空的酒,不是什么伏特加,而是亚美尼亚白兰地。

(顺带说一句,在当年的雅尔塔会议,斯大林带给嗜酒的丘吉尔的礼物也是亚美尼亚白兰地,而不是伏特加。)

而这个传统当然在战斗民族航空界中延续了下来。

我们书接上回,把酒藏在血压计中,不是不行,但并不是长久之计。

因为太空飞船在上火箭之前要精确计量各个部位的重量,以让飞船的重心保持在理想状态。

血压计中突然多了一瓶700毫升的酒,算上玻璃瓶有大约1公斤的重量,是有可能改变飞船的重心的。

再说了,这办法只能带一瓶,哪里够?

所以苏联宇航员伊戈尔·沃尔克(Igor Volk)想出了新的一招——直接把酒瓶子,还有酸黄瓜,塞到宇航服下面,贴身放着。

苏联宇航员伊戈尔·沃尔克。

但宇航员突然增加的重量也有可能影响飞机的平衡啊——放心,沃尔克早就想到了。

他的应对方法是:预先减肥!

他在起飞前一周内,只吃面包和茶,成功瘦下2公斤。

刚好够他把两瓶亚美尼亚白兰地还有一些酸黄瓜偷运上太空,而不影响航天器载重了。

为了喝酒真是太拼了。

另外,和沃尔克同时代的航天员格奥尔基·格列奇科(Georgy Grechko)也承认他偷运过酒上太空。

方法比前者更具创意——把一摞厚厚的文件里的部分页面挖空,然后把一瓶1升至1.5升的酒塞进去。

所以现在你知道《肖申克的救赎》这个经典桥段的灵感是从哪里来的了吧。

但奥尔基·格列奇科的另一段回忆也提到了他们喝的酒:

“有一次,我们在太空体操服中发现了一个半公升容量的军用水壶,上面写着“天然汤力水”;

打开一看,竟然是亚美尼亚白兰地!

于是我们计划每天喝8.5克,直到任务结束。

但是最终只喝掉了半壶,因为在零重力状态,剩下的酒液根本倒不出来,如果用力挤压的话,酒液混入空气就成泡沫了。

所以我们只好把酒壶放回原处。

然而下一批回到地面的宇航员非常感谢格列奇科留下了半壶酒,他们把剩下的半壶都喝完了!

是怎么做到的呢?

一个人用嘴叼着酒壶口,跃向空间站的天花板;另一人候在天花板,轻拍他的头,此时酒液就会随惯性进入第一人的口腔。

通过这个故事,我们除了知道苏联宇航员在空间站延续了喝白兰地的传统;

也知道了,战斗民族为了喝酒真的可以把物理学通过创意发挥到极致的。

(对了,顺带提一嘴,总结出元素周期表规律的俄国人门捷列夫,他在俄国人心中最重要的成就不是这个,而是他总结出了伏特加的最优酒精度。)

两次获得苏联英雄称号的瓦列里·柳明(Valery Ryumin),他用釜底抽薪般的计划,实施了可能是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太空酒精偷运。

他在起飞前买了12瓶白兰地,倒进六个拧盖塑料袋里。

而彼时,将伴随他一同上太空的新空间站,还在工厂里。

他利用进空间站做适应训练的机会,把6袋白兰地分别藏在几个秘密的位置,运上了太空。他是这样解释的:

“要知道,我可是要在上面呆半年的,而且期间还有两批考察队要过来,这点量根本不算多嘛。

我们每次只喝一小口,大概20克的样子,在地球上根本不算什么。

但是在太空中,它太神奇了。

比如说,我们忙了一整天,第二天还有复杂的实验。晚上钻进睡袋,但睡意全无。

此时只有白兰地可以救我们。

我们不是一口干掉,而是把它含在嘴里,用舌尖品尝滋味,最后才慢慢咽下。这个过程长达10分钟。

比镇静剂管用多了。

上过太空的人都知道,亚美尼亚白兰地是上面最好的酒。

宇航局最好放松规定,让我们带一点酒上去。

(说得好像因为宇航局不允许带酒,你们就没有带一样。)

所以,战斗民族的宇航员一直带上太空的都是亚美尼亚白兰地。

这货据说是最有名的亚美尼亚白兰地,按照干邑的标准生产的。

他们对于这种酒也非常喜欢,尤其信服其功效。

而他们又执着于遵守前辈留下的传统。

所以,即使是100年后,2078年时的俄国宇航员,偷运亚美尼亚白兰地上太空站的几率也远高于带伏特加。

全文完

备注1:本文部分信息来源于俄罗斯新闻机构Russia Beyond。

备注2:再优秀的电影也有各种无伤大雅的小bug,这非常正常。把一些bug指出来,不代表这电影有多糟糕。我非常喜欢电影《流浪地球》。如果你春节只有时间看一场电影,那么我绝对推荐《流浪地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