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小蕙有张祸国殃民的脸。

很媚。杏仁眼、悬胆鼻、鹅蛋脸、柳叶眉,古典中透着风情,风情里又射着艳光。眼底眉梢微微一动,风韵便弥漫整个香江。

特别是她那标志性的蓬松黑卷发,浓密又韵味十足,像极了午夜寂寞的红舞曲,撩得人心波荡漾。

亦舒在书里写过章小蕙的美貌:在北美念大学、读美术的她有一股罕见的妩媚,独树一帜,大家无论怎么打扮,都是一堆cute kids,她有味道,是时髦潮流以外一个等级

蔡康永与她做了一期专访后,说:“她美,更有灵魂。”

亦舒紧跟附和:“她是我在香港最欣赏的女子,有着绝佳的品味。”

也许是自小美惯了,她对时尚有着特别的品味。还摸索了一套章式时尚理论。

如今的美女,多以瘦为美。章小蕙却反其道而行:“女孩子不能太骨感,一定要有圆润的线条才漂亮。”

所以,她出现在大众面前,总是一副珠圆玉润,雍容闲雅的名媛态。

男人们很吃这一套。

自然,她成了话题中心。

港媒很“爱”章小蕙。

她是他们的八卦制造地。

章小蕙的为人处事、服装样式、生活琐事,皆是港媒的最爱。

但,被描述最多的,并非她的美艳与时尚,而是购物。

章小蕙视名牌如生命。

像华服、钻戒、名包、配饰,只要是时尚最新款,她都爱。

并且,这些物品都有一个共性:

章小蕙介绍说:套装三千,普通商议两千,晚装四千,还是英镑美元,看中D&G豹纹大衣,一万五百欧元,从前六七千已够吓人,真要印钞票才行!

连她自己都嫌贵了,看来是真的贵。

因此,在香港盛传着一句话:章小蕙可以不吃饭,但不可以不买衫

这些,都算是克制了。

她小时候更吓人。

章小蕙出生名门,自幼在奢侈品熏陶下长大。4岁逛美美。11岁扫荡连卡佛。13岁成bangbang常客,又去Michelle rene办了超级会员。18岁成人礼,是顶尖设计师高定的。平时的睡衣,也是香奈儿。

当同班小女生还在讨论初吻,为隔壁男同学脸红心跳时,章小蕙早已认清了CHANEL、LV与Hermes的区别。用她那觅宝一样的眼睛,又将几件最新款收入囊中。

可以说,她是在华服堆积下长大的孩子。

倘若她不早婚,依旧在豪门呆着,或许就能够一直这样挥霍下去。

但她偏偏迷恋爱情。

章小蕙是重度亦舒小说迷。

她说过,在学生时代,只要师太一出书,便会第一时间跑去买,然后一整天什么也不做,从早上开始就赖在大沙发上,盖上小小丝棉被,身边堆满零食,一口气将书看完,直到凌晨时分。

而等待约会的小男生呢,就静坐在一旁看着章小蕙,章小蕙继续看着小说。

整个学生年代,她差不多看了好几百本。

据章小蕙回忆,她家床头柜里,至今都放有亦舒的小说。

日子久了,她对书中的女性,产生了一种憧憬。亦舒女郎的形象,逐渐浸透到章小蕙心底。

她坦露出:“我长大后对待男生的态度,怎样面对困境从零开始,不多不少受到她书中女主角影响。”

传言,亦舒创作的《玫瑰的故事》,就是以章小蕙为原型。

爱情是免费的,根本不需要代价,爱情是愉快的-——凭什么人们认为要生要死的才是爱情?晚上睡不着也已经够受罪的了。

她渴望拥有亦舒女郎式的爱情。纯粹、火辣、奋不顾人,甘愿燃尽自我,又保留精神独立。

1986年,她如愿邂逅了钟镇涛。

钟镇涛是香港巨星,有才有貌有诗意,很符合章小蕙对另一半的幻想。

在林姗姗的巧妙牵线下,两人相遇相知,不到三星期,章小蕙说:“我要结婚。”

钟镇涛那时年轻,与名媛美女相恋,又是富豪之女,他很乐意。

但章小蕙的富豪爸爸不同意,他似乎预想到了危险,严厉劝阻女儿不准嫁。

章小蕙不听。

好不容易遇到爱情了,怎么可以轻易放弃。

“扑通”一声,她跪在章爸面前,哀声痛哭,诉说自己如何相爱。

终是抵不过女儿的苦苦哀求,章爸只能默许。

据说,钟镇涛知道章小蕙爱购物。热恋时他就在章小蕙和好友面前做出承诺,婚后给爱妻一万杂志费,一万糖果费,一万零用钱,一个月三万。

三万怎么够,还有华服呢?

钟镇涛笑着说:“她有我的附属卡,想买多少时装就买多少。

查小欣回忆,钟镇涛说完后,原本吃着蛋糕的章小蕙,很满意的又要了一块。

他们如愿结婚了。

婚礼很盛大,堪比皇室。

钟镇涛娶得美娇妻,很是欣喜,为了满足章小蕙的奢华梦,他耗资300万布置婚礼。

章小蕙的婚纱,是特意请戴安娜王妃的设计师高定的。在当时,价值13万港币。

富豪之女嫁当红歌星,这可是大头条。

据说,当时去的记者,将婚礼现场围得水泄不通。令婚礼一度受到阻碍,神父几次停下让媒体安静,可不一会儿,又吵闹了起来。

章小蕙说:“当时人太多,大多宾客我都不认识。”

几度磕磕碰碰后,在喧哗与奢华中,这场世纪婚礼落下帷幕。

婚后,章小蕙购物欲又来了,每日最大的爱好就是买买买,刷刷刷。有时为了省时间,同一种款式的衣服,她懒得挑,全部收了。

后来钟镇涛出书,他写到:章小蕙连做梦也不忘血拼,不断讲梦话“So beautiful”。

仿佛购物这件事已经注入她的灵魂。

可婚后没几年,钟镇涛却再也支付不起了。他的事业像滑铁卢般,不断走下坡路。

章小蕙仍在买买买。

1996年,钟镇涛的事业彻底陷落。唯一的经济来源,就是去客串几个小角色,除此之外,再无收入来源。

而这时,恰逢香港“炒楼”热,章小蕙看准机会,想要大赚一笔,动员钟镇涛去炒房,估计他也是病急乱投医,竟没有多方打听斟酌,借了1.5亿拿去投资。

不料,楼市崩塌,钟镇涛损失惨重,不仅钱拿不回来,还欠下巨款。

港媒又把焦点聚集到章小蕙身上,以为她再也买不起名牌了。

原本想要奚落她一番,不料拍了个猛料——章小蕙蜜会富商陈曜旻

婚内出轨,这又是爆炸性猛料。当时的新闻,猛爆章小蕙被包养。

陈曜旻正妻钟壁泽跳出来开记者会,公开指责章小蕙横刀夺爱。

一向不嫌事大的港媒针对这事,又用了很大篇幅,很醒目地写:章小蕙和陈曜旻在钟壁泽床边乱搞

章小蕙不再沉默,站出来说:“我早已与钟镇涛分居,我和他是分开恋爱。”

可即便是分居,她这也算婚内出轨。自此,不论章小蕙如何解释,港媒仍在大肆宣扬她的丑闻。

没过多久,章小蕙和钟镇涛宣布离婚。

这段建立在童话与物欲上的婚姻,一片惨伤落幕。

顺便一提,钟镇涛离婚没多久,便和自己的经纪人在一起了。当初“分开恋爱”这一说,倒是成了疑云。

离婚后,钟镇涛撑不下去,于2002年宣布负债破产。

因为香港有规定,破产的可以免除一切债务。

外在债务虽没了,但家里早已赤贫如洗。钟镇涛不得不租房度日。

以前,他是星光闪耀的大明星,如今,成了全香港都知道的穷光蛋,一夜间仿佛从天堂跌到地狱。

很多年后,钟镇涛破产解除,神色哀伤地对记者说:“最穷的时候,去商店购物都会被店员奚落翻白眼。”

他没说谎。

他带小孩去相熟的餐厅吃饭,结果一进去,店员老板对他爱理不理,不给他叫座。

钟镇涛点生鱼片,店员不让,觉得他没钱。

两人僵持不下,最后还是经纪人解了围。

经纪人很生气,朝他们大喊:“你是不是觉得我们没钱付?!”

还有一次,他在餐厅遇到几个老相识,都是导演。导演见了他,低声说了几句,便肆虐地笑。

笑什么?自然是幸灾乐祸。

离婚十年后,钟镇涛写了本自传《麦当劳道》,回忆起往事,沙哑着声音对记者说:“忍章小蕙这么久我很委屈,写自传的时候我不知道哭了多少次。”

他还在书里爆料,章小蕙视美如命,把美、保养皮肤放生命第1、第2顺位,子女顶多排名37。

她对小孩也不好,经常将小孩独自留在家,丢几条巧克力就跑去逛街。

还指责章小蕙当着孩子的面打母亲。

光说似乎不泻火,在自传里,他指名道姓:有一晚,陈曜旻到我家作客,大家喝了点红酒,谈得很开心。之后,我到车库开车准备送他返家,却从后照镜上看到章小蕙和他是手牵着手走出门!

这一猛料,坐实章小蕙婚内出轨!

《南都周刊》记者问钟镇涛:自传里,你写到章小蕙婚外情等,担不担心她受伤害?

钟镇涛惊讶:“伤害到她?!她讲的比我多,多得多。”

有媒体在章小蕙面前提及钟镇涛出书,问她作何感想。

章小蕙淡淡回应:“没想到这么多年了,他还是没有放下。”

这期间,和章小蕙在一起的陈曜旻也宣布破产。

港媒继续把焦点放在章小蕙身上,称她和陈曜旻在一起时被暴打,陈曜旻只要不爽,就会拿章小蕙出气,动不动不是摔巴掌,就是扯她头发,拿拳头当馒头。

1999年,或许被打怕了,章小蕙分了手。

后来有人问她为什么会和陈曜旻撕扯。

章小蕙说:“当时我很需要有人疼,有个人真的这样疼我,我觉得这样是行得通的,结果就这样了。”

离开富豪,便彻底断了经济来源,又破了产,该如何生存呢。

况且,她还欠有外债。钟镇涛忍受不了,宣布破产,她也可以这么做,至少可以过得好点。

她没有。

破产后,她似乎顿悟般开始去找工作,平时大肆买华服,今日倒是派上了用场。

她去时装公司上班,写杂志专栏,就写自己的风光史。

她写:我喜欢香水,我觉得香水是一个女人最能迷惑人的做法。我有一个玫瑰香水,每次都涂,就算我在电梯,就算我在餐厅,候机室,在飞机上,什么地方都会有人跑来。而且男生、女生、老的、嫩的,全部跑过来问:小姐,哇,好香好迷人

结果,那款香水成了爆款。

她又跑去做买手。专帮贵妇明星买华服,赚取佣金。

有时候遇到刁蛮客户,对她说:“你别赚我十块赚两块就行了。”

后来章小蕙东山再起,去一访谈节目,向主持人抱怨:“她不知道那八块是我的血汗钱,我不睡觉晚上帮你订货,打电话去伦敦欧洲订货。”

可即便是这样,也要先交定金,几次如此,看似赚了,其实不过是绕了一圈又一圈。

为了多赚钱,她想了个办法,每次订货,先不用信用卡付钱,收现金,再用了信用卡后,用飞行哩数的积分。这样一来,就可以大赚了。

主持人夸她是生意人。

据说,她开的服装店,每天人满为患,生意好得不得了。人们一边骂她,一边学她穿衣服。

她利用人气做引子,开业第一年赚了2700万,第二年赚了2300万。直接拿下香港在欧洲各牌服饰的生意和代理。

有人很委婉地问她:这么辛苦啊,你有没有想过走捷径?

她点头,确实有过这样的机会。

当时她在家,准备筹谋开一家时尚店,正为资金发愁。

一个陌生男人敲开了她家的门,递上一张空头支票,末尾写着“章小蕙”三个字。

自小生活在上流社会,她怎会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章小蕙看着空头支票,没有答复,也没有拒绝。

过了一会,她从陌生男人那里要来电话,拨给电话那头的人,问:“你可以先借钱给我吗?我开店铺就当是你入股了。”

电话那边的人有些不耐烦:“你好复杂。”

最后,她拒绝了。

为什么没收?

章小蕙说:“我有工作就能好好地生活下去,我的路会容易走一点,如果我这样呢,能收下第一张支票就一直收下去了,就一辈子这样了。”

权色交易面前,她倒是很清醒。

没有花边,狗仔们不乐意了,他们开始创造花边。

记者们煽风点火,一个个跑去问与章小蕙相熟的明星:你会请章小蕙工作吗?

没人敢回答。

风头上,谁敢逆天而行呢。

没了章小蕙的料,可是少了不少话题,于是有家杂志,偷拍到一张章小蕙的背影照,他们拿着照片,找了个算命先生评论,算命先生说:这屁股一看就淫贱。

杂志社很高兴,立马发了个头条,用大字登在第一版:此类屁股属淫贱。

自此,诸于此类的报道,层出不穷。

有家叫《新翡翠》的杂志社,猛写她的婚姻史,有的无的,只要是吸引眼球的,无论事实,一一大写特写。

章小蕙气不过,拿着杂志跑去找相熟律师,律师说:“可以告。”

于是,她告了。

记者来采访,她说:“打官司是心理战,若样子憔悴又心切,一副打败的样子,也不用打了。”

很幸运,她赢了。

杂志社派人来劝和。

章小蕙很傲娇:“从良吧你们去!”

结果,杂志社倒闭。

亦舒说:“打败仗不要紧,姿势始终要漂亮。”她似乎将这句话听见心里,行为处事很有亦舒女郎的风范。

刚离婚那些年,她虽绯闻缠身,但又很聪明,将这些绯闻利用得恰到好处。

她写的专栏、开的店铺,在人们的攻击下 ,变得愈来愈好。

小S问她秘诀。

章小蕙说了句很有哲理的话:“你的脑袋永远决定你的命运。”

生活好转后,章小蕙依旧没闲着。

因为她单身,又长得美。身边人不乏追求者。

她宣称要抢回那些失去的时间,于是,她同时交往了5个男友,分别遍及法国、英国、印度、意大利、犹太人。

蔡康永惊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情人节要怎么办?

章小蕙道:“分配好。”

她解释,晚餐有三顿,6点到七点半,7点半整个到9点,以此类推,一人几小时。

吓得蔡康永目瞪口呆。

一人泡5猛男,猛料又来了,第二天的头条,又被这个女子占据。

但她似乎不在乎。

她说:“我是个大花瓶,大懒虫,我知道我的性格,没有大志没有志气,要打扮每天就像个花瓶。”

如此回应,我还能说什么呢。

后来,她参演情色片《桃色》,还被金像奖提名了。

这本是好事,但她受不了港媒的夸张报道,跑去了国外,从此定居于异乡。

现如今,钟镇涛已娶妻生女,事业渐渐好转,她仍独自一人,过着幻想中的生活。

近期有人拍到,现在的章小蕙似乎变得臃肿了些,模样也不复当年了。

但章小蕙三个字依旧是港媒的最爱。

她的前半生,一直生活在口诛笔伐中,有人谩骂,有人崇拜,有人羡慕,有人渴望将之收入怀抱。

而她呢,真把自己活成了亦舒女郎的模样,时而矫情、时而独立,时而令人憎恶至极,时而又让人心生爱怜。

像个天生的美艳妖物,搅得江湖大乱,又轻轻拍一拍双手,弹一弹灰尘,跑别处潇洒去了。

只留下一身绯闻和数不尽的争议,任由世人评头论足,道听途说。

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种活法,但我想,不是每个人都必须活成章小蕙,章小蕙之所以是章小蕙,是因为世间只有一个章小蕙。

而平凡的我们,大多没有她的优渥与娇艳,但也承受不了她的绯闻与争议。

那就请在自己的路上,真诚地、努力地活着。因为每一个竭尽全力的生命,虽然没有华服加身,没有珠宝环绕,但都灿烂繁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