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2年,一本《怎样鉴别黄色歌曲》的书诞生,这本定价两毛二的书长达六十页,书籍的内容也围绕着“鉴别黄色歌曲”这个主题展开。这本书跟当年那几本《如何吸引美少男》一样被炒得天价了。

作者们拿 《蔷薇处处开》、《何日君再来》、《再来一杯》等歌曲来打比方

这本书的躺枪主角就是当年被称为靡靡之音的“邪恶源头”邓丽君。

 “靡靡之音会腐化青年的思想,主张坚决堵塞,绝不能放任自流。”

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官方这样解读邓丽君歌唱“儿女私情”的歌曲。就算是这样,当时的小年轻们仍然冒着一种“禁忌”的刺激感,一边悄悄在工友联谊会上哼唱着“何日君再来”,一边偷偷地将自己幻想成歌曲中的各个浪漫苦情主角。

在当时的整个华语乐坛,邓丽君的影响力有多大,你大可以去问问你爸妈。如果在那个时代就有了微博,院办相信,邓某人在流量排行榜上的表现,应该相当于现在各种流量小生的总和吧。不过,无论是父辈还是我们这一辈,似乎对邓丽君的印象大多是一个非常淑女的甜歌女神,而今天院办要想聊一聊的,确是这位时代巨星,更为有趣且酷的B面。

见过温柔可人、歌声婉转的邓丽君,但你一定没见过说话吐出山东大碴子味儿的邓丽君吧。

今天, 邓丽君以往的视频被网友翻出来,视频中,邓丽君自曝母亲是山东人,说完还在主持人的引导下飚起了一口标准的山东腔。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邓丽君

这样的反差足以让山东yin红眼,音乐圈为之肝颤,老粉们为之震撼,又Q又萌的邓丽君变身山东人儿也可爱得没道理。

不啻如此,我翻了翻资料,发现邓丽君不仅是个温柔可人儿,更是个古灵精怪的叛逆少女,多的是你没见过的别面。

所以今天想和大家聊聊邓丽君为人忽略的一面,说说她的酷和反叛。

邓丽君式幽默

提到北方人,除了能想到虎、彪,还有一个狠标签,那就是“天生是演小品的料”,和北方人为伍,总有种在与赵本山老师搭戏的错觉。

身上流淌着北方人血脉的邓丽君其实也做过不少小品尝试。

△邓丽君的小品系列

邓丽君也很有搞笑天赋,讲起段子来没有任何偶像包袱。

△甜心丽君,在线损人

荤段子也信手拈来。

有一次,邓丽君与台下粉丝互动,礼貌的问对方贵姓,接着又开玩笑问先生几岁,粉丝答:“30”,邓丽君笑着回:“那差不多啦~”台下哄笑。

最后发现粉丝有了老婆之后,邓丽君表情↓

△笑容逐渐凝固

邓丽君其实是很有表演实力的,16岁就演过电影,所以之后表演小品,丝毫不怵。

△电影男主扮演者叫杨洋

1980年,邓丽君自编自导过一个小品《我的家》。

小品的内容很简单,台词和包袱虽然现在看起来有点土和尬,但丝毫不影响邓丽君一本正经的搞笑。

尽管小品只有三分钟左右,却设置了很多密集的梗,放在当时极具先锋艺术感。

比如有反差梗:

邓丽君打算开窗看看外面的美景,结果….

△oops,没想到吧

△邓丽君光速拉上窗帘

而且B站流行的鬼畜,你君姐在当时就玩过了。

△邓丽君酒到口边,音响里放的音乐突然卡带,如同鬼畜

还有自嘲梗:

邓丽君实力演绎了“北方yin狠起来,自己都怼。”

△邓丽君:“哪有这种人,竟然叫人家买唱片,还唱那么难听,才不要听嘞。”

直到小品最后,邓丽君吃完晚饭打算去洗把脸,才发现原来自己走错了地方:“对不起,我搞错了,这不是我的家。”

△懵出双下巴

除此以外,还有一个叫《我的老师》的小品也很受观众喜爱。

小品中,老师涕泗横流地说:“同学们,这是最后一堂课,以后就要离开你们了。”

邓丽君和同学们一脸无邪的问:“为什么呢?”

老师:“我也没办法。”

接着,邓丽君和同学们一脸冷漠地起身离席:“没办法就算了。”

△弱小、无助

随后邓丽君又转身回来找老师,此刻心灰意冷的老师感受到了邓丽君同学的温暖,感动得把钢笔和手表都送给了邓丽君。

有些尴尬的邓丽君只好装出一副舍不得老师的样子。

△该配合你演出的我尽力在表演

最后又天真的告诉老师:“我只是忘记拿书本儿。”

△听绝望在唱歌

除了小品,邓丽君还在搞笑综艺节目里客串过5期的情景剧演员,各种沙雕剧情都有。

同时,邓丽君将这诙谐幽默的细胞也注入到了音乐里,还做过歌剧巡回演唱,反串唐伯虎。

总之,你君姐才不是古板的乖乖女,大胆的性情里早藏了反叛的因子,该爆发时爆发。

摇滚之母

邓丽君绝不止是耍耍嘴皮子功夫,要问我们为什么对邓丽君爱得如此深沉?无他,率性做人,释放自我的时候渣滓不剩。

90年代是摇滚圈的巅峰时期,1995年,发生了两件重大的事,一是邓丽君去世,二是唐朝、黑豹、轮回和 1989 四支乐队联合发行了邓丽君的翻唱专辑「告别的摇滚」。

你可能百思不得其解,邓丽君和这些摇滚先驱能扯上什么关系?

君姐告诉你,联系大发了。

这些摇滚大佬的Rock启蒙,不是朋克音乐的教父Iggy Pop,也不是为摇滚乐吉他演奏开辟了新径的Syd Barrett,更不是引领了华丽摇滚风潮的Ziggy Stardust,而是我们人美歌甜的歌手——邓丽君。

唐朝乐队刚开始学音乐,听的就是邓丽君的歌。

崔健也曾说:「她代表着一种自由创作的声音,流行歌曲开始真正是一种来自非政治性、非传统性的自由创造」

事实上,邓丽君这三个字里,流淌的不仅仅是时光和经典,更是自由和自我,潜藏着力争和向上的力量。

至于为什么邓丽君会与摇滚有不解之缘,并冲破政治阻隔彻底释放音乐,这我们还得从70年代说起。

1979年,邓丽君为了简化入境,曾拿了本印尼护照从香港去日本,因护照来源不详,被判为“假护照”。

日本媒体纷纷报道了26岁的邓丽君因为“假护照事件”而被拘查的消息,日本《东京新闻》刊登了署名大川江的文章,题目是《歌星邓丽君因一张作伪印尼护照锒铛入狱》。

之后邓丽君被日本驱逐出境,一年内禁止入日本境内,而回到台湾,邓丽君又被扣上了“叛国”的罪名。

进退两难之际,邓丽君选择了去美国读书,还在美国与成龙展开过一段感情。

但最后两人的感情因为很多原因,不了了之。

或许是受到了西方文化的熏陶,邓丽君内心对自由的渴望之火被点燃,80年代在美国的演唱会大获成功,邓丽君直接开始颠覆了人们对她的认知,过去被谨言慎行束缚的邓丽君,这回彻底野了。

1982年,扎着松散的丸子头,穿着一身镭射银色套装的邓丽君,出现在了大家面前。

当时,邓丽君说:“你们不要以为我只会躲在家里做乖乖女。”

△我的热情,好像一把火

但,同年,一本叫《怎样鉴别黄色歌曲》的书出现,书中抨击了黄色歌曲对精神的腐蚀,更拿《何日君再来》、《蔷薇处处开》这样的经典歌作为示例,邓丽君的歌被称为“靡靡之音”,也因此又经历了一些政治阻力。

可也正是这样的“靡靡之音”以及邓丽君日益飒爽的性情给年轻人们带来了蠢蠢欲动的催动力量。

邓丽君帮助被禁锢的年轻人们打开了窗。

人就是需要音乐,需要释放。

即便是“靡靡之音”,即便收听敌台和翻录原碟,也要听个尽兴。

年轻人们开启了君式时髦,借着歌里的意境,恋人们开始敢于在公开场合拉手、搂肩。与此同时,邓丽君也在和这个顽固的世界对着来,做着自己的反叛。

邓丽君画上烟熏妆,顶着爆炸头,一言不合就扭起了胳膊甩起了头。

△邓丽君演唱《I love rock’n’roll》

唱一次《Beat it》,就能beat it。

△邓丽君版《Beat it》

1985年,邓丽君在日本东京举办了一场名为「One And Only」的NHK演唱会。

「A Good Heart」的前奏响起,邓丽君的紫色旗袍换上了粉色太空服,顶着雷鬼头,穿着黑丝高跟鞋出现在了台上。

△姐们儿走在时尚最前沿

演唱会期间,直接脱掉了粉色外套,戴上了猫眼墨镜。

邓丽君还请了顶级乐队伴奏。

这场演唱会走的是visual rock的路线,除了音乐要炸,视觉上也得给你整明白咯。

毕竟一个歌手成不成功,看她的乐队就知道了。

△论音乐的形象主义

姐们儿真的太酷了,自我得到了彻底的释放,1990年,还和另一位酷姐们儿林青霞在欧洲裸泳。

林青霞把这段故事写进了散文集里,书中林青霞是这么描述的:“我放下了戒备,也脱下了武装,和法国女人一样脱掉上衣,戴着太阳眼镜,躺在沙滩椅上迎接大自然,邓丽君围着我团团转,口中喃喃‘我绝对不会,绝对不会…’声音从坚定的口吻逐渐变软,她终于坚持不住的解放了……”

邓丽君释放了,“靡靡之音”也解放了。

民谣歌手周云蓬形容邓丽君是我们音乐的后娘,是我们色情的大姐姐。

那代的年轻人没人能躲过邓丽君,摇滚歌手藏天朔还吐槽过:「北京的老一辈摇滚人不老实,对外都说听欧美的摇滚乐长大,其实当年家里的录音机都放着邓丽君」

我们爱邓丽君,终究爱的是她给人的积极能量,邓丽君唱歌,即使歌词怆怏,邓丽君唱出来也会是干净质朴的。她不会让忧郁更忧郁,绝望更绝望,更舍不得给歌曲染色,在情绪的深渊推你一把。

她要拉你回来,让你知道在其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的世界里,你可以自我发电,蹦一场不顾一切的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