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的專屬定製至尊汽車有限責任公司造了部跑車,V16引擎,5000匹馬力,1.8秒破百,極速560,全球限量1部。

與之相比,布加迪什麼的就是渣。

 

超跑再貴也是商品,想買的人自然很多,但這部叫做Devel Sixteen的車沒人買得到,它屬於艾哈邁德王子。

那些買車如買菜的超跑收藏家所能做的,也只是上Quora發帖詢問:擁有一輛Devel Sixteen是種什麼體驗?

就算有幸在路上見到了,再跋扈的豪車車主,也不得不與其刻意保持距離。

 

“在我開過幻影2000之後,就發現世界上再也沒有任何一個牌子的車能夠滿足我的要求。”

“於是我決定自己造一輛。”王子親自對媒體介紹了這部史上最強超跑。

 

“公司只向王子一個人提供單獨的VIP服務。實際上,對我們來說他不是什麼VIP,他就是The P。”廠方公關總監賽義德·烏爾德說道。

通常你只要足夠有錢,就可以買到世界上的絕大多數高檔和貴价商品。

但只有成為某個奢侈品牌的VIP,才能真正彰顯你非凡的身份和地位。

Prada的裹屍袋和路易威登的棺材就只向部分神秘的超級VIP客戶提供。

而單獨的品牌甚至已經無法滿足個別資深的潮人,生前作為各大奢侈品牌的頂級VIP客戶,他們具有促成不同品牌聯手為其打造最終歸宿的特權。

LV和Supreme的聯名款棺材在街頭的現身,讓每個人都意識到它的主人一定死潮死潮的。

以如此優雅而彪悍的一種方式,將人們對其富有和高貴的印象在離開這個世界後仍然永遠保持下去,是他們最後的追求。

奢侈品之所以能成為階級分化的標誌,相當重要的一方面原因就在於,並不是只要你夠壕,能不斷累積消費金額,就可以獲得它們的跪舔。

只有本身就已經足夠尊貴的上流階層,才有可能成為頂級品牌的VIP。

就像百夫長黑卡,這種豪華簽賬卡不接受申請,只有擁有超高個人凈資產並不斷追求最好和最獨特享受的個人,才有可能得到美國運通的主動邀請。

 

也即是說,你們之間的關係,是你得先得到奢侈品的認可,而不是你在挑奢侈品。

除非你有王子那樣的實力,想要什麼就自己造,可以根本不屌它們的規則章程。否則要想成為它們的VIP,還是乖乖一邊往上爬,一邊攢人品吧。

每個不差錢的保時捷車主都想成為其VIP,在他們看來,保時捷的VIP才叫牛逼豪氣。

VIP的特權就是,所有保時捷推出的新車你都能優先下手,如果推出了限量車款,你也能在其他人之前收到保時捷發來的郵件,問你要不要這台車。

只有他們自己感受得到,要是沒個一兩台限量款,只能處於保時捷車主鄙視鏈的最底層。

而想要得到限量款,不是有錢就能擺平的。

不過也沒有多少人真正知道它的VIP制度如何運作。

要成為保時捷的VIP,說起來也並不複雜,你唯一能做的,就是買一輛全新的918 Spyder,並留在手裡超過6個月以上。

剩下的交給保時捷去判斷,他們會追蹤每台車,了解每個客戶,以及這個客戶的優質程度。

據透露現在保時捷在全球範圍內的VIP車主只有600人。

男子被監控拍到和一輛保時捷性交

李兆佳的車庫裡停了12輛法拉利,但他意識到他永遠也不可能買到LaFerrari Aperta,限量209輛的法拉利頂級車款敞篷版了。

這名華人富商並不確切了解自己為何被法拉利拒售,法拉利公司表示,李兆佳是他們重視的客戶,但拒絕對此發表評論。

一些業內人士認為,李兆佳的生活方式太過高調,雖然有利於推廣法拉利品牌,但令該公司感到尷尬。

買得起法拉利的富豪多如牛毛,但法拉利的VIP卻鳳毛麟角。

法拉利選擇VIP車主的方式比起保時捷還要狠得多。

雖然法拉利從沒透露過其VIP的篩選的具體標準,但一些基本門檻就已經限制了大部分人。

擁有5輛以上一手全新法拉利只是起步;必須與法拉利經銷商保持多年的關係;另外如果你從來沒去過法拉利在馬拉內羅的工廠,也不可能。

像阿斯頓·馬丁等許多其他超跑製造商也在採用類似的策略。

通常情況下,它們會保留一份約500人的VIP名單,新車或特別款上市之前提前打電話詢問他們是否需要。

那些頂級車款在公眾知道之前幾個月就已經被VIP搶購一空了。

與標準的商業模式相比,這些奢侈品的做法簡直有違常理。

故意而為的極度稀缺性讓富豪也要對它們喊爸爸。

在很多人還在為用整個月的薪水去換來的一隻名牌包包而沾沾自喜的時候,那些驕奢淫逸的富戶們互競奢華,不斷刷新着人們的想象力。

他們吃着范思哲的鹹鴨蛋。

配着古馳的鹹菜。

然後在路易威登10萬美元一隻的馬桶上拉個屎。

完了還用香奈兒的長槍對着你來幾發。

這就是奢侈品的實質,超出普通人生存發展需要範圍的虛無消費品。

很多人妄圖通過購買超出自己身家實力的奢侈品來充當人上人,殊不知這種不切實際的鏡花水月只是一種美好的幻想。

但只要回歸現實,我們可以有無數種方式成為自我實現的VIP。

能夠讓人看到後發自內心地微笑,而又不會在聯想到錢包後皺起眉頭的產品,才是人類創造出的最值得擁有的好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