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林书豪在深圳参加活动之际公开表示,如果中国篮协发出邀请,自己会考虑代表中国男篮出战。这一消息引起了球迷们的广泛关注,对于男篮归化林书豪的讨论也相当激烈。

归化林书豪有损大国威名? 错!唐太宗1千多年前已给出答案…

进入新世纪的十几年以来,曾被认为高不可攀的“篮球圣殿”NBA联盟,已经出现过多名中国球员的身影——多为内线球员。而在竞争更为激烈(同样也是中国传统弱项)的后卫线上,尽管孙悦曾短暂加盟过湖人队,但他的表现机会十分有限。真正曾令NBA界感到震惊的黄种人后卫当属林书豪,他于2012年2月在代表尼克斯出战的多场NBA常规赛上,多次打出惊艳数据并率队获胜,一时间“林疯狂”的称号响彻了整个篮坛。

林书豪的父母均是中国台湾人,因此阿豪的身份属于美籍华人。正是由于这层特殊的关系,许多中国球迷对于林书豪给予了更多的偏爱和关注。由于中国球迷对于补强后卫线的迫切希望,关于“林书豪能否加盟中国男篮征战世界大赛”的话题,这几年来一直没有终止过。如今林书豪对此进行了公开回应,就他的这番表态来看,他代表中国队出战开始拥有了可能性。

归化林书豪有损大国威名? 错!唐太宗1千多年前已给出答案…

国际篮联规定,每个FIBA会员国可以拥有一个归化球员名额出战世界大赛。近年来中国男篮面对的亚洲对手,也出现过不少归化球员的面孔,比如代表菲律宾出战的美国球员布拉彻。尽管受到归化球员的强势冲击,但中国篮协此前没有动过念头同样归化外籍球员助战,国内球迷中也盛行一种观点,认为作为一个拥有13亿人口又具备良好篮球传统的大国,中国篮球不应该借助于这种“偷机取巧”的行为,不赞同中国男篮使用归化球员,这无疑为林书豪加盟中国队构成了思想上的阻碍。

如果跳出国家队的范畴,再将时间轴前移,国内球迷圈还有一种论调:中国人无须为一名黄皮肤的美国人的成功倾注特殊情感。

实际上这样的争议,在中国历史上很早就出现过,这一观念被称之为“华夷之辨”,包括孔子、孟子在内的众多著名思想家对此都发表过各自不同的观点。《论语·八佾》篇就记载了孔子的看法:“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亡也。”明确提出了“夷夏之防”的观念;而孟子则认为是否代表华夏文化才是辨别夷夏的关键所在,他举出了以下两个知名例子:“舜生于诸冯,迁于负夏,卒于鸣条;东夷之人也。文王生于岐周,卒于毕郢,西夷之人也。” 孟子的意思是,尽管舜和周文王并非传统的中原华夏族出身,但他们对于华夏文化充分认可并加以推崇,最终还是成为了华夏圣君的代表,对于这样“夷人”不应该区别对待。

外夷之人可以有条件地成为华夏圣君,扮演华夏名臣角色的也不在少数。中国之所以能够成为如今的统一多民族国家,与中华文明对外强大的包容性是分不开的。历史上越是强盛时期,中国在对外包容方面就越具有自信心,这方面的例子最为集中出现在唐朝。

阿史那社尔
阿史那社尔

在整个唐王朝统治时期,有大批非汉族人氏成为了大唐的朝之重臣,期间担任宰相之职的外族人氏竟多达29人。尤其是从“贞观之治”到“开元盛世”的盛唐时期,军功卓著的武将更是不胜枚举——突厥王族出身的阿史那社尔率部奔唐,贞观年间屡建战功并迎娶了唐太宗之妹衡阳公主。唐太宗李世民去世时,阿史那社尔悲痛欲绝请求以身殉葬,但为唐高宗所阻止,仍对其委以重任。此外,百济(今朝鲜半岛)人黑齿常之、高句丽(今朝鲜半岛)人高仙芝、突厥人哥舒翰等外族将领,先后替唐王朝浴血奋战、开拓疆土,立下了赫赫战功。由此可见,古人并未有过质疑“归化”的心理负担,也并未因为这些外族人氏的建功立业,而对大唐盛世产生什么非议。

李光弼肖像图
李光弼肖像图

而到了大唐王朝面临危难,甚至处于衰亡之际,同样少不了为其尽忠效力的外族将领们的身影。平定安史之乱有再造唐室之功的两大名将是郭子仪和李光弼,后者就是一位突厥人,依然能够名垂青史。《新唐书》称赞李光弼在平乱之中“战功推为中兴第一”。晚唐时期的沙陀族人李克用,父子三代蒙唐皇赐以国姓,对国家忠贞不二。李克用多次率军平定叛乱并收复了国都长安,后又与篡夺唐室的汉族军阀朱温互为仇敌。李克用病逝后,其子李存勖消灭了朱温所创立的政权后梁,重新举起了李唐王室的旗号,他所建政权被史家称为“后唐”。在整个五代十国时期,后唐的实力最强、控制疆域最广,因此被世人视为复兴唐朝的存在。

从上述例子不难看出,纵然是外族出身,只要是心向中华认同中华文化,并为之矢忠而奋斗,那么与土生土长的中国人并无实际区别。身在唐宋八大家之列的韩愈,就在其所作的《原道》一文对此总结道:“诸侯用夷礼则夷之,进于中国则中国之。”其表达的意思是说采用夷狄礼俗的诸侯,就应该把他们看成是夷狄之辈;而采用中原礼俗的诸侯(即使不是中原本土人氏),就应当承认他们是中原之人。历史上多民族政权共存时期的两宋时代,以大量实例有力诠释了这一观点的前半部分。无论是曾担任过辽朝“摄政王”的韩德让,还是辽国灭亡前夜的郭药师、左企弓、虞仲文、曹勇义、康公弼等武将文臣,无论是观其姓名、样貌还是溯其先祖,都是不折不扣的汉人,但他们所追奉的国家却是大辽而非大宋。

归化林书豪有损大国威名? 错!唐太宗1千多年前已给出答案…

这类人群在历史上有一个专属名词——契丹化的汉人。而后在崖山一战消灭南宋最后军事力量、在石壁上刻下“镇国大将军张弘范灭宋于此”而还的元军将领张弘范,尽管被后人讽刺调侃称在他的称号前加一“宋”字变成“宋镇国大将军张弘范灭宋于此”,但只不过是后世文人的发泄,对于当事人却有点“冤”。张弘范生于蒙古长于蒙古,除了其祖先曾为汉族以外并没有在南宋呆过哪怕一天,指望他把南宋当成自己的“祖国”确实是强人为难。以上各位早早异族化的汉族人氏,若要硬把其算为传统意义上的汉族人,不过是一厢情愿的想法。

秦代名臣李斯曾写下过名扬千古的《谏逐客书》,他总结回顾了历史上秦国由弱变强的原因,认为其在于不拘泥于地域出身而广用天下人才。他以秦穆公因重用由余、百里奚、蹇叔、丕豹、公孙支这五位非出生于秦国的贤人而称霸的实例,有力证明了“客卿强国”的重要性。文末的旷世名句“泰山不让土壤,故能成其大;河海不择细流,故能就其深;王者不却众庶,故能明其德”,更是起到了振聋发聩效果,令读完此书的秦王嬴政立即收回了驱逐客卿的成命,他也最终完成了扫六合一统天下的霸业,成为了“千古一帝”秦始皇。

归化林书豪有损大国威名? 错!唐太宗1千多年前已给出答案…

看完以上这些历史上的例子,林书豪若代表中国男篮出战,是否属于中国篮球的荣光,答案已经不言自明。近年来林书豪本人已多次在公开场合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在一次NBA现场采访中,林书豪表示:“我为我是中国人感到自豪。”在某次与国内球迷的互动交流中,林书豪称:“我很高兴作为中国人在NBA的代表。希望以后可以看到比较多的中国球员在NBA里”。此次中国行期间,书豪在当着众多媒体的面转述读书时同学对自己的歧视性话语时,也是以“中国人”“中华民族”自称(他用汉语完成了一系列表述,而非英语的“Chinese”)。

对一个心向中华,又切实为中国慈善事业、篮球事业做出过突出贡献的人,对他抗拒甚至敌视只会显得没有容人之雅量。

归化林书豪有损大国威名? 错!唐太宗1千多年前已给出答案…

在最近的这一次公开表态中,林书豪声称代表中国男篮的前提是“中国篮协发出邀请”,这与姚明出任中国篮协主席以来,将国家队征召制改为邀请制的主张不谋而合。早在2011年姚明就提出过对归化球员的看法,当时姚明认为“归化球员和本土球员最大区别在于责任的承担这一点上,这些归化球员的归属感不强,和其他的球员互相之间是两种文化,短时间将他们组合起来反而会起到反面效果。长期来讲,这种做法伤害自己本国的球员,是百害而无一利的。”姚明当时这番话的前提,是基于当年亚锦赛上卡塔尔因归化球员不能出战而闹出罢赛事件,且他看到菲律宾队的归化球员在现场奏菲律宾国歌时,有双手插袋的表现时有感而发。姚明所反对的是那些纯属为了钱而接受归化的“雇佣军”,事实证明近两年来菲律宾队在归化球员布拉彻的问题上已经饱尝苦果。由此可见,林书豪的个人情况并不适用于以上观点。

从平时表现出的言谈举止来看,林书豪显得谦逊礼让,气质儒雅颇具风度,传承了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这一点与他接受过良好的教育有很大关联。作为一个标准的“学霸”,毕业于世界知名院校哈佛的林书豪,与勤学、好学、成绩优异的中国人形象可谓一脉相承。这样一位“文能进入名校哈佛,武能征战NBA”的人生赢家,如能代表中国男篮征战世界大赛,将在热爱篮球中国青少年群体心目中,树立起一个良好的正面形象。

距离2019年男篮世界杯还有一年多的时间,这是中国首次在主场举办这一国际篮联最高级别的世界大赛。在姚明这两年大力改革的全面推动下,中国篮球迎来了争取历史突破的大好机会。如今的中国男篮拥有易建联、周琦这样的世界级内线球员,而后卫线则相对弱势,归化林书豪成为了迫切需求。当然,书豪本人并不一定能保证在接到邀请之后加入男篮,但有他加盟的男篮确实更加值得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