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女将巴蒂今天在法国公开赛女单决赛,以6-1、6-3直落两盘轻松击退捷克小将万卓索娃,夺得首座大满贯赛冠军,也终结了澳洲长达46年的法网单打冠军荒。

巴蒂成为1973年考特夫人之后,时隔46年又一位夺得法网苏珊朗格朗杯的澳大利亚选手。与此同时,巴蒂是继2011年斯托瑟登顶美网之后,8年来首位夺得大满贯女单冠军的澳洲人。

巴蒂夺冠后说道,“法网对于澳洲球员来讲一直是十分特别的存在,斯托瑟在这里曾经取得很棒的成绩。我今天能更进一步,如愿折桂,感到无比自豪。”

23岁的大会第8种子巴蒂(Ashleigh Barty),今天仅花70分钟就轻取女网排名世界第38的19岁捷克新秀万卓索娃(Marketa Vondrousova),首度在大满贯赛封后。

巴蒂今天赢球后,下周公布的女网最新排名可望跃升至第2,仅次于保住球后宝座的大坂直美。巴蒂也成为自从澳洲传奇女将寇特(Margaret Court)于1973年在法网封后以来,首位在罗兰盖洛斯球场(Roland Garros)夺冠的澳洲选手。巴蒂也成为自从古拉贡(Evonne Goolagong Cawley)于1976年登上球后以来,排名最高的澳洲女将。

巴蒂夺冠后表示:“令人难以置信,我有点哑口无言。我今天打了一场完美比赛,我对自己以及我的团队深感自豪,这是令人惊叹的两周。”

19岁的万卓索娃原本寄望此番能成为继俄国女将莎拉波娃(Maria Sharapova)2006年在美国公开赛封后以来,首位夺得大满贯赛冠军的青少女选手,但最终向巴蒂俯首称臣。

有意思的是,本届法网,男单四强的平均年龄高达32.16岁,女单四强则仅为22.22岁——这是2011年温网之后,大满贯赛场上最年轻的女单四强阵容。

巴蒂只有23岁,万卓索娃还没迎来20岁生日,女单决赛的平均年龄更是只有21.5岁,同样是近10年来大满贯女单决赛中最年轻的一场。同时,万卓索娃是2007年伊万诺维奇之后,首位杀入法网决赛的青少年球员。

而上一次由两位首次打入大满贯决赛的球员争夺法网冠军,还得追溯到遥远的2010年。

本场青春对决之前,双方有过两次交手,巴蒂获得全胜战绩。两人最近一次对话是在2018年伯明翰站,当时巴蒂以7-5 /7-6(1)险胜万卓索娃。本届法网,是两人首次在红土上相遇。

一个是此前从未进过红土决赛的巴蒂,一个是19岁的非种子选手万卓索娃,两位均以打法变化多端而著称。巴蒂的切削,万卓索娃的小球,都是她们最具代表性的技术。

但在法网决赛首盘,场上形势呈现一边倒。巴蒂一上来就连保带破拿下两局,早早完成破发压制万卓索娃,第三局更是直落四分轰出love game保发,没有给对手反扑机会。

首盘0-4落后的情况下,万卓索娃在第五局顽强拉锯,艰难完成回破,止住颓势。但捷克新星已经难以扭转首盘局势,随着巴蒂在发球胜盘局把握住第2个盘点,后者以6-1轻松拿下首盘胜利。

次盘,巴蒂依然率先破发至2-0。万卓索娃在第三局顺利保发,这是她全场首次保住自己的保发局。此后,双方比分交替上升,第九局巴蒂在关键时刻再次强势破发,从而以6-3再赢一盘。

强劲的发球,暴力的正拍,巴蒂在场上完全占据主动。相反,19岁小将万卓索娃则全程沉闷,没能打出年轻球员的气势。

实际上,职业生涯早期,巴蒂的成绩主要来自双打赛场,澳大利亚人有过五次打进大满贯女双决赛的经历,其中,她曾在2018年搭档范德维斩获美网女双冠军。

即使是在战绩显赫的双打领域,巴蒂的大多数成就来自于硬地——红土赛场上,她只有两届罗马站双打冠军和2017年法网双打亚军,单打方面更无突出战绩。

直至2019赛季,这位澳洲双打名将迎来自己的单打突破年。

年初,巴蒂先是在悉尼站夺得亚军,又在澳网打进8强,随后在迈阿密皇冠赛夺冠,拿到生涯迄今最高级别单打头衔,世界排名即将从年初第15位升至下周的第2位,澳洲一姐在单打赛场的上升弧线明显。

尽管如此,巴蒂依然用“疯狂”一词,形容自己打进本届法网女单决赛的感受。如今,赢得法网女单决赛之后,巴蒂拿到赛季第二冠。

打进法网决赛后,巴蒂的排名已经升至第3位,夺冠后将继续升至世界第2位。这是1976年12月古拉贡登上第二把交椅之后,澳大利亚女单球员的最高世界排名。

至此,巴蒂成为第五位女单和女双都拿过大满贯冠军的现役球员,其他四位分别是大威廉姆斯、小威廉姆斯、库兹娃和斯托瑟。

除此之外,这位大满贯新科冠军已经在“通往深圳”年终总决赛积分榜上超过科维托娃,跃居榜单首位。

北京时间6月8日晚间,法网男单决赛将在11届冠军得主纳达尔和4号种子蒂姆之间展开,这是去年决赛对阵的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