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开政治,关注经济的直接需求,这是一份很好的预算——它本来可以做得更好,更加远离政治,而更多地重视经济。

从政治角度来看,这是一份政府的经典预算案,它知道自己只有很小的机会去赢得迫在眉睫的选举,但也知道放弃其既定政策并承诺增加政府开支和更多减税措施几乎不会带来任何损失。

然而,如果你加入经济方面的视角,你会发现这份预算案以错误的理由做了正确的事。

大约六年前,联盟党胜选时,承诺将解决“工党的债务和赤字”作为最高优先事项。

而它花费了这么长的时间,才终于走到了可以宣布下财年预算盈余的这一步,但在此期间,国家债务增加了一倍。

它给自己定下的规矩是:在盈余远高于预期之前,不会提供减税。因为税收的任何意外改善都应该“存起来”而不是花掉。只有尽可能地实现最大的盈余才能迅速偿还债务。

所有这一切都被丢到了窗外。但是,无论政府如何别有用心,这都是一件好事。

为什么呢?因为,尽管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已经过去了十年——而且财相再三重复“经济走强”的口头禅——可经济仍然出人意料地疲软。一年前,经济看起来好像要踩下最大油门了,但从那时起,我们却看到它再次踩下了刹车。

既然如此,现在当然不是让预算案从经济中抽出更多钱的好时机,而是应该投入更多钱。

虽然就业人数增长速度超过预期,但经济增长仍低于平均水平。它主要受到消费者支出疲软的阻碍,而消费支出疲软主要是因为工资增长不大——朝野两党都倾向于称之为“生活成本压力”。

财相弗莱登柏(Josh Frydenberg)预测,下财年的工资将增长2.75%,次年将增长3.25%。这可能会过于乐观,因为这种预测贯穿了联盟党的整个任期。

他承诺的减税措施是体面加薪的不良替代品,但它们将帮助消费者继续消费并扭转经济困境。

每周收入在925元至1730元之间的人将获得相当于每周约20元的减税,回溯至去年7月。但它会在几个月后提交报税表后以年度退税支票的形式出现,450万人可以拿到1080元的现金。

而每周收入低于925元或每周收入超过1730元的人将获得较少退税。

同样,对老年金领取者的一次性现金补助也不是一个解决电力市场问题的持久解决方案,但有总比没有好。

政府在基础设施方面的支出大幅增加也将有所帮助。

我们不太急于偿还政府债务的一个鲜为人知的原因是,长期政府债券的利率已降至2%以下。这比通货膨胀率还低。

弗莱登柏减税的问题在于,虽然他一直说(并且媒体尽职尽责地重复着),减税的目标是“中低收入者”,但事实上,大部分资金都将流入中等以上的阶层。

到目前为止,去年公布的七年减税计划中最昂贵的变化——是从2024年7月开始把32.5%的税率降至30%,这一变化直接导致未来十年的减税成本膨胀了一倍,达到惊人的3020亿元。

每周收入低于925元的人省不了税,但每周收入3845元及以上的人却可以节省75元。

这些收入最高的人在生活成本方面不存在什么紧迫感,而且他们更有可能把减税存起来,而非花掉。

如果弗莱登柏能够做得更多一些,将他的慷慨指向真正受压迫的人——包括每天只有40块钱可以过活的失业者——这一切都会直接以消费形式流向零售商,无论大小。

但两党之间的竞标还没有结束。因此我们最终会获得何种规模和形式的减税也还远远没有决定。

当政府去年宣布减税的第一阶段时,工党花了两天的时间将赌注提高了75%。财相现在已经将政府的原始报价提高了一倍,在未来两天里,我们还会听到肖顿设法打平——甚至报出更高的价格。

两党之间的区别在于,联盟党的减税是以放慢偿还债务的速度为代价的,而工党的计划在于劫富济贫。

还有六周就要大选了,要哪一种,你们自己选咯!

 

本文译自《悉尼晨锋报》Ross Gittins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