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生部长亨特(Greg Hunt)采取行动打,与工党在医疗方面的重要承诺之一打成平手,并通过结束对Medicare补贴的冻结,与强大的医生游说团体达成和平。

从7月1日开始,医疗福利计划(Medical Benefits Schedule)中剩余的119个全科医生项目将重新与通货膨胀率挂钩,这将使预算在四年内损失1.872亿元。

作为减轻患者负担和控制私人医保保费的一部分,专科医师们被要求公开披露他们的收费以及患者需要自付的费用,否则将被点名批评。

政府表示,最初的目标是提高妇科、产科和癌症服务的透明度。

政府在Medicare冻涨上的让步意味着所有176项全科医生项目想在都将与通胀挂钩,与专科医师项目一致,而从2020年中期开始,X光超声波等诊断成像的补贴总额将增加1.986亿元。

在新财政年度开始后补贴调涨的医疗服务包括紧急的下班后诊疗以及家庭诊疗。

一次标准的医生预约目前可以获得37.60元的补贴,预计将增加约60分钱。

虽然前工党政府首先冻结了Medicare补贴随通胀调涨,但联盟党终止了它,但后来又重新启动了它。结束冻涨一直是澳大利亚医师协会(AMA)和其他医生团体的主要目标,而患者则面临更高的自付费用。

结束冻结提前与上个月工党的承诺相符。

联盟党政府决定不再像2016年大选那样给工党进行“Medicare恐吓宣传”的机会,亨特表示,联邦医疗支出在2019-2020年将超过1040亿元,而在未来四年将超过4350亿元。

亨特表示,Medicare将获得额外的60亿元拨款,一笔11亿元的初级医疗投资中的冻涨部分也将宣告结束。另一项重大举措是从2020-21年起,三年内斥资4.485亿元用于改革医生治疗70岁以上慢性疾病患者的方式,例如更多地使用电话转介。

行医奖励金(Practice Incentive Payments)将增拨2.015亿元,资助医生提高他们收集的患者健康数据的质量,以提高医疗标准。

在医院方面,政府已经承诺未来四年内增拨50亿元,在2023财政年度达到262亿元。

其中一项核心是13亿元、为期七年的社区健康和医院计划(Community Health and Hospitals Program),涵盖医院基础设施,预防性医疗措施和慢性病管理,精神保健以及药物和酒精治疗。其中一个标志性项目是在Randwick的悉尼儿童医院建设一个综合性儿童癌症中心,价值1亿元。

然而,工党也承诺要成立类似的基金,而且投资规模是政府的两倍,该基金承诺到2025年将花费28亿元。

政府承诺未来四年将花费400亿元在购药优惠项目(PBS)中添加新药。

为了解决亨特所说的青少年自杀问题的“国家悲剧”,政府将花费4.61亿元用于全国青少年心理健康战略。

这包括将前“年度澳人”麦高利教授(Patrick McGorry)开创的Headspace中心络从目前的115个扩展至2021年的145个,并进一步投资1.52亿元以减少等待时间。另外1.1亿元将用于在14个Headspace中心继续提供早期精神病青少年计划服务(Early Psychosis Youth Program),帮助处于严重精神疾病早期阶段的年轻人。

青少年自杀预防战略是更广泛的7.366亿元心理健康计划的一部分。

政府已经承诺未来四年花费60亿元用于医学研究,包括医学研究未来基金(Medical Research Future Fund)未来十年拨款50亿,该计划的目标是针对罕见的癌症和疾病,帮助研究人员取得突破性的发现以及从实验室到诊所的进展研究。

内政部将监督国家打击毒品策略,五年内额外增拨3.332亿元。其中包括1.53亿元用于治疗冰毒成瘾者和1.47亿元用于打击非法飙车党在非法毒品交易中扮演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