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联邦选举就剩6周的时间了,4月2日晚的联邦预算案跟往常相比更像是一份政治文件。
尽管预算案公布后似乎获得了不错的反响,但是选民的想法是否会因此改变呢?
以下是来自全澳不同地区的三个家庭的看法。

作为有两个孩子的单身妈妈,Rebecca Panshin正是4月2日联盟党用预算案吸引到的选民。
Panshin女士住在布里斯班南部的Logan,她认为,这个预算案给她带来的好处很多。
“我认为,这个预算案会给和我有相同境遇的单身妈妈们带来很多好处。我们的平均收入看上不不错,但是从今年开始,我们将多获得1000澳元的收入。这笔钱可以用来付车贷,可以用来付房租,也可以用来付电费。”
Panshin女士是一名酒吧经理,她每周需要工作3天,年收入大约是6万澳元。尽管这份预算案很受欢迎,但她也表示,政府还应对高电价采取更多措施。
让她感到失望的是,此份预算案中没有一笔可以帮助她负担照顾孩子的费用。
她说:“这是我最大的一笔开销。如果我能在照顾孩子的时候得到一点帮助,那就更好了。”
尽管她是一个支持工党的普通选民,但她表示,这个预算让她重新思考到底要不要支持工党。
“这肯定会让我重新思考我接下来的做法。现在就决定支持谁有点早。”

Khin Cameron在4月3日上午才了解到预算案的细节。因为4月2日那天她工作到很晚,她是一名药剂师助理。
Cameron女士说:“这份预算案给我们带来了许多好消息。我们两个人(我和我的丈夫)将能多获得1400澳元。”
Cameron女士和她的丈夫Zac住在墨尔本北部边缘的Mernda。
他们的总收入约为10万澳元。
Cameron女士说:“我们想尽快还清贷款,但是日常开销很大,所以这笔钱对我们来说很重要。”
Cameron女士对这份预算案也有失望的地方,因为她有一个两岁的儿子,可此次预算案却对保育费只字未提。
她说:“照顾孩子是家庭生活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因为如果你想回去工作,你需要确保你的孩子在一个安全的环境中,有人会照顾他们。这笔费用也必须负担得起。”
就选举而言,Cameron女士还未决定将把选票投给工党。
她说:“我还没做出决定,上次我投给了自由党。这个预算案给我们带来了很多好消息。所以这是影响我做出最终决定的一个重要因素。”

Tanya和Simon Vulinovic也很欢迎这份预算案,但他们也承认,这份预算案不会给他们的生活带来太大变化。
Vulinovic夫妇说:“总的来说,这份预算案还是非常积极的。我们认为这不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太大变化,我们是双职工家庭,我们将把这些额外拿到的钱用来度假或者存起来。看到澳大利亚10多年来首次实现贸易顺差,我们很高兴。”
预测中的盈余是否真的出现,取决于联盟党能否获胜。Vulinovic先生表示,希望两党在做选举承诺时适当克制一点。
他说:“很明显,作为选举年,政府和反对党可能会做出许多花费大量金钱的承诺。”
Vulinovic夫妇和他们的两个孩子住在珀斯市中心的Carlisle。
他们都对GST的重新分配感到高兴,因为这将使西澳获得更大的份额。
他们表示,此次预算案只是强化了他们的政治观点,不会改变他们的选票。
Vulinovic女士说:“我们都是支持自由党的选民,我们将在即将到来的选举中再次投给自由党。”

本文译自Michael At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