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讯)前所未有的收入紧缩正迫使澳洲人动用他们的存款,在程度上达到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最严重水平。


  虽然今年第一季度的经济受到出口贸易强劲攀升的支持而保持上扬,但下跌的大宗商品价格和工资增速正对全国和个人收入造成最持久的空前打击。


  澳洲统计局(ABS)发布的数据显示,第一季度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上扬0.9%,增长年率为2.3%,低于长期平均水平。


  这一数据超过了经济学家预期,归功于在没有产生气旋的季度里铁矿石船运大幅增长。GDP数据推动澳币重新站上78美仙之上,削弱了澳储行(RBA)打压货币的策略。


  ‘这不是短期趋势’


  经济顾问公司Alpha Beta联合创始人、曾担任前总理Kevin Rudd顾问的Andrew Charlton表示,“50年以来,澳洲的生活标准首次在持久基础上下滑。”


  数据还证实了,澳洲的实际GDP增长已经低于过去11个季度以来的长期平均水平。


  财相霍奇称,这些数据是“非常好的一组数字”,也是表明澳洲经济在发达世界中表现最佳的证据。


  不过,Charlton表示,数据显示了低利率和政府支出正为房地产、股市和潜在“螺旋上升的债务负担”添加“不详的金融泡沫”。


  他警告道,财政部和央行犯了一个错误,它们作出了收入冲击是短期现象并且可以应对的假设。他说道:“真正的答案是,必须专注于通过经济改革和其他结构性政策来提升长期经济驱动力。”



  劳动力市场不断变化


  虽然整体GDP数据显示,出口贸易达到14年以来最快增速,但澳洲企业获得的价格却暴跌了。


  与此同时,经济从资源投资转移的道路看上去崎岖不平。第一季度非住宅建筑投资下滑4.9%,相当于GDP减少0.4%,而机械和设备投资则下降2.9%。


  这些数据可用来洞察多变的劳动力市场。美银美林经济专家Saul Eslake指出,高收入的采矿业工作正被零售、旅游等行业的低收入工作所取代,拖累了生产力发展。


  澳洲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在过去一年里,用来衡量劳动力生产力的每工作小时总附加值的增长已连续两个季度停滞不前,同比下降0.8%。


  与实际家庭可支配收入一样,名义工资收入仅上涨0.1%,这迫使许多家庭纷纷动用自己的存款,作为维持生活水平的一种方式。


  今年第一季度澳洲的储蓄率已下跌至8.3%,是2008年第三季度以来最低水平,远低于2012年中期录得的11.7%。


  国内需求持平


  第一季度家庭消费低迷增长0.5%,增长年率为2.6%。私人投资下降1%,同比下滑2.2%。统计局称,总体国内需求在第一季度持平。花旗银行分析师Josh Williamson表示,“贸易条件下滑(即进出口交换比率)让企业和家庭感到窒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