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矿业州的昆州和西澳的复苏给全国经济注入了新的动力,贡献了今年一半以上的就业增长。

澳洲统计局(ABS)连续第五个月公布强劲的就业增长,7月份新增2.79万个就业岗位,使失业率降至5.6%。

自今年初以来,澳洲经济增加了20.2份工作,其中15.3万份是全职工作。

财相莫里森称赞,这是40年前统计局启动劳动力调查以来,就业增长最好的一轮。

“过去六个月,我们看到更多澳人抱着出去找到工作的信心加入了劳动力大军,”他说。

15岁-64岁就业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上升至72.9%,仅略低于2011年3月资源繁荣达到顶峰时创下的纪录73%。

景气的就业环境正鼓励放弃找工作的人再试一试,使得劳动年龄人口的就业参与率上升至创纪录的77.4%。

尽管过去三年澳洲的经济增长呈双速模式,新州和维州领先于全国,但最新的就业报告显示,企业在全国范围内都有招聘。

自今年初以来,西澳新增3.54份就业,失业率下降至5.4%,而去年失业率达到了7%。

与此同时,昆州经济新增7.09万份就业。虽然失业率维持在6.2%,但有工作或积极寻找工作的人数强劲增长。

国民银行(NAB)首席市场经济学家Ivan Colhoun说道,NAB的月度商业调查发现,过去6至8个月,昆州、西澳和南澳的经济有所复甦。

他说,招聘网站Seek发布的招聘广告显示,从采矿业到建筑业、贸易和服务业,企业对劳动者的需求广泛遍及各个行业。

“感觉经济好像有点好转。即便是采矿业和零售业这样的疲软行业也在回升,”他说。

南澳不仅遭受了采矿业的衰落,也经历了汽车产业的终结,但失业率却从4月的7.3%降至6.2%,接近于全国平均水平。

今年以来新州新增了5.24份就业,失业率为5%。

虽然过去两年维州一直在和新州竞争就业增长最强“发动机”的头衔,但其失业率仍相对较高,处在6.1%。

这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其劳动年龄人口迅速增长2.3%,高于全国平均值1.6%。

西澳、南澳和塔州的劳动力压力因州际移民而有所缓解。跨州移民使这些地区的人口增长率保持在1%以下。

经济学家表示,尽管就业状况有所改善,但这还未转化成工资水平的提高。

去年澳洲的通胀率为1.9%。采矿业是工资最高的行业,平均薪资为132,700元,酒店招待业的工资最低,平均薪资为57,100元。

联邦银行(CBA)的高级经济学家John Peters表示,由于失业或就业不足的人口比例仍处在8.8%,在薪资上涨压力出现之前,就业还需进一步强劲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