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政坛和社会大众对澳洲邮政(Australia Post)首席执行长(CEO)的丰厚薪水感到不满之际,该公司披露,今年初离任的前CEO被支付了1080万元的总薪酬。

在周五早上公布的薪酬报告中,澳洲邮政证实,2017财年Fahour的总薪酬为680万元,包括175万的退休金,并获得2015年-2016年的长期奖金400万元。

今年2月,外界对丰厚薪酬的批评导致Fahour突然辞职,当时盛传他的薪水是560万。结果看来,1080万的实际薪酬远高于这个数字。

这些奖金反映了澳洲邮政对Fahour的评价,即Fahour遵照合同义务,在将这家政府机构从信件邮递公司转变为包裹和电商企业上取得了持续的成功。

不过,Fahour的继任者Christine Holgate获得的薪酬就远低于他了。Holgate的薪酬上限为275万元,包括137万固定工资和短期奖金。

和Fahour不同的是,Holgate在2018年没有资格获得长期奖金。

由于联邦政府取消了澳洲邮政董事会确定首席执行长薪酬的职权,Holgate的薪酬将由薪酬仲裁庭(Remuneration Tribunal)决定。

像这样没那么丰厚的薪酬可能引发外界对性别薪酬差距的讨论。

澳洲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平均而言,男性高管的薪酬比同等职位的女性高管多出15.3%。

Holgate于今年6月辞去了维他命公司澳佳宝(Blackmores)的首席执行官一职,她将从10月30日开始担任澳洲企业中最棘手和高度政治化的职位。

澳洲邮政主席John Stanhope为董事会的最初立场做了辩护,即让Fahour的薪酬与全球电商和物流领域的商业竞争对手保持一致。

不过他承认,社会和政坛对CEO薪酬的关注迫使他们转变立场。

“虽然自2010年Fahour上任以来社会期待已改变,但回溯性修改我们对他的合同义务是不实际的,也是不可行的,”Stanhope说道。

今年2月,外界要求澳洲邮政全面披露Fahour的薪酬安排,起初董事会是拒绝的,使得Stanhope遭到抨击。

但是,在面临参议院委员会的持续施压以及总理谭保、通讯部长菲费尔德(Mitch Fifield)的公开批评后,Stanhope同意提高高管薪酬的透明度。

“我们已经调整我们的高管薪酬报告,以满足你对一家类似规模和复杂性的上市公司所期待的相同透明度和披露标准,”Stanhope说。

在揭露Fahour薪酬的同时,澳洲邮政公布,其全年税后利润为9500万元,税前利润为1.26亿元。相比之下,2016年的税后利润是3600万元。

尽管整个公司的利润有所改善,但信件投递量进一步下降11.8%,导致澳洲邮政的传统信件业务亏损1.8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