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美国一家科技巨头的到来,Coles正寻求另一家科技巨头的帮助。

这家澳洲第二大超市已和高科技出租车服务公司Uber合作,悄悄地开始试水送货上门服务。在亚马逊于明年某个时候开设第一个本土配送中心之前,Coles和其他零售商都在努力加强他们的在线业务。

Uber旗下最知名的就是它的“共乘”app,即出租车的替代出行方案。最近,Uber在澳洲成立了UberEATS服务,让餐馆可以使用该服务的“司机大军”送货上门。

Coles has said it was preparing for a fight with Amazon and has been trying to improve its online offering.

Coles的这次试验是从8月初开始的,将持续到9月,“试验品”是Coles在Richmond South的一家“暗店”(“dark store”),该店只面向网购。Coles利用Uber司机来增强自己的送货车网络,实现网上订单遗漏商品或换货商品当日送达。

两家公司没有透露他们希望这次试验实现什么效果,Coles的发言人强调,该试验是“短暂而有限的”。

Uber的一位发言人说道,“目前还没有计划更广泛地推广或扩大这次试验”。

Uber是通过旗下的UberRUSH品牌执行Coles的送货上门服务,该品牌是一项快递和送货服务,已在美国几个城市运营,被称为网上零售商和物流公司所面临的“最后一英里问题”的解决方案。

Uber is best know for its "ride-sharing" but is branching into delivery and logistics.

IBISWorld的数据显示,澳洲的网上食品杂货市场每年价值27亿元,但一些市场分析人士认为,由于澳洲的人口密度低,劳动力成本高,使得成本低廉的配送成为具有挑战性的问题,因而这个市场难以腾飞。

墨尔本大学的管理学教授Danny Samson称,世界各地的公司都在寻找方法克服这个事实,即产品送货上门之旅的“最后一英里”往往是网上供应链中最昂贵、最低效的一段。

UberRUSH在美国已和几家大型零售商合作开展送货试验,包括沃尔玛、Nordstorm、T-Mobile、CVS药房和1800flowers,并与包括SAP和Trade Global在内的物流公司合作。

此前Coles表示,它正做好与美国电商巨头亚马逊竞争的准备。亚马逊目前正在墨尔本东南区建立配送中心,预计将于明年开始运营。

Coles母公司西农(Wesfarmers)的总经理Richard Goyder表示,超市需要把配送成本降低到比任何人都低,如果本地零售商不加大创新的话,亚马逊将“吃掉我们所有的早餐,午餐和晚餐”。

目前尚不清楚亚马逊在澳洲的服务将会是什么样子,但它有可能推出它的食品杂货业务Amazon Fresh。该公司已经表明有意成为超市行业更大参与者,以1800亿元的价格收购了Whole Foods。

尽管Coles没有透露它的网上营收是多少,但一些分析师预计,这部分收入约占其所有销售额的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