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家Ross Garnaut教授表示,西澳丰富的资源和与全国其他地区的地理隔绝意味着,它拥有成为能源超级大州的理想条件。

Garnaut在西澳默多克大学发表讲话时称,在《芬克尔报告》(Finkel Report)和联邦政府随后的全国能源担保(NEG)政策公布后,澳洲可以重建其作为一个能源强国的形象,而西澳在州层面上的政策可以引领该地区成为国内的一个领导者。

Perth has the opportunity to be the centre of renewable energy investment growth, Professor Garnaut said.

他说,澳洲已经把能源政策搞得一团糟,而气候政策和法规的失败更是雪上加霜。

“在低碳世界经济中,澳洲有可能成为一个能源超级大国,但它需要摆脱那些意识形态或以旧方式提供能源的既得利益者的束缚,”Garnaut在演讲中说。

他说:“西澳可以从其庞大而多样的可再生能源、矿物、土地和海洋资源中获益,并在推动国家和全球向零碳能源未来过渡方面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Professor Garnaut suggested a future where long distance transmission lines connect WA to Asia,

“它独立于国家电力市场(National Electricity Market,NEM)的政策可以使它避免其他州出现的高成本和不可靠的遗留问题。”

Garnaut称,西澳有机会开发它的资源,即使国内其他地区“深陷支离破碎的能源和排放政策”。

通过改革,澳洲可以成为“全球能源密集型投资的天然家园”。

他还预测,西澳将把目光投向北边的亚洲,参与那里的能源市场。

“从西澳西北部跨过印尼向亚洲大陆输送高压直流电,这可能是很长的距离,”他说。

Garnaut称,由于西澳独立于国家电力市场,该州可能成为“有竞争力的能源和能源密集型投资的一座岛屿”。

国家能源担保机制对澳洲可再生能源的影响也是一个焦点,Garnaut说,这可能会导致可再生能源行业的投资蒸发,未来10年不太可能出现新的大型可再生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