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7月底,亚马逊(Amazon)和Facebook的市值首次超过5000亿美元之后,有一群人肯定正在庆祝——这些公司的员工。

去年Facebook员工获得的股票奖酬平均为18.77万美元。

2016年,以市值计算前五大科技公司——Alphabet、亚马逊(Amazon)、苹果(Apple)、Facebook和微软(Microsoft)——配给员工的限售股和其他基于股票的薪酬价值204亿美元,较上一年增长了23%,并成为多年稳定增长的高峰——2011年该数字仅为60亿美元左右。

近年有两件事引发了最近一轮员工斩获巨大股票收益。
一件是个人股票奖酬的价值上升。过去五年,员工数量增加占了股票奖酬整体增长的一半左右。其余部分的增长是争夺人才之战和员工(特别是企业趋之若鹜的工程技术人员)议价能力提高的产物。

去年Alphabet分给每个员工的股票价值平均达9.3万美元,比5年前高出53%。苹果公司的平均股票奖酬较低,约为3.6万美元,但仍比5年前高出87%。

员工组成结构和整体薪酬理念的差异,造成了企业之间的部分区别。但是仍然有一些鲜明反差。去年Facebook的股票奖酬平均为18.77万美元,遥遥领先于其他公司。
另一个方面是,股价上涨推高了如今才结束限定期、被转移至员工名下的往年奖酬的价值。这给那些多年前幸运地选对公司的员工带来了意外之财。

根据往年分配的股票奖酬,Alphabet去年转移至员工名下的股票福利价值120亿美元。这远远超过该公司去年配给员工的67亿美元的新的股票奖酬(这本身也创下了纪录),并说明该公司股价的涨幅有多大。

对于科技股投资者来说,基于股票的薪酬大涨既有好的方面,也有不好的方面。好消息是,股价上涨意味着,企业用股票作为招聘工具的稀释效应减小了,因为企业可以给出更有价值的奖酬,而无需增加太多的股票总数。去年Facebook分给员工的限售股价值增加了三分之一,但因为股价上涨,实际的限售股数量减少了。

同样,如今股票奖酬作为聘用和留住工具的效果,应该远远好于上世纪90年代。只有在一家公司的股价上涨至高于期权履约价时,期权才有价值。在高度动荡的网络股泡沫期间,科技行业员工把期权视为彩票,而不是整体薪酬的一部分。相比之下,如今大多数科技公司给出的限售股至少能保留一部分价值——除非企业彻底垮台。
但是股东承受的成本仍在悄悄增加。

在谷歌,去年基于股票的薪酬支出相当于利润的26%,远高于5年前的17%。Facebook分给员工的股票福利占公司利润的比重也差不多。至于净利润很少的亚马逊,通过股票奖酬把一半以上的利润都给了员工。在另一个极端,苹果的股票奖酬仅占利润的9%——尽管这个比重仍然是5年前的两倍。

自上世纪90年代末的股市泡沫以来,这些科技巨头的员工正看到自己的股票部分薪酬大幅上涨。

科技公司上一次这样肆意挥霍股权还是在网络股泡沫时期,当时股票期权像五彩纸屑一样满天飞。在那之后,情况明显改善了,但仍然有一些相似之处让人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