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a points suggest the gap between consumer confidence and business sentiment is wide. That should change with wage ...

悲观的消费者和乐观的企业之间的信心差距应该会缩小,经济学家们预计,在经济走向充分就业的同时,工资增长将恢复健康。

企业正享受着非常有利的经营条件,但由于消费者疲于应对高昂的家庭债务和低工资增长的负担,这种情况被削弱了。

《澳洲金融评论报》(AFR)对国内顶级经济学家展开的季度调查发现,专家们认为,在就业增长景气和经济增长改善的背景下,这种差距将缩小。

经济学家的中位预测是,今年上半年澳储行(RBA)将按息不动,到今年年底有一次升息,利率将涨至1.75%。到2019年上半年,预计利率进一步涨至2%。

The confidence gap between downbeat consumers and upbeat businesses should narrow, as economists tip a return to healthy ...

高盛经济学家安德鲁•伯克(Andrew Boak)表示:“有人认为,澳洲总体的财政状况对消费者信心的束缚已大大减弱。”他提到了公共部门在基础设施方面的支出,以及今年个人所得税削减的前景。

“对于家庭而言,鉴于失业率和利率已经处于相对较低的水平,工资上涨很可能是推动未来几个季度消费者信心走高的最重要因素,”伯克表示。

而企业的乐观情绪明显体现在私人投资的增加、公司利润的上涨以及全职就业的加快增长上,这使得失业率保持在5.4%。

商界领袖依然面临低迷的消费者信心,他们把不断上涨的成本给家庭预算带来的破坏性影响,视为今年他们最担心的问题之一。

评估消费者信心的另一个问题是,矿业繁荣提供了一个不现实的参照点,来衡量当前的状况。不可避免的是,一些家庭还活在过去。

IFM Investors的首席经济学家艾利克斯-乔伊纳(Alex Joiner)表示:“家庭不仅在全球金融危机中伤痕累累,而且现在仍在与资源繁荣时期做对比,要知道,在那段时期里,就业很有保障,收入增长快,个人所得税减少,房价也在上涨。”

他说:“对家庭来说,这样一个积极的时期是很罕见的,今时不同往日。为了让家庭重新振作,政府需要通过改革来鼓励创新和提高生产力,以改善就业和收入前景,同时合理地提供工作与生活平衡——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

“把利率降至历史最低并不能解决所有的经济问题,事实上它已经而且正在加剧其中的一些问题,尤其是在家庭债务方面。”

而与此同时,企业的情况受瞩目。与家庭不同,澳洲企业一直在减债,意味着债务不会对更强劲的商业投资造成阻碍。

汇丰银行的经济学家保罗•布洛克斯汉姆(Paul Bloxham)在谈到商业和消费者信心的正常化时说,“这只是个时间问题”。

“企业有信心、有利润、有更多的投资和更多的员工。因此,我们预计经济将在2018年实现全面就业,这会促使工资增长提速,从而支撑家庭收入,使消费者更有信心。”

在今年的最后一次政策会议上,储行表示,随着就业市场向好,工资增速已停止降温,预计会在2018年走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