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央行前总裁韦伯表示,全球股市展现低波动、高价格,投资人面对政治风险升高也处变不惊,但投资人与决策者现在是及时行乐,因为已经乐不了多久。市场应为震荡重现预做准备,不确定性终将成为现实,只是早晚而已。

韦伯投书英国金融时报指出,投资人处于不确定时期,应比风险时期更重视资产多元化,正确投资建议及决策也比以往更重要。

韦伯表示,目前政治风险仍然偏高,民粹主义浪潮又告翻升。德国选后联合内阁难产,政治面临真空期风险。即将来临的意大利选举,以及英、欧「脱欧」谈判,也是紧张与不确定的来源。其他地区也不乏政治纷扰,而且贸易争议与保护主义都可能为全球经济复苏带来风险。

西方工业国家政治不确定性的来源并不难找。经济展望大幅下降,就业缺乏保障,实质工资停滞,年金制度难以为继,特别是贫富差距不断扩大,催生出民众普遍不满意、不正义的意识。

韦伯说,最近欧洲景气回升,虽能缓解短期性的忧虑,但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何况经济虽然成长,失业率也下降,但工资升幅仍欲振乏力。国际货币基金最新数据显示,尽管先进经济体平均失业率降到百分之六以下,但薪资年增率仅略高于百分之二。景气虽见好转,但许多人并未感受到情况改善。

各国央行超宽松货币政策即将终结,也是另一项不确定,市场可能掉以轻心。之前实施量化宽松政策(QE)时传输机制如何运作?迄今仍不清楚;未来QE缩减、终结且逆转时会带来何种冲击?同样一无所知。

韦伯指出,现在不仅须面对风险,还要因应不确定。风险是指「知道情况,却不知道结果」,不确定是「既不知道情况,也不知结果」。今天金融市场的低波动现象既属自欺欺人,也低估潜在风险,或不确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