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纽约联邦准备银行总裁杜雷18日表示,美国经济的风险已不在于「低通膨陷阱」,更大的风险在于减税后可能导致经济过热。因此联准会(Fed)下次升息时点落在3月「并非不合理的假设」,今年升息3码并不是「一种不合理的起点」。

杜雷表示,美国经济的「风险平衡点正在摆脱通膨偏低,转向经济过热」。他主张Fed今年将升息3码的预测,并强调随着工资及通膨加速上升,「Fed紧缩货币的速度可能必须加快」。

纽约区联准银行总裁兼任Fed利率决策机构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副主席,且永远有投票权,是Fed最有份量的决策官员之一。不过杜雷预订于今年7月前后退休。

杜雷看好美国经济,不认为会因为美股大幅回调而受创,但最近通膨数据已经增强,金融市场通膨预期也升高。他表示,「许多迹象显示通膨可能正开始向2%趋近」。

美国11月核心通膨率已由8月的1.3%,上升到1.5%;抗通膨债券(TIPS)与10年公债的殖利率差距已经超过2个百分点,显示债市的通膨预期已经高于2%目标。

杜雷表示,「中性利率」可能比0高一些;「目前金融情势热络,且财政支出扩张,有了这两项条件,中性的联邦基金利率当然应该比原来要高一些」。

他说,减税政策使2019或2020年出现经济过热的风险提高,通膨率可能不会只升到2%、2.1%或2.2%就停住,这将使Fed更难为景气过热踩煞车;而且历史纪录显示,当失业率太低时,Fed使经济「软着陆」的能力相当「差劲」。

杜雷虽看好经济,但也表示赞成Fed应检讨对抗衰退的工具。他强调,任何检讨都应以利率可能再度降到0附近为起点,届时Fed是否还有足够的政策工具来控管经济?这也凸显杜雷的「鹰派」立场,认为应该趁目前经济良好时提高升息幅度,以累积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