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二○一七年基础通膨率为两年来首度转正,不过通膨上扬的幅度仍远低于日银(央行)的百分之二目标,也未跟上经济强劲复苏的脚步,使得日银在如何退出刺激措施的议题面临两难困境。

日本总务省廿六日公布,剔除波动较剧烈的生鲜食品价格后,核心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在二○一七年上扬百分之○点五,逆转二○一六年的百分之○点三跌势。

能源价格是带动去年核心CPI上扬的主因,原因是原油进口品价上涨导致电力与汽油价格上升。同时间,行动电信商间激烈的价格战则压低全国通膨指标。

日本去年十二月核心CPI年比上扬百分之○点九,与前一个月增幅相同,为连续第十二个月上扬。

日本经济在七至九月的一季已连续第七季成长,企业迎来创纪录的获利,劳动市场也是数十年来最吃紧。尽管日银维持超宽松货币措施,通膨率在过去一年缓步上扬,但尚未依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与日银所期望般,由民间消费大幅拉抬通膨率。

不过,一些日银官员已对长久实施宽松政策感到忧心,表示若经济持续复苏,则有理由透过升息或减缓风险资产的收购。此外,因为日圆升值使得日银更难打击通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