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ghter banking regulations appear to be having no effect on the investment market. (Picture: Glenn Ferguson)

房贷许可数在四个月内第三次下跌,去年12月投资者和自住业主的借贷均放缓。

自住业主的房贷许可数减少2.3%,超过市场预期的1.0%跌幅。

大部分的疲软集中在新州和维州这两个最大的房地产市场。

澳洲统计局(ABS)的数据显示,经季节性调整,新增房贷总额在该月下跌1.6%,至328.8亿元。投资者房贷额领跌,下降了2.6%,至118.6亿元,自住业主房贷额下滑1.0%,至210.7亿元。

摩根大通经济学家Henry St John估计,在监管措施的影响下,2017年投资者贷款额下跌了10%。

他说:“由于宏观审慎政策收紧,目前投资者贷款正在进行大规模和持续的回调,自住业主贷款的疲软对整个经济的信贷增长和房价而言也就变得尤为重要。”

自2017年3月澳洲审慎监管局(APRA)采取行动,限制只利息抵押贷款以来,房市的过热增长已经衰弱。

这引发了银行的一轮涨息,使得只付息和投资者贷款变得更昂贵。

APRA主席Wayne Byres这周五承认房市已放缓,并称,随着更多永久性措施奏效,APRA愿意修正其干预政策。他在悉尼举行的A50澳洲经济论坛上发表讲话时说道:“这些都是我们为了故意压制竞争压力而采取的临时措施,这些措施对整个行业的放贷行为都产生了负面影响。

“虽然资产质量的方向是积极的,但我们还没有宣告胜利。我们仍然希望看到整个行业的进步真正地融入到业内实践中。”

此外,统计局公布房贷数据以及储行公布货币政策季度声明后,澳元汇率急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