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各国央行总裁面临的最复杂难题,不是负债庞大,也不是美国联准会升息,而是人口老化,更糟的是央行根本使不上力。

伦敦道富顾问公司全球退休策略长罗伊表示,「在高龄化的世界,货币政策并没什么效果。各国央行已经捞过界。我们需要更多财政政策与结构性政策」。

在是亚洲面临人口老化挑战最严峻的五个经济体中,南韩央行总裁李柱烈表示,南韩人口老化率世界最快,比家庭负债激增及联准会升息更难管理;央行研究指出,南韩如果不设法提升生产力及劳动参与率,二○二五年经济年增率可能减缓到百分之一点九。

泰国央行报告指出,二○二二年泰国将成为第一个进人「高龄化主会」的发展中国家,届时至少有一成四的人超过六十五岁,建议政府提高退休年龄、奖励企业雇用六十岁以上的员工等,但这都不在央行职权范围内。台湾方面,政府预测二○二三年时人口将开始减少,届时出生率将比预期更快的速度下降,即将卸任的央行总裁彭淮南便公开要求年轻人结婚及生育。

日本央行总裁黑田东彦元月在世界经济论坛表示,人口老化是日本经济的最大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