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通收购高通一案,变数又起。

据《华尔街日报》周五的一则报道显示,个人电脑和服务器芯片公司英特尔正在考虑收购博通,原因是英特尔担心博通与高通的合并将对其构成威胁,“如果博通成功竞购高通公司的股份,它可能会收购博通公司。”消息人士称。

对此,英特尔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它不会评论与收购有关的任何谣言或猜测。但博通尚未对此事进行回应。

在上述消息公布后,英特尔股价在盘后交易中下跌了1%,而博通股价上涨逾6%,高通股价几乎无变化。

英特尔突然搅局,谁才是“门口的野蛮人”?

根据周五的报道,目前备受关注的博通收购高通一案,可能会因为英特尔的突然加入变得扑朔迷离,这也将使得科技巨头重塑半导体行业的步伐加快。

《华尔街日报》称,英特尔早已开始寻找其他收购案,并对博通企图对高通进行的恶意收购表示惊讶。报道说,这些收购可能包括试图购买博通——如果后者能够成功收购高通的话。

“这是芯片行业的高风险扑克游戏,所以英特尔正在考虑进行更多的收购。”市场研究公司GBH Tech Research首席战略官Daniel Ives在周五接受采访时表示,半导体行业正面临前所未有的一次整合。

目前,英特尔公司正在密切关注博通与高通之间的收购战。“英特尔现在正处于行业里很好的水平,但是博通试图收购高通已经引发了业界巨震。”Ives说,这将对英特尔构成威胁。

Ives表示,为了获得技术和迅速拉开与竞争对手的差距,促进了英特尔对博通的收购。

“这将是一种攻势同时也是防守举措,“博通已经成为为智能手机、数据存储和机顶盒提供芯片的主要提供商。”Ives说,英特尔需要这部分实力。

对于收购博通的消息,英特尔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它不会评论与收购有关的谣言或猜测。 “这就是说,我们在过去的30个月里进行了重要的收购——包括收购Mobileye和Altera——重点是整合并让这些收购为我们的客户和股东带来利益。”该公司表示。

不过,博通没有对此事进行评论。

“史上最胶着”的半导体整合案:态度反复、政府介入、董事长离职

伴随着英特尔收购博通而来的还有另一个重磅消息。

美国MarketWatch网站周五报道,高通宣布保罗·雅各布(Paul Jacobs,下图)将辞去董事长(executive chairman)一职,但Jacobs“将继续在高通董事会任职,但不再担任执行管理职位。”

与此同时,高通董事会任命杰夫瑞·亨德森(Jeffrey W. Henderson)为公司独立、非执行董事长。

“董事会致力于强有力的公司治理原则,并认为在高通公司历史上这个重要关头有一位独立董事担任公司董事长,这符合公司和股东的最佳利益。”该公司首席董事Tom Horton说。

高通在这个节骨眼上换掉Paul Jacobs非常有意思。

本来,高通原计划在3月6号举行股东大会,这次大会上,博通提名的6位董事会成员将在高通11个席次的高通董事会中占多数,进而通过控制高通董事会来完成收购。

彭博社此前报道称,早些时候的投票数据显示,博通正在赢得所有提名的六个席位。更重要的是,Jacobs和高通公司首席执行官史蒂夫·莫伦科夫(Steve Mollenkopf)将面临失去席位的风险。

Jacobs今年55岁,他在2005年从他父亲欧文·雅各布(Irwin·Jacobs)手中接过了高通CEO一职,在2014年将这一职位交给了现任CEO Steve Mollenkopf。

在博通收购高通期间,Jacobs还曾致信博通CEO陈福阳(Hock Tan),认为和高通作为独立公司运营的前景相比,博通的报价过低。但随着博通提高报价,并承诺提供80亿美元“分手费”,Jacobs的态度开始软化,因此高通才继续与博通在价格上磋商。

“国家安全”是否成为阻挠博通收购的最大障碍?

不过,就在高通股东大会召开前一天,高通宣布主动接受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FIUS)调查,外界认为这是高通搬出政府救兵,来拖延股东大会召开。最终,CFIUS 下令要求高通股东会延后1个月等待调查结果。

本周二,CFIUS致函博通的信件被公开,CFIUS提到了阻挠博通收购高通的原因:国家安全。

在信函中,财政部的Aimen N. Mir指出,国家安全方面的具体问题保持机密,只说它们“与博通与第三方外国实体的关系的风险有关,以及与博通对高通的商业意图的国家安全影响相关。”

Mir认为,如果这笔收购成功,高通在科技行业的竞争地位将被削弱,因为高通在5G技术标准化方面与中国形成竞争。如果高通被外资公司收购,美国在 5G 领域的领先地位将会丧失,从而有利于中国的竞争者。

“中国的竞争者”是谁?

人们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华为。

实际上,这封信函中也提到,“鉴于美国国内对美国国家安全问题的担忧,中国电信巨头华为等可能让中国在5G方面出现的主导地位,这将构成美国产生严重的国家安全。”

华为又莫名躺枪。

不过,这封信件并没有直接记录博通和华为之间的任何关系,只是提到了后者。事实上,华为将高通和博通描述为“有价值的合作伙伴”。华为将博通和高通的芯片用于其手机和网络基础设施。

尽管其在中国和欧洲的业务蓬勃发展,但它一直是华盛顿常常怀疑的目标。 2012年,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警告电信运营商不要从华为购买网络设备。同时,由于政府干预,华为通过AT&T在美国销售手机的计划最近受阻。华为的消费业务部门首席执行官(余承东)曾表示,其竞争对手已经利用政治手段阻止公平竞争。

不过,华为拒绝就这封信的内容进行评论。

英特尔全方位人工智能布局:实力芯片公司买买买

再回到文章一开始的英特尔。

英特尔以一副“黄雀在后”姿态等待收购高通——它也有这个实力:英特尔2017年的营收达到628亿美元,净利润69美元,博通2017财年的收入为176.36亿美元,净利润18.94亿美元。仅从体量上来比较,英特尔是博通的3倍左右,拿下博通不在话下。

不过,英特尔的地位并不是很稳固,已经从行业第一神坛上落了下来。

在手机CPU上,英特尔错过了移动互联网这一波浪潮,这部分市场份额被AMD、博通、高通等公司占领。有意思的一点是,三星去年的达690亿美元,超过英特尔同年销售额628亿美元,成为全球最大芯片制造商。尽管三星的主要利润来自储存芯片,但这个漂亮的数字可能对英特尔来说是一个不好的信号。

从某种角度看,英特尔和高通这两个人都曾经统治的芯片世界,不过这两者的世界正在被AI、分析、大数据和新的工作任务需求分解,处理器的世界秩序现在处于不断变化之中,这也是为什么会出现博通收购高通、英特尔收购博通的奇特现象。

为了挽回地位,英特尔在人工智能这波浪潮中发力,从2015年开始完成一系列布局:

2015年6月,167亿美元收购Altera,扩充可编程芯片FPGA实力

2016月8月,4亿美元收购Nervana,布局深度学习芯片

2016年9月,收购Movidius,巩固DSP和视觉端移动AI芯片

2017年3月,153亿美元收购ADAS业界龙头Mobileye,强力进军无人驾驶

英特尔以其CPU而闻名,其购买的Altera让它拥有了FPGA,这些可编程芯片也用于AI和其他新颖的工作流中;拿下Mobileye,其真正的目的可能是要对英伟达在自动驾驶汽车领域造成压力。

英特尔、博通到底还会有谁成为“门外的野蛮人”,这部大戏还将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