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destrians

澳洲两家主要的金融机构声称,现在是时候进行一场令人不安的经济现实核查了。

摩根大通和国民银行(NAB)表示,目前阻碍工资增长和工作条件改善的经济力量太过强大,大部分澳人的生活水平多年来停滞不前。

“但我们束手无策,”NAB首席经济学家Alan Oster哀叹道。

“澳人无法永久拥有一份工作。他们不会有安全感。银行会盯着人们,你知道,如果你有两份兼职工作,就更难获得贷款了。这令人挣扎。”

工薪族没有议价能力

把更多的钱放进工薪族的口袋可能会减轻一些痛苦,但Oster表示,他认为这不可能很快实现。

“一个真正的问题是,我们的所有模型都在说……现在工资应该会回升,但实际上没有,”他说。

Arial view of Sydney Harbour Bridge.

他说,关键的症结不难解释。

他指出,失业率也许是相对较低,但劳动力的未充分利用率(指放弃找工作的澳人以及想要更多工作的澳人所占的比例)很高,大约是14%。

他表示,这说明大量澳人没有立场去谈涨工资。

投行摩根大通的经济团队赞同NAB的研究。

摩根大通的Tom Kennedy承认,尽管过去12个月经济创造了数十万份新就业,但对大多数澳人来说,大幅加薪还要等很多年。

他说:“所以对我们来说,工资(上涨)压力是不会在接下来的一、二、甚至三年内发生的,因为你需要在失业率方面看到重大变化。”

“考虑到我们获得的所有就业增长都来自非常强劲的供应面,这种情况今年似乎不会出现,也许明年初也不会。”

繁荣从我们的手中溜走

经济学家兼未来就业中心主任Jim Stanford表示,改善就业条件是当务之急。

“我认为,所有的政客都会走这条路,因为澳人普遍担忧,我们习以为常的繁荣正从我们的手中溜走,政客不希望站错边。”

澳洲工会理事会(ACTU)希望修改法律,让工人的口袋里有更多钱,工作更有保障。

秘书长Sally McManus对决策者警告道,工人们现在甚至无法预测或规划他们的生活。

工会说,超过五分之一的澳洲员工(包括私营部门和公共部门的雇员)目前都是临时工,相当于250多万人。

McManus正推动劳资关系改革,恢复员工的基本权利和保障。

“在科技不断发展的时期,我们不能让工作场所法律停留在过去,无法适应现在的时代,确保所有劳动者都得到这些基本权利,”McManus说。

可行业领袖不这么认为。

澳洲工业集团(AiG)首席执行长Innes Willox形容McManus的政策建议就像“重新加热一顿没有人想吃的旧晚餐”。

不过,Stanford支持ACTU的提议。

他希望看到政策制定者关注零工经济下的就业状况,现在临时职位已经很普遍。

Stanford表示:“对于年轻人来说,找到一份固定工作,知道自己将会做什么,知道自己每年都有加薪,可以得到退休金——这种前景似乎越来越渺茫。”

A column graph highlighting Australia has the third highest rate of part-time employment in the OECD

Oster先生对此当然有同感。

他的孩子目前正处在一个不确定的就业市场,但他不确定他们的就业状况是否会得到改善。

他说“虽然我可能会悲叹,我有两个孩子都是20多岁:一个从事全职工作,另一个做两份工作,但这就是我们未来的方向。”

“作为一个经济学家(而不是一位父亲),我认为这基本上是我们必须要忍受的事情。”

仍有一些希望

NAB的商业调查显示,有一些公司在努力寻找员工,从理论上说,这会给工人一些信心来争取更高的工资。

“但对我来说,我认为工资更有可能是温和增长。也许到年底涨2.5%,但好不到哪去。”

Kennedy建议人们在找工作时要聪明点。

“我觉得,IT是一个经济增长领域,”他建议道。

“如果你留意过去两年储行的言论,你会发现他们在说,像IT这样的行业存在技能短缺的问题。”

“所以,如果你在澳洲找工作,我觉得IT行业及其相关服务行业也许是一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