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被贸易战刷屏的时候别忘记了,美联储在今年还会持续加息,在高利率下全球的美元都将回流至美国本土,银行,实体,进出口都将受到影响。

本月美联储如约宣布加息,随着基准利率的持续上调,LIBOR利率也在不断的攀升,全球金融市场的流动性开始变的紧张起来,银行金融类股票遭到大量抛售。

Libor已经涨的太高了。

Aviva Investors公司债券部门主管Charlie Diebel在笔记中说到在利率走高的环境下欧洲的情况比美国更糟糕,“Libor维持在高位的时间越长,经济遭受压制的效果就越明显。”

此外他还指出,“美元流动性的收紧会使财政决策者的努力结果变得更加复杂,因为在欧洲我们仍然有量化宽松政策,同时我们也正采取着一些紧缩政策。”

蔓延亚洲市场,香港超过九成的抵押贷款与HIBOR利率挂钩

见闻主编精选文章《读要闻

“美元荒”这只蝴蝶扇动了翅膀 香港感到扑面而来的寒意了吗?》分析指出,美国市场利率的持续走高,影响将蔓延到亚洲市场。在香港有超过九成的抵押贷款与HIBOR(从伦敦Libor演变过来)利率挂钩,如果金管局迫于贬值压力,出手吸走港币流动性,市场利率将被迫抬升,香港的地产商和银行业都要一个哆嗦。

在市场利率方面,美国与香港市场却出现了显著差异。在海外资金汇回、短债增发的影响下,美元流动性趋紧,美元LIBOR利率去年12月以来加速上升,目前已经来到2008年年底以来的新高。

与美国市场利率不断走高相反的是,香港HIBOR利率自去年12月以来,反而在不断走低。LIBOR和HIBOR的息差,已经扩大到了2008年年初以来的新高。

美元短缺,港币在周三再度创下33年新低,美元兑港币日内最高7.8462,越来越接近联系汇率制度的弱方兑换保证水平,7.85。

美元荒的影响已经开始传导到亚洲,压低港币汇率,香港金管局面临调升利率的压力,而这有可能令楼市投资者却步,也施压银行的业务。美联储的加息,间接成为了香港经济的最大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