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value of Australian farm sales surged 20 per cent in the 12 months to Novemberr.

农业地产经纪公司Landmark Harcourts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在截至去年11月的12个月里,当地、企业、机构和海外资本的浪潮推动澳洲农场的交易额增长20%,达到203亿元。

相比之下,根据Real Capital Analytics的数据,去年澳洲的办公楼交易额为311亿元,根据Cushman & Wakefield figures的数据,去年购物中心和大型零售中心的交易额为93亿元。

农场交易价格的飙升,推动了价格全面上涨,原因是,随着农产品出口飙升,给农民带来更多利润,许多农民选择保留自己的农场,因此挂牌出售的农场变少,使得买家之间的竞争愈发激烈。

Landmark Harcourts总经理Mark Brooke说,很显然,“澳洲的农场还是供不应求”。

“农业地产的市场动态正发生变化,全国各地的拍卖和销售纪录屡被打破。”

数据显示,农场的总体销售数量是下降的。

不过Brooke说,“农业地产的价值实际上增长了,大多数州的中位价格上涨可以说明这一点。”

新州几乎占到去年农场总销售的一半,交易额从2016年的79亿增长到89亿,尽管销量从22,000万处减少到18,311处。

新州面积在1000公顷以上的农场的中位价值上涨16.8%,40-100公顷农场的中位价值上涨9%。

以牛、羊、棉花和小麦生产而闻名的新英格兰和西北农业区在该州的销售额中占了13亿元。

在维州,农业地产的总销售额从去年的37亿元增加到43亿元,而昆士兰州的交易额从去年的18亿元增长了近一倍,达到32亿元。与2016年相比,这两个州的销量都有所下降。

“目前,顶级种植农场和草地牧场的市场形势非常好,”Landmark Harcourts的Chinchilla地区中介Warren Barker说道。

2017年,南澳的农场销售额接近15亿元,较2016年的9.34亿元大大增长,部分市场实现了两位数的价格增长。

西澳的交易额达到近18亿元,高于去年的17亿元,但中位价格出现下跌。塔州农场的销售额超过5亿元,但中位价格也下降了。

Brooke表示,过去一年中,四大农产品出口类别——肉类、谷物、羊毛和“其他”(奶制品、棉花等)的总体价值显著上升,达到483亿元,增幅为13.4%。

他说:“这并不奇怪,许多农民选择保留他们的农场,享受大大增长的利润,看着大多数地方的农场继续升值。”